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8章 言朔番外(11)
    小言洵对母亲这个觉得一直很陌生,但是内心却是非常向往的,因而在佐昭阳跟着言朔进殿的时候,他一直盯着佐昭阳看着。

    片刻后,小家伙小心翼翼地看着佐昭阳,问道:“你是我母后吗?”

    佐昭阳和言朔的脚步,在小家伙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同时顿住了。

    她诧异地看着还不及言朔上半身高的小家伙,此时,小家伙也正一脸好奇地盯着她看,一时间,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确切地说,她拿不准言朔对先皇后的感情有多深,从规矩上讲,她是言朔的皇后,自然就是皇长子的母亲,可是,若是皇帝不愿意让先皇后的儿子认她作母呢?

    她要是承认了,惹恼了言朔怎么办?

    可她若是否认了皇长子母后这个身份,不就是相当于否认了皇后这个身份了吗?

    言朔发现佐昭阳好似被小言洵这个问题给难住了,那一贯波澜不起的脸上隐隐地流露出了几分难色,好似对这个答案很是为难。

    他不动声色地挑了一下眉,似乎也在好奇她怎么回答。

    稍许,见佐昭阳对小言洵弯了弯唇,道:“是,我是你母后。”

    她想,既然言朔之前答应许她皇后该有的尊荣,那么她承认了,若是言朔生气,她不是有话说吗?

    言朔对她这个回答,意外也不意外,倒是发现自己的儿子脸上竟然露出了些许的雀跃。

    小家伙往日虽说不沉闷,但是也没有过于明显的情绪,很显然,他对眼前这个“母亲”还是很期待的。

    看着小家伙眼底绽放着的光芒,言朔的心底有些愧疚,抱着儿子的手,加重了几分,在佐昭阳略显忐忑的眼神中,朝殿内走去。

    太后早早地就坐在那里,看着他们二人进来,眼底的喜色抑制不住地从眼底溢出。

    “母后。”

    言朔将儿子放下,对太后行了个礼。

    “儿臣参见母后。”

    佐昭阳紧随其后也行了个礼。

    “免礼免礼。”

    太后脸上的笑容始终挂在脸上,目光不动声色地打量着佐昭阳的脸,心里有些怅然。

    这么像云娇容,她不知道该为皇帝高兴,还是该为佐昭阳难过。

    朔儿将对云娇容的感情寄托在佐昭阳身上,如果走不出那一份感情,那么佐昭阳这一辈子都只能是云娇容的替身,这对她又何其公平呢。

    收起眼底的怅然,太后笑眯眯地将一旁冬雪手上拿着的盒子拿了过来,从中取出一枚晶莹剔透,色泽极品的玉镯子,对佐昭阳扬了扬手,“昭阳过来。”

    “是。”

    佐昭阳听话上前,太后将那玉镯子往她手上套了进去,佐昭阳的眼底,微微一讶,却并没有拒绝。

    只听太后道:“这是太皇太后在世时赐给哀家了,现在哀家把它送给你,希望你跟皇上从此夫妻一体,荣辱与共,和和美美过一生。”

    佐昭阳的身子,微微僵硬了一下,随后,屈膝行了个礼,“儿臣谨记。”

    言朔的目光,不动声色地在佐昭阳的脸上扫过,她还是那淡淡的情绪,即使太后送了她这般贵重的东西,她脸上也没有半点欣喜的色彩。

    要知道,从太后手上送出来的东西,除了它本身价值贵重之外,还是在告诉别人,太后有多重视这位儿媳,告诉别人这位新来的异国皇后背后是有太后撑腰的。

    这一点,言朔不相信佐昭阳不知道,可她竟然还能如此淡然,就真的没有什么能让这个女人稍微有点外露的情绪吗?

    言朔的目光,突然投向依偎在太后身边的儿子,想起先前佐照样看着自己儿子时眼底流露出来的暖意,言朔垂下眸子,若有所思的样子,不知道在想什么。

    因为还有很多政务需要处理,言朔在长寿宫没有多待便离开了,而太后则是将佐昭阳留了下来。

    她笑眯眯地看着佐昭阳,道:“以后你就是这东楚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国母了,这东楚的日子要慢慢习惯起来,若是有人敢往你头上爬,只管拿出你皇后的气势来。”

    太后虽然身居内宫,不怎么管后宫的事,可到底知道后宫女人一多,会是什么情况。

    皇帝选的那四个妃子,都不是让人省心的主,因为佐昭阳这张脸,她们都能猜到佐昭阳是因何原因坐上皇后之位。

    那些一直盯着后位的女人,又怎么能甘心因为这样的原因而居于佐昭阳之下。

    仗着自己父亲是京中贵胄,佐昭阳却是孤身一人,她们保不齐就会闹出什么幺蛾子来。佐昭阳没想到太后竟然会这般为她着想,愣了一下,抬眼看着太后那慈爱的眉眼,没有半点因为她是小国来的公主而有半分轻视,看着太后的笑颜,佐昭阳不知道想到了谁,眼眶一热,低低地颔首道谢,“

    儿臣记住了。”

    只听太后继续道:“想来你也听说了你长得跟皇上元后相像之事了。”

    宫中向来是最不缺传达秘密之人,况且,云娇容并不是一个秘密,佐昭阳既然长得跟云娇容一样,那她迟早会知道自己被皇帝当了替身。

    与其让她从别人口中得知这个事实,太后觉得不如她先把事情都给说明白了。

    若是等到有一天,朔儿真的能从云娇容的回忆中走出来,而真正去接纳佐昭阳,对朔儿来说,无疑是最好的。

    言家的男儿重情,专一,这是好事,可若是皇帝也如此,却未必是一件好事了。

    这话佐昭阳已经听过好几次了,因而太后这样问的时候,她并没有半点意外,只是点了点头,“儿臣今早听说了。”

    她表现出一副十分好奇的样子,看着太后,道:“儿臣跟先皇后真这么像吗?”

    太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长长地叹了口气,点点头,道:“你随哀家来。”

    佐昭阳跟着太后过来的地方,叫凤先阁,是言家历代主母画像放着的地方。言家本是百年望族世家出身,在言朔的祖父那一带开始,成就了帝业,这里摆着的历代主母,都是身份尊贵的女子。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