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1章 言朔番外(14)
    让他惊讶的事,女人的脸上的笑容就如同那三个孩子一般,灿烂得让人晃眼,跟先前他看到的那个冷冷清清的女人截然不同。

    这样的笑容,有些灼热。

    言朔觉得自己的心头被她这笑撩得有些异样,视线下意识地转开了。

    在他的记忆中,容儿是从来不曾这样打扮过的,更加不会去玩蹴鞠这种只有男人才玩的游戏。

    九婶倒是会玩,所以他都难以理解容儿那样安静的性子,竟然会跟九婶成为好朋友。

    倒是眼前这个女人,八成很讨九婶喜欢吧。

    言朔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到这个,蓦地愣住了。

    停在原地半晌,他才提步走过去。

    “皇兄!皇兄!”

    小世子言珩率先看到了他,稚嫩的嗓音带着兴奋,对着他不停地挥手。

    随着言珩这一声叫唤,其他几个人都将视线投向他。

    “父皇!”

    “皇叔!”

    “皇兄!”

    三个孩子纷纷喊着他,朝他热切地招手打招呼,唯有那个女人,在看到他的时候,脸上原本灿烂的笑容很快便收了起来,速度快得让他觉得好笑。

    唇角讽刺地勾起,他提步走上前,三个孩子已经围到他面前。

    “皇兄,皇兄,皇嫂她骗人,她说自己不会踢,但是赢了我跟睿尧很多了,皇兄你来我们这边好不好?”

    “不行!父皇母后都是我的!”

    “皇叔,阿洵耍赖皮,他已经有皇后娘娘了,你应该跟我们一起。”

    “不行,父皇应该跟我和母后一起!”

    “你有皇嫂了,皇兄应该在我这边!”

    “对,皇叔应该跟我们一起。”

    “……”

    三个孩子拉着言朔的衣服,谁都不肯放手,只有佐昭阳站在原地,一脸平静,没有尴尬和局促,只是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一幕,好似这一切根本都跟她无关似的。

    言朔这边被三个孩子围着争抢,他的注意力却放在了佐昭阳的身上。

    见她事不关己的站在一旁,早已经恢复到冷冷清清的样子,她就那样静静地看着他们,完全没有上前解围的意思,给言朔的感觉,更像是在看戏。

    而这样的认知,让言朔的心里,不免一阵恼火。

    佐昭阳这会儿一直垂着眸子,自然不知道言朔心里在想什么,心里却有些懊恼,万万没想到皇帝会来这里。

    事实上,她虽然身为皇后,却并没有要跟言朔多接触的心思。

    她只是想要稳稳坐着这个皇后的位子,等到有一天,自己羽翼丰满了,便可回去把该报的仇都给报了。

    言朔不知道她的心思,她也不知道言朔的心思,三个孩子还在争论,而跟着言朔一同过来的徐嬷嬷,这会儿则是有些担忧地走到佐昭阳身边,“公主,您没事吧?”

    “没事。”

    佐昭阳低低地应了一声,那三个孩子已经被宫人给带下去了,言朔却还站在原地没有离开,只是冷眼看着她。

    佐昭阳在想,言朔是不是在怪她将孩子带来这里踢球,可言朔没开口,她也没有主动认罪的意思,万一猜错圣意了呢。

    垂眸抿了一下唇,她上前行了个礼,“臣妾告退。”

    言朔冷眼看着她,什么话都没说,只是冷哼了一声,率先转身离开了。

    徐嬷嬷不安地看着言朔怒而离去的背影,心中越发忐忑了起来,“公主,皇上不是在怪您带皇长子来玩蹴鞠吧?老奴听说皇长子的身子一直不好,这……”

    佐昭阳看着言朔的背影,比起徐嬷嬷的忐忑,她却是神色淡淡,“嬷嬷放心吧,皇上若是有心怪罪,刚才不会一声不吭就走了。”

    从今天这情况来看,小皇子应该不是第一次跟珩世子他们玩蹴鞠了,她也感觉到皇帝似乎生气了,可想来应该是跟嬷嬷猜测的不一样。

    至于皇帝为什么生气,她并没有想要知道的心思。

    “回去吧,脚又疼了。”

    徐嬷嬷一听,当下脸色便有些变了,“老奴早就跟公主说了,公主您就是不听……”

    知道徐嬷嬷又会在自己耳边唠叨,佐昭阳无奈地笑了一笑,“嬷嬷快走吧,可疼可疼了。”

    徐嬷嬷看了一眼自家公主,又是心疼又是无奈。

    在这陌生的东楚,公主也是举步维艰,也不知道以后的路,该怎么走才好。

    言朔离开蹴鞠场,便去了长寿宫,刚进殿,便听到小言洵稚嫩的嗓音,带着掩饰不住的兴奋从里头传出来。

    “皇祖母,母后踢竹球踢得可棒了,阿珩和睿尧他们都输了,他们还耍赖皮,想要父皇帮忙呢。”

    紧跟着,便是太后充满慈爱的笑声,“看样子,洵儿很喜欢跟母后玩,是吗?”

    “嗯,洵儿可喜欢母后了,像喜欢皇祖母一样。”

    太后虽然希望佐昭阳能跟洵儿相处亲密,却是没想到这母子二人亲密得这么快。

    而且,洵儿虽是不足三岁的孩童,但却是十分敏感的,若佐昭阳不是真心待他,不是真心跟他玩,洵儿定能感觉出来。

    更加不会一回来就跑到她面前夸她,这开口闭口间,她都听他说了好几次母后了。太后这样想,殿外的皇帝自然也是这样想,回想起那个女人对着洵儿时不经意流露出来的温暖,还有陪着他在蹴鞠场上踢球时那灿烂夺目的笑颜,言朔脸上原本因为佐昭阳而挑起的怒色,不经意间缓缓了

    几分。

    从长寿宫出来的时候,言朔的目光下意识地朝凤羽宫的方向投过去,幽深的眸子,染上了几分沉思。

    “臣妾参见皇上。”

    身后突然响起的声音,将言朔的思绪给拉了回来,心里蓦地有些不悦。

    不耐地转过头来,见面前一锦衣华服的陌生女子正曲着半膝对他行礼。

    听她自称臣妾,言朔自然知道此女是四妃之一,至于是哪个,他当初只是根据那四人的身份挑出来的人选,连画像都未曾看过一眼,哪里知道她是谁。

    言朔也没心思问,只是冷漠地开口道:“平身吧。”表情单薄地落下这句话,看也没看那女人一眼,便提步离开了。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