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5章 言朔番外(18)
    “公主……”

    徐嬷嬷苍白的脸上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掉,眼底满是愧疚之色,“公主,都是奴婢害了你,奴婢不该说那些话,都是奴婢……您让皇上处死奴婢吧,那绝子汤您千万不能喝啊,公主……”

    “嬷嬷……”佐昭阳无奈出声打断了徐嬷嬷的话,看着她,叹了口气,道:“皇上都说了,就算我生了孩子,他也会让那孩子殁了,既然如此,何必硬生生糟蹋一条生命呢,我们已经战战兢兢过了这么些年了,还要为一

    个孩子继续战战兢兢下去吗?”

    佐昭阳淡淡的语气中透露出的无可奈何,让徐嬷嬷的心里更是如针扎一般得疼。

    徐嬷嬷想到了佐昭阳的母亲,诛玄国的先皇后。

    她的一生,不就是为了昭阳公主战战兢兢活了一辈子吗?最后还死得那般凄惨,她怎么忍心看着公主重蹈皇后娘娘的覆辙。

    可是,一个深宫皇后,若无子傍身,那她的余生该有多么凄惨。

    “哎~好累呀。”

    佐昭阳淡淡的叹气声传入她的耳中,这听似云淡风轻的语气,却承载着太多太多的悲戚和无奈,扎得徐嬷嬷的心头一阵阵发疼。

    “好,嬷嬷以后什么都不说,只要公主觉得怎么样过得开心就怎么样过吧。”

    她哪里不知道公主口中的“累”指的是什么。

    在那样一个吃人的环境下苟延残喘到好不容易脱身,没想到又是进了另外一个牢笼,能不累么。

    佐昭阳点点头,脸上噙着淡淡的笑意,“嬷嬷不用这样,我没事。”

    她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环境,不过是换了一座囚笼罢了,习惯了,就不觉得有什么不能过的。

    越是看佐昭阳这副已经看透了一切的模样,徐嬷嬷的心里就更加心疼了。

    明明才十几岁的孩子,怎么让她承受这么多的苦难。

    皇宫从来就没有什么秘密可言,凤羽宫发生的事,很快便传得人尽皆知。

    皇后娘娘身边最得力的嬷嬷不知因何原因撞了柱子,虽然不知道具体原因,但是大家都知道,皇上被凤羽宫那位给惹怒了,甚至不惜对皇后最爱重的嬷嬷都下手处罚。

    “还以为她那张脸有多大作用呢,看来也不过如此,替身就是替身,皇上还是分得清的。”

    御花园凉亭之内,四妃聚在一起,早就听说了凤羽宫一事,她们都在幸灾乐祸,只要皇帝不被那张脸迷惑了,她们相信总有一天,自己会得到皇帝的青睐。

    “姐妹们,只要那佐昭阳没戏了,我们就有机会了,以后谁能得到皇上的宠幸,我们各凭本事了。”

    德妃谢环环满心满眼的期待和憧憬,身为京中闺女,能堂而皇之地说出这样的话而不带半点羞耻之心,也只有这样无脑的女人了。

    另外三人勾了勾唇,不约而同地端起茶杯,掩饰了唇角那缓缓上扬的讽刺。

    “她们也太过分了。”

    佐昭阳带着婢女从长寿宫请安回来,路过凉亭附近,便听到了那四位妃子在议论她凤羽宫发生的事,一言一语之间,好不掩饰其中的幸灾乐祸。

    她站的这个位子,正好被一座一人高的假山给挡住了,没人注意到她。

    自徐嬷嬷待在凤羽宫养伤之后,便将这位她亲手调教的婢女待在佐昭阳身边伺候。

    这才第一天跟皇后娘娘出来,就听到那四个妃子在背后这样嘲讽皇后娘娘,婢女兰儿听不下去了。

    正要上前阻止她们,却被佐昭阳给阻止了,“算了,待在这深宫之中,她们靠的不就是这样的念想吗?何必跟她们计较。”

    如果连这点念想都没有了,这如同牢笼的皇宫,又怎么能让人安心待下去。

    兰儿犹自为自己的主子不甘,可既然皇后娘娘不计较,她作为一个下人也不能强出头。

    毕竟人家也是四妃,她一个下人强出头反而会影响了皇后娘娘。

    御书房——

    言朔看完最后一份奏折,捏了捏疲倦的眉心,从书桌前站起,见王德一副欲说不说的样子,沉声道:“有什么话只管说,这般吞吞吐吐做什么?”

    “回皇上,今日老奴得到消息,宫中的几位娘娘都在四处打探皇上您的喜好,您看……要不要阻止她们?”

    “打探朕的喜好?”

    言朔的眉头,微微一挑,眼底隐隐地流露出了几分不悦,他已经给了那些人该有的位子了,竟然还敢那般不安分。

    “是,包括皇上您的吃食,往日的消遣,喜好的颜色,往日喜欢去哪里等等。”

    王德将今日宫中那几位不安分的主子那些小动作,都跟言朔说了一遍,心里连连叹她们愚蠢。

    皇宫之中,她们做事再隐蔽,还能瞒过皇上的耳目不曾。

    这种事,往好了说是讨皇上欢心,往怀的地方说,那便是窥伺帝踪,那可是要获罪的。

    言朔沉着脸,一言不发,稍许,却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问道:“皇后也这样做了?”

    王德一怔,随后摇了摇头,“皇后娘娘不曾。”

    王德回答完,发现皇上脸上的怒色非但没有缓和,甚至越发黑沉了一些。

    听到娘娘没有打探皇上的事,皇上怎么还不高兴了?

    难不成皇上还希望皇后娘娘打探不成?

    一直自诩自己对自家皇上主子颇为了解的王德公公,第一次觉得连自己都猜不透皇上的心思了。

    “今日,几位娘娘还在一起笑话了皇后娘娘。”

    王德觉得,那新来的皇后娘娘对皇上来说,还是特别的,不管皇上是否对她上心,但最起码,皇上在新后的身上,是有情绪的。

    所以,王德对新皇后的事,便更加上心了。

    在他看来,作为一个合格又忠诚的奴才,就得先皇上之忧而忧,后皇上之乐而乐。

    “笑话她?”

    言朔的眼底,闪过一丝冰冷,“怎么笑话她?”于是,王德便将今天那四妃说的那些话,原原本本一字不落地复述给了自家皇上听,跟着,又小心翼翼地打量了一下皇上的脸色,发现皇上果真越发不高兴了。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