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0章 言朔番外(13)
    许是因为她跟先皇后长得一样吧,所以她似乎对这个孩子特别亲近,在徐嬷嬷看来,却不知道是不是好事了。

    “公主,您怎么能答应皇长子玩蹴鞠呢,您明明……”

    徐嬷嬷还想说什么,却被佐昭阳抬手给打断了,“没事,只是跟小孩子玩玩罢了,不会有什么影响。”

    话虽如此,可徐嬷嬷的心里还是有些担忧的。

    皇宫的蹴鞠场离凤羽宫有一段距离,小言洵兴奋地拉着左昭阳过去,而此时,靖王世子言恒以及如今寄养在靖王府的前逍遥王嫡孙言睿尧也已经到达了。

    “母后你看,他们来了。”

    左昭阳抬眸望去,见两个比小言洵稍大一点点的漂亮男孩正被宫人引着往蹴鞠场这边过来。

    三个粉雕玉琢的孩子,都好看得令人移不开眼,看得左昭阳也忍不住弯起唇角。

    “阿珩,睿尧,你们看,这是我母后。”

    小家伙似乎对自己有了母后这件事非常自豪,看到自己的小伙伴就要跟人家介绍。

    言恒跟言睿尧抬眼看向佐昭阳,两人都是四岁的孩子,看上去却是一副老成持重的模样。

    尤其是言睿尧,没了父母双亲之后,整个人好似一夜之间长大了许多。

    虽然他很多事还不是很明白,但是他却知道,自己要懂事,不能给靖王叔公添麻烦。

    因而,比起言珩的随意,言睿尧却显得极为恭敬,“睿尧见过皇后娘娘。”

    “言珩见过皇嫂。”

    言珩称呼她为皇嫂,那就是言朔的弟弟,这让佐昭阳更加确定了这位漂亮的小公子便是靖王的儿子。

    之后,也从宫人们的口中确定了这一点,同时,也知道了言珩身边那位同样漂亮得让人移不开眼睛的小公子是因谋逆而被处置的前逍遥王之孙,如今寄养在靖王府中。

    看着这个才小小年纪便失去了父母双亲庇护,失去了家要寄人篱下的孩子,佐昭阳的心里蓦地有些酸楚,有些感同身受。

    “走吧,玩去。”

    她伸手,牵起三个孩子的手,走向蹴鞠场中央,四人分成了两组进行比赛。

    “我跟母后一起,阿珩跟睿尧一起。”

    “不行,皇嫂是大人,这样对我跟睿尧不公平。”

    小世子言珩一脸不赞同地看着言洵。

    “你是我跟睿尧的叔叔,也是大人,我们两边一人一个大人,刚刚好。”

    言珩:“……”

    这话竟然有道理得让他无言以对。

    他瘪瘪嘴,突然有些想哭。

    大家都是小孩子,为什么他要当叔叔。

    佐昭阳在一旁勾了勾唇角,突然发现,跟这些小屁孩玩还挺有乐趣。

    压下眼底的笑意,她对言珩道:“珩儿不用怕,皇嫂踢球的技术跟小孩子一样的。”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

    “好吧。”

    小世子非常好打发,很快,四人便分成了两队开始比赛。

    “母后,你刚才是骗阿珩的对吗?你踢球的技术肯定很好,对不对?”

    佐昭阳的唇角抽了抽,“……”

    言朔处理完政务之后,习惯性地便去长寿宫找自己的儿子,这是这几年来一直养成的习惯。

    洵儿没了母亲,他便想将全部的父爱都倾注给他,亲自将他教养成下一代睿智的明君。

    可当他到了长寿宫之后,却得知儿子并不在,而是去了凤羽宫找皇后去了。

    “他去找皇后了?”

    言朔的眼底有些惊讶,惊讶于自己这个儿子,竟然会主动去找佐昭阳。

    虽说洵儿这人不难相处,但绝对没到让他主动亲近的地步。

    “殿下说他要去找皇后娘娘,奴婢便让人送殿下过去了,这会儿想来应该是在皇后娘娘那边。”

    冬雪笑答道,在太后身边伺候这么多年,她也明白太后的心思。

    若是皇长子能跟皇后娘娘亲密相处,那绝对不是坏事。

    虽然惊讶,但言朔到底还是没说什么,便从长寿宫离开了。

    对于佐昭阳这个女人,言朔的感觉很复杂,心里对她是有些排斥的,可又没来由的对她产生一种说不清的好奇。

    在去往凤羽宫的路上,却总是不停地对自己说,自己只是去找儿子而已,并不是去找那个女人。

    等到了凤羽宫外,下人们见皇帝来了,赶忙上前行礼,“参见皇上。”

    “平身吧。”

    他提步往里走,目光却四处寻找着儿子的身影。

    徐嬷嬷一直守在凤羽宫内,并没有跟着佐昭阳去蹴鞠场,见皇帝来了,皇后却不在,心下顿时有些慌。

    她对这位东楚的皇帝并不了解,加上以往在诛玄国所遭受过的那些待遇,她面对皇帝的时候,本能地有些慌乱。

    “老奴参见皇上。”

    言朔认得这嬷嬷是佐昭阳贴身照顾的人,这会儿她在这里候着,却不见佐昭阳和小言洵的身影,再看这老嬷嬷神色慌乱的样子,他的脸色骤然往下一沉。

    后宫女人的阴毒,他又不是没听过,洵儿是他跟先皇后生的儿子,谁知道那个女人会怎么对他!

    当下,言朔沉下脸,对着宫人们厉声喝道:“皇后和皇长子呢?”

    “娘娘她……她同皇长子去蹴鞠场了。”

    “蹴鞠场?”

    言朔又是愣了一下,便听徐嬷嬷颤颤巍巍道:“殿下……殿下来找娘娘,说让娘娘陪着他蹴鞠,娘娘答应了下来,已经去蹴鞠场那边了。”

    徐嬷嬷心里暗暗叫苦,蹴鞠虽说是小游戏,但听说皇长子的身体不好,若是因为蹴鞠而出了什么事,皇上肯定会怪她家公主的。

    她真是后悔自己没有拦住公主,这可怎么办呢。

    见言朔转身往外走,徐嬷嬷也顾不上许多,小心翼翼地在言朔身后跟上。

    言朔一路往蹴鞠场走去,远远地便听到孩子的欢呼声,有自己儿子的,侄子的,还有堂弟的……

    他的视线朝蹴鞠场投去,一眼便瞥见了蹴鞠场上那比较突兀的身影。除了那三个小不点之外,那个女人已经换下了宫装,一身轻便的蹴鞠服裹在她身上,将她整个人玲珑有致的线条全部完美地展示出来了。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