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9章 言朔番外(2)
    因此,他自然是希望自己家能出一个后妃,才能保障他们谢家永远的荣华富贵。

    平凉侯率先提出这个之后,便有不少大臣开始附和他的提议,虽说有人别有用心,可这个提议,是大部分朝臣心里都想要提及的。

    既然平凉侯提出了,他们自然就顺杆子一并提出来。

    言朔面无表情地看着殿前不停附议的大臣们,神色淡淡的,谁也猜不出他心里在想什么。

    随着这位少年皇帝开始一步一步执掌朝政,大臣们看着他从一开始刚刚继位的少年皇帝到如今已经轻易掌控朝局,运筹帷幄的狠辣帝王,大臣们越来越看不懂这位皇帝的心思了。

    所谓帝心难测,在这位年轻的皇帝身上,表露无遗。

    大臣们见言朔始终未曾开口,那些纷纷议论的大臣们开始渐渐噤了声,生怕一个不留神就惹了皇帝生气。

    稍许,才听言朔道:“此时朕会考虑,退朝吧。”

    最后留下一句“王丞相留下”便离开了昭明殿。

    御书房中,丞相王石看着面前的少年皇帝,这孩子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小小年纪的少年了,他是执掌天下的皇帝,还是一个两岁孩子的父亲了。

    王丞相心里禁不住有些欣慰。

    “舅舅。”

    言朔开口了,并没有唤他王丞相,而是一个私下的称呼,王丞相抬眸之际,便见言朔正看向他。

    “皇上有何吩咐?”

    “舅舅也认为朕是时候该选秀了吗?”

    言朔不是一个重女色的人,如今已经过了弱冠的年纪,也就只碰过云娇容一个女人,虽说皇帝承担着江山社稷的重任,为他繁衍子嗣的女人必不可少,可对言朔来说,无疑是有些排斥的。

    自从容儿为他留下洵儿这一个孩子之后,他便下定决心要培养那一个儿子,让他成为下一代的帝王。

    只要他把洵儿教育成一个足够能承担江山社稷的皇帝,一个儿子难道还不够吗?

    历史上因为皇位而兄弟相残的故事还不够多吗?

    可他清楚,他拿这样的理由去应付群臣的话,显然是不够让他们死心的。

    王丞相听言朔问自己这个问题,怔了一下,随后便静静地望着言朔。

    于私,皇帝是他的外甥,他当然不希望他被强迫跟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女孩子在一起生儿育女,可于公,这位是一代帝王,他的身上,有太多太重的责任,而这些责任由不得他去一意孤行,去自私。

    既然他享受了身为帝王的至高无上的权利和荣华,自然也该承担起身为帝王的义务和责任来。

    稍许,王丞相才开口道:“皇上既然愿意跟诛玄国联姻了,再选秀也无妨。”

    虽说他心里清楚皇帝为什么指明要诛玄国的公主,那公主确实跟云娇容长得一模一样,但即使长得再一样的两个人,终究不是云娇容,所以,对皇帝来说,找一个女人,跟找多个女人,并没有什么差别。

    王石说得隐晦,言朔却是听出来了其中的意思,盯着王石看了半晌,忽地轻笑出声,开口道:“既然舅舅也这么说了,那就让礼部这么办吧。”

    没想到言朔竟然这么容易就同意了,王丞相以及随侍在一旁的王德都惊了一下,再看言朔那波澜不气的神色,心里都在想,皇上这是想通了?

    这两年多以来,他们一直担心皇上不会为了云皇后而孤独终老吧,现在见皇上终于打算选秀了,两人都是悄悄松了口气。

    选秀的圣旨一下,全国三品以上官员家的未婚配的女子都可以参加选秀,一时间,全国上下符合条件的适龄女子都开始做起了母仪天下的美梦来了。

    各地都开始陆陆续续送秀女进京,而一些从小就以后宫娘娘的目标来培养的京中贵女,终于等到了这一天而狂喜不已。

    甚至,还有些已经许配了人家交换过庚帖的人家,也利用自家的权势,悄悄退了婚。

    皇帝对选秀的事并不热衷,尽管是在给他选妃子,可他却并没有过多的关注,只是想到了那个被礼部安置在国宾馆的诛玄国公主,言朔的眉头却不明原因地皱了起来,心情有些复杂了。

    “王德。”

    “奴才在。”

    “那诛玄国的公主进京有一段日子了吧?”

    “回皇上,有半月之久了。”

    王德偷偷看了言朔一眼,那诛玄国的公主来了有半月多了,从未听皇上提起过她,他还以为皇上已经把她忘了呢。

    可随即,王德便在心里否认了这样的猜测。

    别的不说,就凭那公主长着一张跟云皇后一模一样的脸,皇上就不可能把她给忘了。

    “你去跟太后说一声,过两天设宫宴招待诛玄国的人。”

    “是。”

    王德正领命退下,却又听言朔道:“算了,朕亲自过去找太后吧。”

    说完,便起身从御书房出去了。

    国宾馆——

    “这东楚也欺人太甚了,诛玄国虽比不上东楚这般的大国,可到底是一个独立的国家,公主您怎么说也是诛玄国的公主,我们都来了半个多月了,就这样把我们晾在这里不闻不问,这算个什么事。”

    耐着性子在国宾馆等了足足半个月之久,同公主一并前来东楚的老嬷嬷终于忍不住恼了。

    倒是那公主由始至终都是一副淡然的样子,好似这一切都跟她无关似的,哪怕被人当成空气一样在京城晾了半个月,她好似都浑不在意。

    见老嬷嬷这般生气,公主却只是漫不经心地勾了勾唇角,带着几分安抚地拍了拍老嬷嬷的手背,道:“嬷嬷别恼了,既然都来了,再生气咱们也不能回诛玄去啊,不是吗?”

    说着,对着老嬷嬷眨了眨眼睛。

    老嬷嬷一时语塞,想要反驳,却不知道该从何驳起,毕竟,公主说的是对的,就算再如何被羞辱被无视又怎么样,他们现在还能回去吗?

    既然不能回去,在这里生气又有什么用的,无非就是让自己更加堵心罢了。老嬷嬷看着自家公主一派淡然的模样,长长地叹了口气,“公主您就是宽心。”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