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7章 言朔番外(20)
    自从有了母后之后,太后发现自己这孙子天天都会往凤羽宫跑,即使是在长寿宫中,也会开口闭口提起母后,连她这个皇祖母都要往后靠了。

    可见那位新皇后还真是深得自己这孙子喜欢,若是能让自己那木头儿子也喜欢的话,太后觉得自己这辈子算是圆满了。

    “刚才母后说要送给儿臣一份礼物。”

    “是吗?”

    “嗯!”

    小言洵连连点头,“母后说过几天完成了就给我。”

    看着孙子眼底绽放出来的光芒,太后一脸欣慰。

    前段日子凤羽宫中个发生的事,她也听说了,但却什么都没问,这是儿子跟儿媳妇两人之间的事,她希望儿子能自己解决,而不需要她这个当母后的出面。

    但心中到底还是好奇,是什么事能让皇后身边一个贴身嬷嬷要去撞墙谢罪,她几番想要问一问皇帝,可斟酌再三,还是打消了那个念头。

    几天后,原本安静的凤羽宫气氛再度微妙了起来。

    原因无他,只因已经冷落了皇后大半个月的皇上又来了,下人们心中忐忑,也不知道皇上是不是又来找皇后麻烦的。

    皇后娘娘也够深居简出的,照理说,应该不会惹了皇上才是。

    “老奴参见皇上。”

    徐嬷嬷在门口跪下,心里想的比下人们更多一些,之前她就一直担心皇长子来凤羽宫的事而引起皇上不满,果真皇上又来了。

    “皇后呢?”

    言朔冷眼睨了徐嬷嬷一眼,倒是一句没有提当日之事。

    “娘娘在内殿,老奴这就进去禀报。”

    “不用了,朕过去找她。”

    言朔冷声阻止了徐嬷嬷,绕过她身边的时候,眼神还冷冷地往她脸上看了一眼,让徐嬷嬷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

    言朔进去的时候,佐昭阳正在专心致志地缝着什么,此时正侧颜对着他。

    窗外的阳光,轻轻打在她的脸上,使得她原本周身那冷清的气质多了几分柔和。

    她的表情十分专注,根本没有注意到他过来了。

    也不知道在缝什么东西,一针一线都格外一丝不苟。

    算起来,他有半个多月没见她了,今日听母后提起她,便鬼使神差地来了这里,便看到了这般安静柔和的她。

    “咳!”

    他掩着唇,轻咳了两声,惊得佐昭阳猛地一颤,手中的针,直直地扎进了肉里,疼得她微微一蹙眉。

    能这样旁若无人地闯入她的寝宫的男人,佐昭阳不用看都知道是谁,只是没想到他会突然来凤羽宫。

    是因为洵儿吗?

    佐昭阳眉心一蹙,已经放下手中绣着的东西,快步朝言朔走来,“参见皇上。”

    言朔的目光,朝她刚刚被针扎过的手上扫了一眼,又不动声色地收回,兀自提步朝房间里摆放着的棋盘走去。

    棋盘上还摆着并没下完的棋局,观棋局,黑白二子不相伯仲,白子略胜一筹,光是那棋局,就十分精妙,可以看出两个对弈之人的棋艺相当之高。

    “你懂下棋?”

    言朔抬眼看向佐昭阳,好似已经忘了之前他是如何斥责于她的。

    “略懂一点,闲来无事便让徐嬷嬷陪着玩一玩罢了。”

    佐昭阳垂眸站在一旁,脸上没有半点洋洋自得的样子,就好似真的只是随手玩玩一般。

    略懂?

    言朔似笑非笑地挑了一下眉,能摆出这样精妙棋局的人,竟然好意思说只是略懂?

    这个女人还真懂得藏拙,在他面前,难道不该好好表现自己最擅长的一面吗?

    “朕倒是没想到那老刁奴还有如此精湛的棋艺。”

    言说这话,乍听像是在讽刺,但言朔却说的是实话,棋局上,白子略胜一筹,但黑子进可攻退可守的棋艺,不管黑子是徐嬷嬷还是白子是徐嬷嬷,都证明那老刁奴的棋艺不差,甚至可以用精湛来形容。

    佐昭阳也分不清言朔这话到底有几分真心几分假意,便只是淡淡地道:“皇上谬赞了。”

    还是那冷清到几乎没有半点温度的样子,跟他刚进门时见到的那个女人截然不同。

    她就这么喜欢冷冰冰地对着自己么?

    他都主动来找她了,她难道不应该表现得高兴一些,热情一些么?

    言朔心下有些气恼,起身便要走,可刚提起脚步,心里却还是被那精湛的棋局给吸引了,提起的脚步重新收了回来,沉着脸,道:“过来陪朕下几盘。”

    “是。”

    佐昭阳走上前去,在言朔对面落座,她的右手边,放着黑棋。

    “臣妾献丑了。”

    佐昭阳抬眼看了言朔一眼,开口道,哪怕是说“献丑”都说得不卑不亢,说是过谦却没有半点矫揉造作,即使言朔有意要排斥她,却也半点找不到让他“找茬”的漏洞来。

    言朔的心里,不免觉得有些挫败。

    看着她捻起黑子,落于棋盘当中,黑色的棋子,衬得她的手指更加得白皙了。

    言朔看了她一眼,见她的目光始终落于棋盘之中,没有朝他看一眼,更别说是露出什么倾慕的眼神来了。

    言朔的心里略有些不高兴,但还是随着她落子之后,跟着上了一子。

    在下棋的过程当中,言朔惊讶地发现这个女人的棋艺比他想象得还要高一些。

    那些棋局,看似一眼就能找到破绽,但那些你觉得是破绽而想要进攻的时候,发现那破绽只是她诱敌深入之计,只是那计设得太过巧妙,当你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

    而更让他觉得好气又好笑的是,当他以为自己要输的时候,她又不动声色地放弃了进攻,给了他反攻的机会,而当他觉得自己要赢的时候,她又开始步步紧逼地反攻。

    好似这棋局就是她主导的战场,她想攻便攻,想守便守。

    围棋,讲究的便是智谋和策略,此时的佐昭阳,就像一个突然被他发现的颇有运筹帷幄之能的将才,越往后,言朔眼底精亮就越是明显。再度抬眼看向佐昭阳,除了刚刚开始落子时她看了自己一眼之后,便再也没有抬眼看过他,言朔不知道这算不算自己太失败,自己的皇后,一个依附自己生存的女人,竟然连个眼神都不愿意给他,他的魅力甚至还比不上一盘棋。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