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4章 言朔番外(7)
    既然他在她身上找不到半点容儿的影子,他为什么要娶她,她跟他挑选出来的四妃又有什么区别!

    言朔心中有些恼火,这一点,佐昭阳也发现了。

    只是她不清楚自己到底哪里惹了这位年轻的帝王不高兴。

    就在红盖头掀开的那一刹那,她注意到皇帝有片刻的愣神,是因为她这张脸。

    倒不是因为这张脸对皇帝来说有多惊艳,而是,她觉得皇帝在透过她这张脸,想要找到谁的影子。

    那眼神,从最初的震惊,到平静,再到恼怒……

    佐昭阳不明白,可她却清楚,东楚皇后这个位子,或许是她的救赎,她必须要抓住。

    这是她第一次见言朔,这个在她脑子里想象过多次的尊贵男人。

    她以为,他定是同她的父君一样,大腹便便,满脸油腻,让人反感却又惧怕,可她看到言朔的那一刹那,眼底虽然波澜不起,心里却还是惊讶到了。

    这是一个翩翩佳公子,英朗俊美,气度不凡,唯一跟她父君相同的,大概便是这双深邃的墨瞳之中流露出来的令人胆颤的压迫感,甚至比父君还要更甚一筹。

    她没有盯着言朔看太久,不过几息之间,便已经收回视线。

    她没有任何女子的娇羞之态,起身在言朔面前行了个礼,“臣妾参见皇上。”

    言朔的怒气,压了几分,目光也从她的身上收了回来,声音沉冷道:“免礼。”

    “谢皇上。”

    女官还在一旁候着,看着皇帝那淡漠的样子,心里也为这新后叹了口气。

    在这后宫之中,没有人会不知道皇上对先皇后云氏的情意有多深,她没见过云皇后,但是想来那相貌该是不会比这位新后差的,不然也不会让皇上为她这般痴情至今了。

    “皇上,该喝合卺酒了。”

    女官在一旁低低地提醒道,却听言朔冷声开口:“你先退下。”

    女官一愣,却也不敢多做逗留,“是。”

    女官退下之后,言朔的目光,重新回到佐昭阳的脸上,她的眼神,还是冷冷清清的,没有倾慕,同样没有面对一个帝王时该有的惧意。

    容儿不是这样的。

    言朔在心里,有些恼火地想到,这个女人连这点作用都没有,她又凭什么占着容儿的位子。

    佐昭阳再一次感受到了从言朔身上散发出来的怒气,她不动声色地望着他,眼底依然平静无波,那不带半点情意的眸子,看得言朔异常恼火。

    半晌,言朔沉着声音,开口了,语气冷得有些刺骨,“衣服脱了,伺候朕。”

    他没跟佐昭阳喝合卺酒,这杯寓意夫妻一体,永不分离的酒,在言朔看来,佐昭阳根本不配。

    他心中想要永不分离,同甘共苦的女人不是她。

    听到言朔这话,佐昭阳放在身侧的手,微微弯了弯,平静无波的眼底,隐隐地流露出了几分紧张。

    夫妻之事,佐昭阳并不是不懂,来东楚之前,嬷嬷早就跟她说过这些了。

    她如今面对的虽然是自己的丈夫,可却是一个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让她跟一个陌生的男子行夫妻之礼,佐昭阳再怎么习惯了平静,这会儿也做不到一点紧张都没有。

    可尽管如此,佐昭阳也知道面前这个人,不仅仅是她的丈夫,还是这普天之下最尊贵的男人,就算她心底排斥,却也无可奈何,该做的还是得做。

    双手,微微颤着解开言朔的衣襟,看着面前白皙如玉葱的手指轻轻拨开他襟前的扣子,那及其细微的颤抖还是被言朔看在眼底。

    锋锐的薄唇在此时漾开一抹讽刺的弧度,他以为她能一直保持那样的镇定呢,看来也不过如此。

    身上的衣物,一件一件退去,佐昭阳一直垂着头没敢看言朔,双颊一点一点地被红晕占据。

    “皇上,好了。”

    终于,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她抬眼看向言朔,正好撞进了一双漆黑深邃的冰眸之中。

    紧张过后,便是随遇而安的坦然,佐昭阳脸上的红晕早已经褪去,连带着她眼底那微不可查的紧张,这会儿也全然不见了。

    再一次看到这双冷清的双眸,言朔的眼底,又是一阵恼火。

    伸手粗暴地将佐昭阳身上的衣物扯下,他在她身上的动作,没有半点怜惜。

    当佐昭阳感受到那锥心的痛从身下袭来的时候,她紧紧咬着下唇,深刻地清楚,从此以后,她的命运,便彻底地跟自己身上的这个男人联系在了一起。

    佐昭阳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了,只是觉得累得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只是迷迷糊糊地感受到下人们在给她擦洗身子。

    当她醒来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起来了。

    她睁眼,看着面前那一身明黄色的身影,身上酸痛的感觉,让她禁不住皱起了眉。

    目光在言朔那高大颀长的身形上逗留了片刻,正欲收回,却在言朔转脸之际,再度对上了那双不带任何情感的深眸当中。

    见她醒来,言朔的脸上也没有半点暖意,看着她,就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

    可此时的言朔,心情是复杂的。

    他从未想过自己真的会去碰容儿以外的女人,可昨日,他好似被这个女人那冷清的性子给惹恼了,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要了她。

    可这个女人的身子就像是带着一股魔力,他要了她一次,便开始失控,仅仅只是一夜,他便不记得自己到底要了她几次,那种感觉,让他恼火却有食髓知味。

    食髓知味……

    言朔极为排斥这样的感觉。

    “皇上。”

    即使身上酸痛得厉害,佐昭阳还是咬牙起身,身上到处都有昨晚跟言朔欢爱过后的痕迹。

    她垂着眉眼,没好意思看言朔,伸手下意识地拉过被子遮住自己的身子,低低地唤了言朔一身。

    见言朔忽然走到她面前,高大的身躯遮住了外面隐隐透进来的光线,使得佐昭阳下意识地抬眼望向他,同时,望进了那双如深潭一般的深眸之中。这双眼,就如同他帝王尊贵的身份一般,高深莫测。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