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8章 言朔番外(21)
    几番较量下来,两人都只是平局,言朔没赢过一局,也没输过一局。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言朔还是不得不承认,他之所以几次都将棋局扳平,是因为这个女人不动声色地让了他。

    难怪那个老刁奴能有那样的棋艺,想来也是这个女人调教出来的棋艺高手。

    言朔的心情似乎并不差,只因他发现了一个可以让自己打发时间的好地方。

    “不下了。”

    最后一句再一次以平局收场之后,言朔沉声道。

    “是。”

    佐昭阳也没有任何失望的反应,一听他说不下了,便放下棋子,在言朔面前站了起来。

    不知不觉间,两人竟然足足下了几个时辰的棋,抬眼看向窗外,天都已经黑了下来。

    徐嬷嬷在外面担忧了许久,见里头依然没什么动静,才慢慢放心下来,眼见着晚膳的时间到了,皇上还没出来,徐嬷嬷心里又急了。

    佐昭阳陪着言朔从里头出来,心想着这尊大佛总算是要走了,下意识地便长长松了口气,恰巧遇上言朔转头看她,她那松口气的表情还未完全收回,便尽数落入了言朔的眼中。

    他的存在给她这么大的压力么?

    看她的样子,是巴不得他赶紧离开,是吧?

    言朔的心里,又开始没来由地气恼了起来,忽地开口道:“下次下棋的时候,要想让朕便干脆让朕赢,不想让朕,就直接点让朕输,这一会儿攻,一会儿退,耍着朕玩么?”佐昭阳一愣,诧异地抬眼,对上了言朔微愠的目光,可除了诧异之外,面对言朔扣下的大帽子,佐昭阳也没半点慌乱,只是下跪,冷清地辩驳道:“臣妾不敢,臣妾只是棋艺不精,给了皇上机会罢了,哪有

    什么让不让的。”

    她的声音淡淡的,就是这样冷冷清清,软硬不吃的样子,才让言朔更加恼火,可偏偏,这怒火对上她,就像是一个拳头砸在了棉花上,什么力道都没了。

    “哼!”

    他看着佐昭阳,冷哼了一声,继续提步往外走。

    到了厅中,见他并没有往外走的意思,只是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对下人道:“传膳吧。”

    佐昭阳一愣,原本冷清的脸上多了几分诧异,下意识地开口道:“皇上要在这里用膳?”

    “怎么?皇后不欢迎?”

    言朔抬眼看她,板着脸问道。

    “不……不是,只是臣妾这里的食物太过随意,怕皇上您不爱吃。”

    佐昭阳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言朔给她的压迫感实在太强,下棋的时候,她过于专注,才无视了那样的压迫感,可这会儿,整个人回了神,那种压迫感便又来了。

    她不想承认,自己确实是不欢迎言朔在这里,不然这一顿饭下去,她怕是难以消食。

    他不是厌极了她吗?为什么在这里下了半天的棋还不够,还要留在这里用晚膳?

    佐昭阳的眉头,越皱越紧,因为太过苦恼而没注意到某位帝王的视线一直停在她的脸上,自然也将她越皱越紧的眉头看在眼里。

    果真是不欢迎他么?

    言朔在心里冷哼,也不知道哪来的不对劲,非要让她不痛快,她不欢迎他,他就偏偏留在这里。

    “朕倒是不知道,堂堂皇后的饮食,还能随意到让朕吃不惯。”

    视线扫向殿中的下人,道:“传膳。”

    皇上大人执意留下吃饭,佐昭阳只能放弃抵抗,随着言朔走向偏厅用膳的地方坐下。

    膳食上来了,下人们显得战战兢兢,原因无他,皇后娘娘确实没骗皇上,凤羽宫的膳食真的很随意。

    佐昭阳没想到言朔会来凤羽宫,更没想到他会留下用膳,因而,她在吃食上并不讲究,都是一些她从前在诛玄国爱吃的家常小菜。

    诛玄国四面环海,湿气重,因而他们吃的食物都偏辣,用辣子除湿气。

    而靳都这边的饮食则偏清淡,以养生为主,因而,佐昭阳的吃食,都是徐嬷嬷在小厨房亲自给她做的。

    想着反正皇上也不会留下用膳,公主自己吃吃也没什么大问题,可万万没想到,皇上会留下来。

    言朔看着桌子上那“随意”的菜肴,每一盘菜上面,都放着不大不小的红色辣子,他的表情有些古怪。

    他吃不得辣,记得几年前去了一次靖王府,正好遇上皇叔亲自下厨给九婶做菜吃,九皇叔那样纡尊降贵的人亲自下厨做菜,他怎么能不尝一尝。

    结果,他就吃了几口,便被辣得喉咙整整痛了好几日,回想起舌尖上好似被放在火上炙烤的辛辣,言朔这会儿还有些浑身僵硬。

    佐昭阳也注意到了言朔那僵硬的表情以及那表情各种变换的俊脸,心下也有些忐忑。

    “臣妾这就让人撤了,让御膳房那边重做吧。”

    她更想说,皇上,您赶紧回您的承德宫用膳吧,这里不欢迎你。

    但是她不敢说,只能硬着头皮,命人将膳食撤下。

    看着女人眼底那一副“我不欢迎你,更不欢迎你吃我的菜”的表情,言朔那一股气又上来了,在下人们准备撤下盘子的那一刻,他又开口道:“不用了,就这些吧,朕不是挑食的人。”

    皇帝都这样说了,佐昭阳哪里还敢多说什么,心里只是叹气,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让这位皇帝这么不顺眼,存心让她吃顿饭都食不下咽。

    往日,佐昭阳都是跟徐嬷嬷一起上桌吃饭的,今日皇帝在场,徐嬷嬷自然不敢上桌。

    桌子上放着四五个家常菜,色泽鲜艳,看着还颇有食欲。

    佐昭阳见言朔不介意,也就没再多说,拿起筷子,兀自吃了起来。

    她吃饭的动作不大,也有身为皇后该有的优雅,但言朔发现她吃饭的速度极快,他一边吃着饭,一边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她。

    实在好奇她怎么能在这样优雅的动作之下,还能将膳食这么快就吃完。甚至,看着她吃得那般津津有味的样子,言朔竟然不由自主地也多了几分食欲,甚至忘了面前这些家常菜里头都放了他尝过一次之后便避如猛虎的辣子。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