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3章 言朔番外(6)
    由此,皇帝娶昭阳公主为后的事就这样定了下来。

    钦天监挑了日子出来,皇帝很快便敲定了日子,之后,礼部便开始着手准备皇上大婚事宜。

    皇上立后,几家欢喜几家愁。

    欢喜的,自然是苦苦盼着儿子娶妻的太后了,至于愁的那几位……

    坐上四妃之位,眼睁睁地看着后位被一个远道而来的女人抢走,自然是不高兴了,可这并不在太后和皇帝的考虑当中。

    太后这会儿考虑的,便是依偎在自己怀中的小孙子。

    这孩子眉宇之间尽是他死去母亲的影子,因为在娘胎中中了毒,虽说这几年一直有陆元和帮着调养身子,可也一直没恢复到常人的状态。

    想起儿子即将娶妻,太后如今还不知道那昭阳公主的秉性如何,即将成为洵儿的嫡母,太后心里不免是有些担心的。

    “洵儿,你父皇要娶妻了,你开心吗?”

    太后低眉,一脸慈爱地看着自己的长孙,心里既担忧又心疼。

    皇帝娶妻了,以后自然还有孩子是从皇后的腹中出来,同是嫡子,一个是元后所出,以后还有现在的皇后所出,这皇位……

    自古兄弟为了皇位自相残杀的事,并不少见,言洵到底是太后亲自照顾着长大的,心还是偏向他的。

    可以后的事,谁知道呢。

    她这个太后总会有老去死去的一天,没有母家撑腰的皇长子,以后的路,大抵会很艰难吧。

    不足三岁的皇长子没注意到皇祖母眼底的忧虑,抬着一双漂亮大眼睛,懵懂又安静地看着太后,问道:“娶妻是什么?”

    “就是……就是洵儿以后有母亲照顾了啊。”

    母亲这个词,言洵是知道的,只是对他来说,母亲的身份是极为陌生的,但他知道,有母亲的孩子都很幸福。

    他一直听珩哥儿提起他的母亲,他都很羡慕呢。

    这样想着,他便对太后开心地扬了扬唇角,道:“那洵儿以后有母亲了,是吗?”

    太后一怔,跟着,点了点头,“对,洵儿以后不仅有皇祖母和父皇疼爱,还有母后一起疼你。”

    虽然不知道那昭阳公主会不会对洵儿如亲儿子一般好,可太后的心里还是这样希望的。

    皇长子听太后这么一说,眼底的喜悦更加明亮了一些,“好啊,好啊,洵儿有母亲了。”

    听着孙子那稚嫩天真又带着憧憬的话语,太后的眼底却是一片惆怅。

    命人将皇长子带下去之后,太后叹了口气,“希望那昭阳公主能善待洵儿。”

    一旁的冬雪自然了解太后心中的忧虑,便开口劝慰道:“太后您就放宽心吧,奴婢看那昭阳公主倒是个不错的,况且,她如果对殿下不好,不是还有您跟皇上吗?您二位能让皇长子受欺负吗?”

    太后想了想,也笑了起来,“也是,现在担心也是多余的,趁哀家还老当益壮,多护着他就是了,等到他长大了能独当一面了,以后的事,哀家就不替他操心了。”

    太后的心思很矛盾,一方面希望儿子赶紧娶个皇后开枝散叶,另一方面又担心新皇后的存在会让孙子受委屈。

    帝后大婚的日子,在半月之后。

    皇帝大婚,普天同庆,皇宫上下,更是热闹非凡。

    凤羽宫内,红烛摇曳,年轻的帝王一身大红色的金龙喜袍,面色淡淡的,看不出有多高兴,却也没有任何不虞的模样。

    婚宴结束,朝臣们陆陆续续地散去,言朔却没有进入内殿,而是站在凤羽宫外,抬眼看着天边的议一轮明月发呆着。

    容儿,朕还是没能守住我们的誓言,还是娶了你以外的女子,你会怪朕吗?

    言朔的眼底,闪过一丝暗淡。

    云娇容已经死去两年多了,如今再想起她,也没有当初刚刚失去时那撕心离肺彻骨的疼,可心底的落寞却并没有因此而消散。

    他心里也清楚,之所以娶了那个他甚至只见过画像的女子为妻,是因为她跟容儿长得极像,可到底不是容儿。

    王德见皇帝一脸落寞地看着夜空发呆,不用问都知道皇上定是又想起已故的皇后娘娘了。

    犹豫半晌,他正要上前提醒皇帝,见他已经从天边收回目光,转身往内殿走去。

    女官一直候在那里,见言朔进来,赶忙上前行礼,将喜秤递到皇帝面前。

    言朔拿着手中的喜秤,手微微握紧了,看着面前还盖着红盖头,身着凤冠霞帔的女子,他的眼神有些恍惚。

    他不是没想过这样的情景,甚至曾经幻想过无数遍,然而,真到了这一天的时候,那人却不在了。

    好看的眉头,下意识地拧了拧,他上前,将红盖头掀开,当看着那红盖头下的女子抬起脸对上他的那一刹那,言朔的心,狠狠地颤了一颤,手中的喜秤差点掉落在地。

    “容……”

    到嘴边的称呼,霎时收住了,只因他对上那一双黑白分明却平静到近乎冷清的眸子时,那一瞬的恍惚瞬间变得清醒。

    她不是容儿,除了这一模一样的五官之外,她的身上让他几乎找不到半点跟容儿有关的影子,容儿不会用这样冷清到事不关己的眼神看着自己。

    言朔拧了一下眉,心头没来由得有些恼怒。

    这双眼珠子太过分明,也太过冷静,没有半点作为新娘子的欣喜和羞涩。

    他曾经无数次幻想过自己跟容儿洞房花烛之夜,他掀开红盖头,她含羞带娇地看着他,眼底脉脉含情。

    他看过佐昭阳的画像,也曾想过这个女人跟容儿会很相像,但在红盖头掀开之前,他都没想过竟然会一模一样。

    那一刹那,他整颗心脏都彻底窒息了一般,直到对上那双黑白分明的黑瞳之中。

    这双眼,没有任何的感情,好似世间万物对她来说,都无关紧要。

    也是这双眼,让他在那一瞬,便清清楚楚地将她跟容儿区分开来。他知道她不是容儿,可心里清楚之所以娶她便是因为容儿,但是当她跟容儿区分得这么清楚的时候,他便恼了。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