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5章 言朔番外(8)
    言朔此时正居高临下地睥睨着她,眼底没有情感,佐昭阳并不在意,可以说,这个世间早已经没有让她在意的人或事了。

    “朕跟先皇后有一嫡子,如今你已是皇后,便是他的嫡母,有些话,朕要你记清楚,朕不指望你待他如亲子,可你若是敢对他存着什么不该有的心思,朕会让你付出该有的代价。”

    他看着佐昭阳,似乎是想在她的眼底找到一些害怕或者恼怒的情绪,可他还是什么都找不到,面对他的,依然是那双冷冷清清的眸子,即使听到他这般说,她的眼底也没任何情绪变化。

    “你的父亲佐铭臣,不是个安分的人,朕不希望你跟他一样,明白吗?”

    听言朔提起佐铭臣,佐昭阳的脸色,才有了一丝极细微的变化。

    言朔说的事,她当然知道。

    诛玄国四面环海,九年前,她的夫君在朝臣和奸妃的挑唆下,仗着地理优势,试图骚扰东楚边界,后被当时的十七岁的靖王带兵给镇压了。

    那时候,她八岁,她深深地记得那个时候,诛玄国全军覆没,输得极为惨重,也因为那一场仗,诛玄国受到了极大的教训。

    也正是因为那一场仗输了,她的母后成了佐铭臣的出气对象,被他暴打致死。

    如今,即使已经过去九年,可当时的事却让佐昭阳深刻地刻在了脑子里,这一生都不会忘了。

    言朔这会儿明显感觉到了佐昭阳身上散发出来的冰寒之气,这样的气息之中,有着压抑不住的仇恨,可言朔并不想去深究这仇恨背后到底经历了什么。

    见佐昭阳不说话,他也没心思听她多说,提步从内殿往外走。

    “皇上。”

    就在他提步跨出去的时候,佐昭阳突然出声叫住了他。

    他停下脚步,并未回头,只是听到佐昭阳冷冷清清的嗓音,缓缓从他背后响起,“皇上说的话,臣妾都记在心里,绝不敢忘,但是,臣妾也有一事相求。”

    “说。”

    “如今昭阳既然是这东楚的皇后,还请皇上许我皇后该有的尊贵。”

    言朔不知道佐昭阳为什么会特地说起这个,半晌,道:“你既已是东楚的皇后,自然该享受皇后该有的尊贵,这还需要朕多说?”

    言朔的声音,带着几分讥诮。

    “多谢皇上。”

    身后,传来佐昭阳依然波澜不惊的声音,言朔没再多说一个字,便从凤羽宫离开了。

    言朔不知道佐昭阳为什么要特地强调这个,可佐昭阳心里却是有自己的想法的。

    她虽是一国公主,但是她的背后,没有人支持她,可这里不一样,皇帝前阵子册封的四妃,都是东楚的贵女。

    她们有自己的母族撑腰,如果皇帝不站在她这边的话,即使她尊贵如皇后,也照样会被四妃压着。

    而她嫁来东楚,可不是要继续过那种苟延残喘的日子的。

    得到言朔刚才那句话的肯定之后,佐昭阳松了口气,至于言朔说的那位跟元后生下的皇子,她并不会存什么心思。

    她也知道皇帝为什么会给她那样的警告,怕她对皇长子下手,给自己以后的孩子铺路么?

    佐昭阳讽刺地笑了一笑,她不会让自己生下皇帝的孩子的,自己所经历的苦,她又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孩子再经历一遍。

    “来人。”

    “皇后娘娘有何吩咐?”

    “更衣。”

    起床洗漱完毕,宫人们便开始伺候她用早膳。

    徐嬷嬷是同佐昭阳一起前来东楚的奶嬷嬷,佐昭阳也一直习惯了她的贴身照顾,也就没有再添别的贴身侍女了。

    “公主,从今往后,您的命运便跟皇上联系在一起了,老奴希望您从此能开心地活下去,一些过去的事,千万不要再想了。”

    徐嬷嬷帮佐昭阳梳着发髻,语重心长道。

    她心里一直都清楚,在公主的心里,始终不曾放下皇后娘娘的仇恨,可她不希望这个花一般年纪的女孩一直活在仇恨当中。

    如今,她好不容易离开了那样的牢笼当中,就该好好活下去才是。

    佐昭阳看着镜中的自己,眉目顾盼,风华绝代,可眼底的仇恨,却是掩盖不住的。

    过去的事,不要在想?

    她讽刺地扬了扬唇角,能不去想吗?

    她能坚持到现在,为的不就是有一天能为死去的母后讨一个公道么?

    “我知道了。”

    她不想让徐嬷嬷为她担心,便淡淡地开口应了下来。

    打扮完毕之后,便有宫人进来禀报,“禀皇后娘娘,德贤淑良四位娘娘前来拜见,此时正在殿外等候。”

    “嗯,请她们进来吧。”

    凤羽宫的大厅内,四妃正安静地等在那里,看着凤羽宫庄严气派的宫殿,眼底都隐隐地透着不甘。

    输给一个外来小国的公主,怎么能甘心呢。

    她们曾经无数次幻想过能入主凤羽宫,如今却被一个母族并不强大的女人给占了。

    “皇后娘娘驾到——”

    随着这一声响起,她们非常熟练地隐藏起了眼底的情绪,谦卑地站在一旁,垂着眸子迎接。

    眼角的余光瞥见那一身华贵的身影出现在殿中央时,她们纷纷跪了下来。

    “臣妾德妃参见皇后娘娘。”

    “臣妾贤妃参见皇后娘娘。”

    “臣妾淑妃参见皇后娘娘。”

    “臣妾良妃参见皇后娘娘。”

    脸上的不甘,不屑,早已经消失无踪。

    “各位妹妹请起,无需多礼。”

    “谢皇后娘娘。”

    四妃起身,这才看清了面前那锦衣华服,明艳动人的女子,视线在触及那张风华绝代的容颜时,她们的眼底,流露出了难以掩饰的震惊之色。

    “你……”

    德妃谢环环震惊地指着佐昭阳的脸,双眼猛然瞪大了。

    谢环环同她的父亲谢峰一样,性子冲动,最易被人当枪使,此时,另外三人虽然震惊,却没一个人敢这么直接表露出来。

    看谢环环竟然敢公然手指指着皇后,她们的唇角,不动声色地扬起了一抹讽刺的弧度来。佐昭阳身边的徐嬷嬷看不下去了,眉头倏然一拧,便道:“德妃娘娘这是做什么?后宫的规矩什么时候允许德妃娘娘这样指着皇后娘娘了?”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