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4章 言朔番外(17)
    言朔的眼底,闪烁着讥讽和狠厉,“你若生下朕的儿子,朕会亲手让他殁了,朕的儿子只有洵儿一个,你好自为之。”徐嬷嬷听着言朔对佐昭阳落下的这般残忍的话,脸色骤然一白,赶忙跪着爬到言朔面前,不断磕头请罪道:“皇上,您不能这样对娘娘,刚才那话都是奴婢一个人的意思,不是娘娘的意思,皇上,奴婢求您

    宽恕了娘娘吧。”

    那一记一记重重的磕头声,重重地往佐昭阳的心头砸下来。

    看着徐嬷嬷不断地对着言朔磕头,佐昭阳的心头,一阵钝痛,这样的场面,何其熟悉。

    动了动干涩的唇,她在言朔面前笔直地跪了下来,明明在对他下跪,却没有半点卑微的姿态,“皇上,嬷嬷确实说错话了,但她也是为了臣妾,皇上若是担心臣妾怀有二心,臣妾自愿服绝子汤。”

    佐昭阳的声音,听着十分平静,即使说出要服下绝子汤这种对女人来说可以说是极致残忍的极刑时,她脸上的表情也没有半点波澜。

    只是那双往日冷清的眼底,此时浮上了几分寒冷的讽刺,蓦地将言朔的心头狠狠地扎了一下。

    “公主!”

    徐嬷嬷惊呼出声,不敢相信佐昭阳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震惊地看着佐昭阳。

    一个女人,尤其是一个后宫的女人,若是这一生没有一个孩子傍身,那晚年的日子得有多凄苦。

    她见言朔盯着佐昭阳不说话,心中越来越冷,公主是她从小看着长大的,她怎么忍心让公主受这样的苦。

    “皇上,都是老奴的错,是老奴嘴巴不干净,不该说那些话教唆娘娘,娘娘她真没那个意思,是老奴的错,老奴愿意以死谢罪,求皇上不要对娘娘那么残忍,皇上~”

    听着徐嬷嬷一句一句话地认罪,佐昭阳的心,仿佛被针扎了好几次,她见言朔依然盯着自己不开口,想来是认定自己就是那样的心思。

    “皇上……”

    她正要继续说下去,却见徐嬷嬷忽地起身,往殿中的柱子上撞上去,她吓得惊叫出声,“嬷嬷!”

    好在她快一步,拉了徐嬷嬷一把,缓冲了力道,尽管没拉住徐嬷嬷,但到底还是救了徐嬷嬷一命。

    尽管如此,徐嬷嬷年纪也大了,那一撞,额头便出了血,一瞬间便晕了过去。

    “嬷嬷!嬷嬷!”

    佐昭阳也顾不上言朔在场,扶起已经晕厥的徐嬷嬷,眼底瞬间蓄满了泪。

    在诛玄国,她算得上无亲无故了,徐嬷嬷是她身边唯一亲近的人,也是她唯一能支撑着斗下去的动力,如果连徐嬷嬷也丢下她走了,她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坚持下去。

    言朔也没料到那个老嬷嬷竟然能为佐昭阳做到这样的地步,同时,也没想到佐昭阳竟然会这般重视一个老嬷嬷的命。

    凤羽宫的人见皇上盛怒,谁也不敢去请太医,都跪了下来,身子瑟瑟发抖着,生怕被连累了。

    “把太医叫过来。”

    言朔沉声开口,对身后跟着的王德开口道,眉头紧锁着,回头重新将视线投向佐昭阳,见她抱着老嬷嬷,身子还有些轻微的颤抖。

    他还是第一次见她的情绪如此失控过,在他面前,她总是一副平静到泰然的样子,竟然会为了一个奴才失控到发抖的地步。

    她怎么说也是一个嫡长公主,经历了什么才会把一个老嬷嬷当成一个至亲之人。

    言朔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眉头倏然一拧,什么话都没说,便拂袖离去了。

    御书房内,言朔如往常一般安静地坐在那里批阅奏折,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

    大殿内,安静得过于庄严了。

    但此后在一旁的王德却知道,情况并没有如表面上看着得这般如常和平静,皇上的心情有些烦恼。

    在皇上身边此后了十几年,他对皇上不能说是了如指掌,却也是非常熟悉了。

    现在看皇上表面上没什么,可他眼底隐约流露出来的烦躁证明皇上此刻确实是被某些事或某些人给影响了。

    至于这个某些人……

    王德想了想,大概也许应该……是新来的皇后娘娘吧。

    言朔的手握着奏章,确实心不在焉,满脑子都是佐昭阳当时抱着那老嬷嬷时彷徨无助的模样,那模样,越是回想就越清晰,越清晰就越让他烦恼,如此循环……

    他起那个老刁奴敢用那些话教唆她,更气她竟然就那样默许了老刁奴的话……

    而事实上……

    言朔的眉头蹙了一蹙,那个老刁奴的话,也算不上什么错。

    洵儿本就不是她亲生的,她只要做好一个嫡母的责任便罢,也没什么不对,可他就是生气了。

    生气她不想将他的儿子当成亲生儿子,可为什么呢?

    洵儿不需要她教养,有他这个父亲就够了,不是吗?

    言朔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那般生气,眉头便皱得更加深了。

    许是因为洵儿大概是真的很希望有一个母亲吧,这才导致他也那么迫切地希望她能将洵儿当亲生儿子看,应该是这样。

    他在心里这样替自己这种反常的想法解释道。

    另一边,御医在给徐嬷嬷诊治。

    “御医,怎么样了?”

    佐昭阳看着床上脸色发白的徐嬷嬷,被袖口挡着的双手,因为紧张而握紧,还有一丝微不可查的颤抖。

    “皇后娘娘请放心,嬷嬷并无生命危险,只是她年纪毕竟大了,那么一撞也伤了根骨,需要一段日子好生调养才行。”

    听到徐嬷嬷无碍,佐昭阳在悄悄松了口气,待御医开了药,她便命人去熬制,自己则安安静静地坐在徐嬷嬷的床边,不知道在想什么,双眼呆呆的,掩饰不住其中的无助和彷徨。

    不知道过了多久,徐嬷嬷醒来了,看到佐昭阳愣愣地坐在自己的床边发呆,心下一紧,赶忙坐起身,但因为那一撞着实用力一些力气,这一会儿一有动作,整个人便晕头转向,坐也坐不稳。面前的动静,让佐昭阳回过神来,赶忙上前阻止了阻止了她,“嬷嬷,太医说了,你要好好休息,不要再动了。”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