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0章 言朔番外(3)
    公主淡淡地扯了一下唇角,神色也是淡淡的,“不宽心又能如何呢。”

    好听的声音,带着几分空灵,同时,又夹着几许淡淡的无奈。

    就在两人各怀心事的时候,外面响起了一阵骚动。

    诛玄国负责送亲的女官从外面走了进来,面上带着毫不掩饰的喜色,“公主,太后派人传旨来了。”

    相比起公主的平淡,老嬷嬷的眼底却亮了一下,赶紧催促着公主出去迎旨。

    看着女官和自己的奶嬷嬷一脸兴奋的样子,公主摇头失笑,跟着她们提步往外走去。

    来人是太后身边的女官,传的是太后的口谕,说是明日要在长寿宫设宴招待诛玄国的公主。

    一时间,等了半个月已经没了耐性的诛玄国众人,都长长地松了口气。

    他们还真担心他们的公主会一直被晾下去。

    尤其是公主身边的老嬷嬷,这悬着的这颗心,总算是放下了。

    如果公主在东楚不受重视的话,诛玄国那边定然不会让公主好过的。

    “公主啊,如果有幸能让皇上倾心于你,你可一定要把握住啊。”

    待送走了传旨女官之后,老嬷嬷又开始在自家公主身边念叨了起来。

    虽说公主长得倾国倾城,可东楚的皇帝是谁啊,见过的美貌女子定是不少,听说这阵子朝廷还在选秀,这天下之大,未必没有比公主长得更美的女子呢。

    公主见老嬷嬷又在自己面前念叨,禁不住在心里叹了口气,面上却还是认真地应了下来,“我记得了,嬷嬷,你就放心吧。”

    虽然她这样说了,可老嬷嬷心里还是不放心,自家公主太平静了,总让她觉得公主看待一切事物都平静得事不关己,这样不好啊。

    这一次,太后只是在长寿宫设宴,请的都是各府女眷,有亲王妃,郡王妃,公府,侯府以及一些一品诰命夫人,身份皆是尊贵不凡。

    诛玄国的公主来的时候,一眼便看到了那些女眷们坐在长寿宫,虽然她不知道那些人是何身份,可那些衣着手势等规制来看,就知道身份尊贵。

    她虽是一国公主,可她心里清楚,这些人没有一个是她能得罪的。

    “佐昭阳参见太后娘娘,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她在太后面前,行了个标准的国礼。

    “公主免礼。”

    太后面上笑盈盈的,心里却已经震撼,尽管早在之前看到那副画像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这诛玄国的昭阳公主跟云娇容长得像。

    当时,也只是以为画像有几分相像而已,可现在亲眼看到本人,才知道这张脸竟是一模一样。

    而相比起太后,在场其他女眷都是没见过画像的,但是她们都见过云娇容的,现在看到一个跟云娇容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还是诛玄国这次来和亲的公主,她们都是惊了不小。

    包括在场另外两个跟云娇容曾经交好过的女子。

    睿亲王妃沈沁和聿亲王妃柳天心这会儿都是用一双难以置信的目光,紧紧地盯着佐昭阳,惊得半晌说不出话来。

    “她……她怎么跟娇容长得这么像!”

    柳天心率先低呼出声,若不是佐昭阳表现出来的那种冷清平静的气质跟云娇容截然不同,她们真的会以为她就是云娇容。

    沈沁也是被惊讶到了,随后便想起之前言霄跟她说过,跟诛玄国联姻是皇帝亲口提出来的,便能想到或许皇帝早在之前就知道这朝阳公主跟娇容长得一样吧。

    震惊过后,两人都平静了下来,面上恢复到了不动声色的模样,其他的贵妇人的反应基本上跟沈沁二人差不多。

    但毕竟是身份尊贵的夫人们,因而震惊过后,并没有其他反应。

    佐昭阳在太后赐的位子坐下,刚才柳天心的声音虽然刻意压低了许多,可佐昭阳天生听觉格外灵敏,刚才柳天心的话,她自然也听到了。

    她若有所思地在位子上坐下,看着对面那两个非常年轻却身份尊贵的女子看自己的表情,想到刚才那话……

    娇容?

    她们是说她长得像一个叫娇容的女子吗?

    佐昭阳心里虽然好奇,但也没有过分在意,但是她能感觉到刚才她的出现,让在场那些夫人们都惊到了。

    想来,她确实跟那位叫娇容的女子很像吧。

    佐昭阳面色淡淡的,浑不在意周围时不时投向她的带着审视的目光。

    “公主初来靳都,可还习惯?”

    太后和蔼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响起,同时,也压下了在场夫人们心底的惊讶。

    佐昭阳抬眼看向太后,微微点了点头,“劳太后挂念,这边很好,昭阳并无觉得不适。”

    “那就好,这段日子哀家身子抱恙,待公主疏忽了。”

    “太后言重了。”

    佐昭阳立即从位子上站起,对太后行了个礼,心里也有些惊讶,这东楚这般尊贵的太后娘娘,竟然这般平易近人。

    “公主既然来了我东楚,以后便是我们自家人,公主无须客气,随意就好。”

    太后虽然这样说,可佐昭阳知道,皇宫之中,哪能真的可以随意就好呢。

    她小小的一个诛玄国都不能肆意妄为,更何况是在东楚这样一个大国。

    “谢太后。”

    晚宴足足用了两个时辰才散去,这中间,言朔并没有出现,但大家都知道太后宴请了诛玄国的公主,也由此可见,皇上并没有因为诛玄国一个小国而怠慢了那位前来和亲的公主。

    负责选秀的礼部官员一直在忙碌着,在经过各种繁复复杂的流程之后,选出了一些名单递到皇帝面前。

    “请皇上过目。”

    礼部尚书将画像跟名册递到言朔面前,而后规规矩矩地站在一旁。

    “放着吧,你先退下。”

    言朔的目光一直停在面前的奏折上,没往礼部尚书提交上来的名单看一眼,好似这些选出的秀女跟他无关一般。

    礼部尚书见言朔这模样,开口想说点什么,可想到这位年轻的皇帝一向决断,便将到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微臣告退。”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