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9章 言朔番外(22)
    夹了一口辣子炒鸡肉放进嘴里,刚嚼了一下,那刺激着舌尖仿佛如火烧一般的滋味让他呛得差点咳嗽起来,开口便要喊人倒水。

    可一接触到对面那女人投过来的目光,到嘴边的话,硬生生地咽了回去。

    端起碗,狠狠地扒了几口,谁都没注意到皇上大人端着饭碗的手,用力得仿佛要将那碗给掰成两半。

    米饭的温度,混着舌尖上的辣味,让言朔觉得自己的舌头好似都烫得麻木了一般。

    佐昭阳吃了一会儿,眼眸下意识地往言朔那边看了一眼,见他的额头上,鼻尖上,以及人中附近都深处了密密麻麻的汗珠,还有端着碗时恨不得将碗掰成两半的样子,心里叹了口气。

    明明不能吃辣,还非要在这里膈应她,他已经看自她顺眼到宁可逼着自己吃辣也让她吃饭不安生的地步了?

    佐昭阳顿时有些食不知味了,看言朔的眼神还隐隐带着几分同情之色。

    接触到了从自己对面投过来的目光,言朔握着筷子的手,紧了紧,抬眸朝她望去,果然撞见了那女人还来不及收回去的目光。

    而他,竟然在那样的目光中,看到了该死的同情!

    这个女人竟然在同情他!

    佐昭阳万万没想到言朔会抬头,她还来不及收回目光,便被言朔给抓到了,心下一慌,果然,对面的男人已经沉下脸来,一脸的不虞。

    见他重重地放下碗筷,碗筷与桌面的撞击声,吓得边上伺候的下人们一个个都跪了下来。

    佐昭阳也跟着跪下请罪,眼角的余光看到那一道明黄色的身影正气呼呼地从偏殿离开,等到再也不见任何声响,佐昭阳才起身,轻轻叹了口气,“真是委屈他了。”

    徐嬷嬷:“……”

    众下人:“……”

    皇上自己非要吃,怎么叫委屈他?她看皇上自己作!

    徐嬷嬷在心中暗自腹诽道,当然,也只是腹诽而已,她可不敢当面说出来。

    一路回到承德宫,才听言朔道:“给朕倒杯凉水。”

    急促的语气中还透着被辣子辣过之后的沙哑。

    “是。”

    王德一面给言朔倒水,一面担忧地看着他,皇上大概也许八成可能肯定是被辣坏了。

    尤记得当年在靖王府……

    算了,不说了,说多了那都是皇上的泪,没想到啊没想到,皇上竟然还没有吸取教训。

    这是存心给皇后娘娘不痛快,还是给皇上他自己不痛快。

    王德在心里叹了口气。

    就在四妃听说皇上又去了凤羽宫而焦急不安地想方设法要吸引皇上注意的时候,皇上又连续好几天没去任何地方了。

    “敢情皇上除了凤羽宫,就真不打算去任何地方了吗?”

    德妃是最按耐不住的,原以为那一次佐昭阳就失宠了,没想到就算她被皇上冷落了,皇上都没有去任何一个后妃那里。

    但是,既然五个人都不得皇帝青眼,她们心里还平衡一些。

    可皇上再找女人的时候,又是佐昭阳那边,这算什么?

    “难不成皇上封了我们四个为妃就是当摆设堵住朝臣的嘴吗?”

    淑妃李勤儿也坐不住了,如果一直这样下去,她只能孤独终老了。

    “你们不是最近四处在打探皇上的喜好吗?怎么还不派上用场?”

    良妃掩着唇,嘻嘻一笑,眼底带着几分看戏般的讥诮。

    贤妃侧目,朝她看了一眼,冷笑了一声,道:“说的好像你什么都没做似的,都是一条船上的人,装什么清高。”

    “你……”

    良妃狠狠瞪了她一眼,到底什么都没说。

    “行了,别吵了,如今皇上看都不看我们一眼,你们不想办法,还吵这些有的没的做什么?”

    淑妃不耐烦地拧起了眉。

    当初她被封为四妃的时候,姐姐就没少嫉妒她。

    当初姐姐跟着庞月秋她们没少给云娇容添堵,心里可劲儿地巴望着皇上。

    可那个时候,云娇容没死,皇上心里只有云娇容,姐姐的年纪也大了,自然不能耗着等皇上。

    结果,她出嫁没多久,皇上便开始选妃了,两人虽是一母同胞,却并非一条心,平时没少攀比。

    尤其是,姐姐嫁了一个五品中郎将,而她却成了皇上的女人,那种优越感,是谁都没办法理解的。

    如果让她知道,皇上根本不曾碰过她,甚至连话都不曾跟她说过一句,还不知道怎么嘲笑她呢。

    越想,淑妃的心里就越是不甘,她是该想办法了。

    这天,言朔如往常一般,下完朝便去长寿宫请安,再回去处理政务。

    淑妃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了皇帝的行踪,在皇帝经过御花园的时候,婀娜地出现在他面前,娇滴滴地行了个礼,“臣妾参见皇上。”

    “嗯。”他冷冷地应了一声,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看淑妃,淑妃自是不甘心,大着胆子,赶忙叫住了他,“皇上,臣妾一直仰慕皇上才华,今日有幸能在这里遇上皇上,臣妾正巧在此处设了棋盘打发时间,不知皇

    上可否指点臣妾一二?”

    淑妃说着,双眼期盼地看着言朔,眼底波光流转,一言一行都带着有意无意的风情。

    一旁的王德悄悄地抽了一下嘴角,淑妃娘娘当皇上是傻子么,大白天在皇上必经之路设了个棋盘,还好意思说凑巧。

    想来这几位娘娘最近没少花精力,不但让她们打听到皇上好弈,还让她们打听到皇上每天会经过这里?

    下面那群小崽子得好好教育教育了,皇上的行踪也能随便透露?

    若是遇上别有用心的刺客怎么办?

    言朔岂会不知道淑妃心里打的什么主意,冷眼瞧了她一眼,正欲提步离开,随后又不知想到了什么,竟然在淑妃期待的双眸中,应了下来,“好。”

    得到言朔的应允,淑妃的眼眸蓦地亮了一下,想来自己今日的精心打扮是引起皇上的注意了。

    淑妃心下暗喜,美滋滋地跟在言朔身后进了边上的凉亭。凉亭内,早早地放着一个棋盘,言朔在棋盘前坐下,拿起黑子,便在盘中落了下来。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