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3章 言朔番外(16)
    “哼!所以你就利用德妃了?”

    看着淑妃眼底那义愤填膺的样子,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她是在为德妃抱不平,如此惺惺作态,看在良妃的眼底,却是何等令人作呕。

    她丝毫没有在淑妃面前隐藏自己的心思,笑道:“四妃当中,最蠢的便是德妃,不利用她去替我们探探路,难道姐姐你去吗?”

    看着淑妃闪烁的双眼,良妃继续道:“不管这手段如何,能让皇上注意到我们才是正事,难道姐姐心里不这样认为么?姐姐若是觉得我在利用德妃,那便直接告诉她便是,我绝对不会阻拦你。”

    淑妃被良妃这话戳中了软肋,一时间也没话说。

    本来她刚才帮德妃说的那些话,也不过就是装一装姐妹情深,可事情若是关系到自身的利益,她自然是选择为自己考虑了。

    良妃见她不言,也没多说什么,轻笑了一声,转身离开了。

    而良妃对德妃说的那些话,虽然是在利用德妃,可不得不说,她的话是有些道理的。

    皇上若是转移不了对云娇容的感情,那么佐昭阳便会因此而独宠圣恩,那她们的下场便只有老死宫中,甚至,佐昭阳若是动她们,她们很可能会死在宫中。

    这样一想,淑妃的心思也开始动了起来,就是窥伺帝踪,也得冒然试一试,若是被其他女人抢在了前头可不妙。

    这样想着,她也立即离开了御花园回自己住的宫殿去了,也没注意到钢才她跟良妃对话,也被另外一个人听在耳中。

    “娘娘,您……要不要也试一试?“

    凤羽宫——

    “参见皇上。”

    当阳朔来了这里的时候,才意识到了自己对凤羽宫这个地方并不排斥,这一天之中,就来了两次了。

    想了想,他还是开口道:“皇后呢。”

    “回皇上,娘娘在里头,徐嬷嬷在给娘娘擦药。”

    “擦药?”

    言朔的眉头,下意识地蹙了起来,本能地开口问道:“她受伤了?”

    “奴婢不知,娘娘跟嬷嬷从外头回来的时候,奴婢看娘娘走路好像不太方便。”

    婢女的头垂得低低的,回答问题时,声音极轻。

    她见言朔不说话,心下有些害怕,身子也跟着瑟瑟发抖了起来,“奴婢……奴婢这就进去禀报娘娘。”

    “不必了。”

    说着,他提脚朝内殿走去,他也不知道自己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就这样鬼使神差地去了皇后寝殿。寝殿的房门微微合着,言朔走到门外,正要推门进去,却听到里头传来徐嬷嬷带着抱怨的声音,“公主您看您这脚肿的……卫将军早就叮嘱过您不能再做什么强度大的动作,您看您这次又跑又踢的,这脚还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好……”

    言朔推门的动作,停顿了下来,也不知道为何竟然动了要听墙角的心思。

    “既然洵儿玩得开心,就陪他玩玩吧,也无伤大雅。”

    “可您的脚,这几日就不能再动了,这筋络本就没好全,这样一动……”徐嬷嬷皱了一下眉,见佐昭阳还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叹了口气,道:“公主这般疼大皇子是好事,可他到底不是您亲生的,总是隔着一层血缘,公主以后跟皇上总是有自己的孩子的,您还是多花些心思

    在自己的孩子身上才是,至于大皇子……只要您做到一个嫡母该做的,皇上总不能多说什么。”

    佐昭阳听徐嬷嬷又提起她替皇帝生孩子的事,便本能地皱起了眉,心里有些排斥。

    可徐嬷嬷到底是跟在自己身边唯一亲近的人,她不想斥责她,便也就沉默得不再开口。

    而她这样的沉默,在门外的言朔听来,就是默认了徐嬷嬷的意思,心下顿时一阵恼怒,似乎对佐昭阳存着这样的心思十分失望。

    就在佐昭阳想着转移徐嬷嬷的话题时,殿门却被人一脚给踹开了,完全没有注意到门外的主仆二人都被吓了一跳。

    抬眼,见言朔一脸震怒地站在门外,冷锐的双眼,好似几把锋利的刀,朝主仆二人投了过来。

    佐昭阳愣了一下,眼底除了茫然并没有任何惧意,只是带着几分迷惑地看着言朔。,

    言朔见她这副模样,心中的怒火烧得更旺。

    别他听到了那样的话,她不心虚,不害怕,竟然还敢用这样平静的眼神看着自己。

    徐嬷嬷倒是被吓得脸色发白,赶忙跪下请罪。

    佐昭阳这会儿也反应了过来,将双脚从脚盆中快速取出,也顾不上擦干便套进鞋子,起身的瞬间,脚踝上传来的剧痛让佐昭阳的脚步顿了一下,眉头也下意识地皱了一下。

    言朔看了一眼,视线朝她白皙纤细的脚踝看了一眼,那里此时肿得厉害,言朔的眼底,不经意地柔和了几分。

    但一想到刚才那老刁奴教唆她的话,以及她的默许,那刹那的柔软瞬间又被冷硬所取代。

    佐昭阳已经走到他面前,屈膝行礼,“参见皇上。”

    “哼!朕倒是没想到皇后的心这么大,给了你皇后的位子还不够,怎么?还想让你生的儿子代替洵儿不成!胃口倒是大,你吞得下吗?”

    言朔厉色斥道,脸上的讽刺毫不掩饰。

    佐昭阳蹙了一下眉,刚才言朔踹门进来的时候,她便猜到他定是听到了刚才嬷嬷说的那些话。

    私心来说,嬷嬷那话并没有错,谁都为自己先想一想,况且,嬷嬷并没有要让她的孩子取代皇长子的意思。

    可在皇帝这个一直防着她的人听来,那话怕绝对是有那个意思了。

    佐昭阳在心里无奈地叹了口气,反应并不大,她本就没想过会生下皇帝的孩子,更不会去妄想让自己的孩子取代皇长子的地位。

    她早已经厌倦了争斗,又怎么会让自己的孩子重蹈自己的覆辙。

    比起徐嬷嬷的慌乱,佐昭阳却显得格外平静,而这样的平静,让言朔看着格外得刺眼。

    “皇上误会了,臣妾并没有那个意思。”“哼!你就是有这个意思,朕也不会给你这样的机会。”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