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2章 言朔番外(15)
    那女人见言朔要走,心里有些焦急,她好不容易有幸在御花园里碰到皇上,怎么会放过这样好的机会跟皇上亲近。

    当下,便赶忙起身加快了脚步走上前去,“今日臣妾有幸能在此遇上皇上,臣妾今日做了一些糕点,皇上若是不嫌弃,可否去臣妾那边,让臣妾好生伺候皇上。”

    这后半句,说得有些露骨,女人的脸都跟着红了,一言一行间,还透着几分动人和妩媚。

    言朔不说话,只是冷眼瞧了她一眼,淡淡地吐出两个字,“嫌弃”,便走了,只留下那女子一脸错愕地站在原地,被皇帝这般明显地嫌弃,女人的脸上一阵惨白。

    “德妃姐姐难道不知道皇上最不喜欢吃甜食吗?你想用糕点引皇上过去,皇上自然不愿意去了。”

    她的身后,传来一道嬉笑的声音,语气中带着浓浓的嘲讽。

    刚才拦住皇帝的女人正是德妃谢环环,原本被皇帝当着下人的面嫌弃了,她便有些没脸见人了,这会儿听到身后的良妃这般讽刺自己,顿时恼羞成怒了。

    回头看向良妃,她是平凉侯府的嫡长女,良妃则是户部尚书的嫡长女,身份上平凉侯府要高一些,可若论在朝堂上是实权,自然是户部尚书更有权利一些。

    因而,两人身份旗鼓相当。

    可德妃仗着自己是侯府千金,自比良妃高人一等一些,听良妃讽刺她,便怒斥道:“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嘲笑我?”

    比起谢环环的暴躁,良妃蓝青却显得心平气和许多,“姐姐也别着急生气,妹妹说的也是实话,姐姐在这里跟妹妹生气,不如好好想一想怎么样才能将皇上的心思吸引过来。“

    谢环环被良妃说得心念一动,也顾不上生气了,只是冷眼瞧着她,问道:“你想说什么?”

    良妃笑看着谢环环,也没有拐弯抹角,直接道:“大家心里都清楚,皇上之所以立佐昭阳为后,无非就是因为她长了一张跟云氏一模一样的脸。”

    “那又如何?”

    谢环环不屑地冷哼了一声,心里却是嫉妒得要命。

    在她看来,四妃之中,她的身份最尊贵,她出身侯府,如果不是因为那个佐昭阳横插一脚,或许现在后位上的人便是她了。

    偏偏那个女人长得跟云氏一模一样。良妃直接无视了谢环环眼底的嫉恨,继续道:“看着佐昭阳那张脸,皇上就会想到云氏,死人是最容易让人记住的,皇上心里一天忘不掉云氏,那么佐昭阳就会一天一天受宠下去,到时会,她仗着有皇上宠

    爱,又是尊贵的皇后娘娘,以后还会有我们四妃的位子吗?”

    谢环环听她这么一分析,脸色骤然一变,她本就不善于隐藏情绪,这会儿心里一慌,便表现得更加明显了一些。

    只听良妃继续道:“我们怎么说也是千金小姐出身,难道就因为佐昭阳而老死宫中吗?”

    她们是被皇上下旨册封的后妃,就算皇上永远不碰她们,她们也得一辈子待在后宫,那样的话,连宫女都不如。

    最起码,宫女满了二十五岁还有出宫的机会。

    谢环环抓着手帕的手,紧了紧,显然被良妃这话吓得有些六神无主了,可面上却还是佯装镇定道:“皇上忘不了云氏,又有佐昭阳存在,我们又能有什么办法让皇上注意到我们?”

    谢环环心里气愤,同时,还免不了有些气馁。

    原以为皇后之位非自己莫属,可现在,她却连让皇上看她一眼都做不到。

    “只要让皇上从云氏身上移情,那佐昭阳自然就没戏了,如若能得皇上宠幸,生下一儿半女,以后所享受到的尊荣,岂是如今我们这区区四妃之位能比的?

    良妃说的每一句话,都说到了谢环环的心坎上,想象到将来自己为皇帝生下龙子,或许还能被封为皇贵妃甚至取代佐昭阳成为皇后,她的双眼便亮了起来。

    可随即,她的眼神又暗淡了下去,“让皇上移情哪那么容易,那云氏死了这么多年,皇上不是到现在还忘不了她么?”

    皇上若是能忘了云氏,如今还有佐昭阳什么事!“皇上忘不了云氏,自然是因为没碰上让他觉得心灵相惜之人,姐姐若是想办法知道皇上喜欢什么,几次投其所好,自然就会让皇上注意到你,姐姐如此绝色,容貌并不比云氏差,只要皇上将心思转移到姐

    姐身上来,姐姐还怕没机会吗?”

    谢环环被良妃给捧得有些飘飘然,完全没注意到她话中的算计,眼底的光芒绽放得更加大了一些。

    “你说的对,还是妹妹想的周到,我怎么就没想过这个呢。”

    “姐姐还是赶紧抓紧机会吧,要是皇上以后被别的女人给先迷上了,姐姐就是做再多的糕点也没用。”

    无视了良妃语气中的讽刺,谢环环果真找了个借口离开了。

    等到她离去之后,良妃的唇角,勾起了一丝奸计得逞的冷笑,“蠢货!”

    她低低地骂了一声,转身正欲离开,却看到身后站着一个人,此时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良妃的脸色,细微地变了一下,但很快便镇定了下来,下巴微微一扬,对着面前的人,道:“淑妃姐姐这一声不吭地站在妹妹身后,可真是要把妹妹吓坏了。”

    话虽这么说,可良妃的脸上哪有半点被吓坏的样子,淑妃也懒得跟她虚与委蛇,道:“往日见妹妹一声不吭的,没想到心思倒是活络得很。”

    淑妃李勤儿的眼底满是不屑和嘲讽,而听着她话中的意思,蓝青却是一副完全听不懂的模样,笑道:“姐姐为何这样说?”

    淑妃绕到她面前,神色淡淡地看着她,道:“投皇上所好,转移皇上的深情,这么好的办法,妹妹自己既然知道,为何自己不做,反而让德妃姐姐去做?”面对淑妃咄咄逼人的目光,良妃却依然是一副淡淡的样子,笑道:“方法虽好,可终究没有实践过,总得找个人试一试。”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