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3章 言绝VS柳天心(29)
    这一笑,也让言绝回过神来,脸上的笑容逐渐放大,他看着她,道:“真的?”

    他眼底的紧张并没有消散,甚至有些后悔重复问了一遍,就怕她反悔否认。

    见柳天心点点头,道:“嗯,真的!”

    就在她看到言绝那样兴高采烈地抱住她喊她媳妇儿的那一刻,她发现,自己根本说不出要离开,要放弃他的话。

    看着言绝那高兴又激动的模样,就像一个天真的孩子,柳天心的双眼又开始酸涩了起来。

    她忽地被言绝拦腰抱了起来,她被吓了一大跳,下意识地惊呼出声,手本能地勾住了言绝的脖子,见他抱着自己,连续转了好几个圈,“我媳妇儿要嫁给我了,我媳妇儿要嫁给我了……”

    守在外面的暗卫小哥们:王爷能低调一点吗?不就是娶个媳妇儿吗?

    陈翀在东楚安顿了下来,因他不愿意住在王府中,言绝另外给他在京城安置了一套宅子,自此,陈翀便在京城打算安享晚年。

    而柳天心原本想要跟陈翀住在一起陪着他,可在言绝的软磨硬泡下,还是被他带回了聿王府。

    柳天心虽然跟言绝重新在一起了,可心里却还是战战兢兢,甚至好几次做噩梦,梦到自己回到言绝身边之后,言绝不是出了这事就是出了那事儿,每一次都是在生死边缘,她就被那噩梦给惊醒。

    而在确定柳天心没有要离开他的心思之后,言绝便陆陆续续将跟在她身边的暗卫给撤了。

    同时,他让钦天监挑选了最近的成婚的日子,王府中所有的成亲事宜,他都亲自过问,生怕漏了什么。

    而随着成亲日子的临近,柳天心的心里,越来越慌,生怕还会出什么事似的。

    那噩梦也越来越频繁,使得她的脸色差了许多。

    “住在王府里不舒服吗?怎么瘦了这么多?”

    言绝看着柳天心脸上的疲倦,心疼地问道。

    “没事,可能是因为要成亲了,所以紧张地睡不着。”

    言绝一听她说起成亲,脸上便是抑制不住的喜色,“我也很紧张。”

    他揽过她,将下巴深深地埋在她的肩窝之中,“还有十天,怎么办,媳妇儿,我都恨不得现在就把你娶回去,就怕你又跑了。”

    柳天心嘴角的笑容一僵,随后,又像哄孩子一般,拍了拍他的背,柔声道:“不会了,我不跑。”

    如果她真要克死他,那她便生死相随吧。

    言绝面上一喜,情难自禁地在她脸上落下一吻,“谢谢媳妇儿。”

    “行了,怎么还跟个孩子似的。”

    柳天心笑着捏了捏他的脸颊,手被言绝握在手中,道:“你要是紧张的话,去靖王府找若晴聊聊天,她这几天估计要生了,正好你们姐妹俩趁这几天说说话。”

    “嗯,好。”

    尽管柳天心下定了决心要跟言绝生死相随了,可想到自己随时会害死言绝,心里还是忐忑不安。

    那天,她从靖王府离开之后,便又去了一趟护国寺。

    那天,她是一步一步沿着护国寺的阶梯一路跪上去的,她想,只要心诚则灵,她跟言绝之间,一定会化险为夷的。

    如果真的没办法的话,那就把所有的磨难都转到她身上去吧。

    她一路跪着,一路祈求着,到了最顶上的时候,膝盖已经疼得站不稳了,双腿剧烈地发抖着。

    脚步踉跄地走到佛殿前跪下,满脸虔诚。

    她双手合十,虔诚地跪在佛前,看着上方那一脸慈悲的佛像,眼底满是乞求之色。

    “佛祖慈悲,信女真想乞求能与言绝白首偕老,此生不论困苦,生死相随,请佛祖怜悯信女,给信女一次机会。”

    她在佛前,重重地磕了好几个响头,随后,伸手去取放在佛前的求签筒,那木筒明明很轻,却让她觉得仿佛提着千金重的东西,费了十足的力气,才拿到自己面前。

    她的双手在颤抖,她害怕自己求到的又是下下签,害怕得到的还是那样的结果。

    哪怕已经大着胆子再去赌一把,她也不想看到自己求到的还是下下签。

    一支木签从求签筒中掉落,柳天心的心,蓦地一紧,俯身去捡地上的签,有人却比她快了一步,将签捡起,她正欲抬头,后颈部却重重地挨了一掌,她还没看清那人是谁,便已经失去了知觉。

    “永老无别离,万古当团聚?”

    一个女子的声音,带着几分尖锐,在柳天心昏迷之后,冷笑着响起,她看着签文上的诗句,表情狰狞且扭曲,“休想!”

    她对着面前两个和尚打扮的男子,道:“将她带走。”

    柳天心醒来的时候,只是觉得脖子一阵酸痛,她抬手揉着又酸又胀的脖子,耳边传来一个熟悉却又久违的声音,“总算是醒了。”

    柳天心的动作,在听到这个声音时,顿了一顿,眉心也跟着跳了一下。

    抬眼看过去,果然,那个人让她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庞月秋?”

    庞太师早已经伏法,庞家不管是嫡支还是旁支都已经被处置,当初,庞太师逃走,庞氏母女失去了踪影。

    当时,朝廷忙着对付那些活死人,也没多分心去找这对构不成任何威胁的母女二人。

    后来,待到一切尘埃落定的时候,又遇上了言绝重伤昏迷,义洲水患,朝廷遇上了一大堆的事,自然就把庞月秋母女给忘了。

    柳天心万万没想到自己会在这里遇上庞月秋。

    想到自己昏迷前是被人从后面打晕的事,柳天心的眉头便下意识地皱了起来,直觉告诉她,现在情况很不妙。

    这个房间的打扮有些俗气,暧昧的粉红色布满了整个房间,房间里还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脂粉味。

    柳天心从西擎逃出的那些年,没少在江湖上混,这样的**也不是没见过,当她看清房间里那充满**和暧昧的打扮时,心下便了然了。

    庞月秋将她带到这里来,目的绝不单纯。她揉着太阳穴,想要起身,发现双脚没有半点力气,她心下蓦地一沉,眼底略过一丝不安。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