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3章 言朔番外(26)
    言朔才跨进后院,便听到徐嬷嬷那不安的声音,传了过来。

    抬眼望去,主仆二人正坐在院子里,面前放着一个棋盘,正在对弈。

    比起徐嬷嬷一脸的焦心忐忑,佐昭阳却显得格外得从容和漫不经心,红唇微微弯起一个小小的弧度,道:“我就是担心皇上会有这样的想法,才特地叮嘱洵儿不要说是我送的,洵儿肯定不会出卖我的。”

    说起那个粉雕玉琢,聪明可爱的继子,佐昭阳脸上的笑意加深了几分,隐隐带着几分柔和。

    言朔站在暗处,听着佐昭阳的话,眼睛微微眯起。

    还真是被他猜中了,这个女人真是不屑讨好他。

    只听徐嬷嬷轻笑了一声,道:“殿下毕竟年纪小,万一说漏嘴了呢,公主您可是跟他说自己不想给皇上绣荷包才不想让皇上知道您送了殿下礼物,殿下要是把这话说给皇上听了,这可如何是好。”

    言朔扬了扬眉,目光投在佐昭阳的脸上,见她落子的动作,顿了一顿,那原本云淡风轻的脸上,露出了几分担忧,“应该不会吧?”

    想了想,她又宽慰自己道:“不过一个借口罢了,皇上知道了也不会当真。”

    言朔骤然觉得,自己在这个女人眼底的分量轻得还不如他的儿子,每一次来这里,心中的挫败感便会又往上叠高了一些。

    “咳咳!”

    觉得墙角听够了,言朔咳嗽了两声,引得那主仆二人猛然转头朝他看过来。

    两人赶忙从棋盘前站起,快步走到言朔面前,“参见皇上。”

    “你下去吧。”

    言朔对徐嬷嬷开口。

    “是,老奴告退。”

    徐嬷嬷不安地朝言朔看了一眼,又看了看佐昭阳,心中忐忑不已。

    不知道刚才她跟公主说的那些话,皇上有没有听到。

    皇上也真是的,怎么老喜欢听墙角,以后她们说话真得小心点了。

    佐昭阳也同样皱着眉,也不知道这堂堂一个皇帝,老喜欢听墙角有意思吗?

    她偷偷地朝言朔看了一眼,却撞上了言朔朝她投来的目光,心下一惊,赶忙将视线收了回去。

    言朔的唇角,不动声色地弯了弯,兀自上前,也没提荷包的事,在棋盘前坐下,“陪朕下几盘。”

    “是。”

    佐昭阳见他面色尚可,想来应该是没听到刚才她跟嬷嬷说的话,心里松了口气。

    言朔看着她慢慢收拾棋盘上的棋局,尽管只看了一眼,他便看出那精心布置的棋局,心中不免惊叹。

    难怪上一次会不知不觉跟她足足下了几个时辰的棋,不得不承认,这个人的棋艺让他不由自主地深陷其中。

    “皇上请。”

    佐昭阳的声音,打断了言朔的思绪,他执起黑子,正要落下,随后又想到了什么,对佐昭阳道:“朕今晚要在这里用膳。”

    佐昭阳一愣,眉头本能地一蹙,很明显是不欢迎言朔的,尽管那皱眉的动作很快便收了起来,言朔还是看到了。

    心下不虞,却又当做没看到,不是不欢迎他么?他偏要留在这里。

    不但晚膳要在这里,睡觉也要在这里!

    佐昭阳心中虽然不愿,可还是点头应下,命人准备今晚皇上常用的膳食。

    佐昭阳重新在言朔面前落座,开始专心下棋,根本没有要没话找话的心思,反倒是言朔,不喜欢被她这般忽视,一边落子,一边开口道:“朕今早收到了你父亲的国书,要派人来看看你,你觉得如何?”

    佐昭阳捏着棋子的动作,顿了一顿,手上的力道却下意识地收紧了。

    抬眼看向言朔,原本就没有波澜的眼底,此时已经是一片冰凉之色,“皇上觉得有这个必要,那便来吧。”

    来看她?无非就是来试探试探她在东楚的身份对整个诛玄国有没有利益可言罢了。

    佐昭阳眼底的冰冷和讽刺,尽数落入言朔的眼中,他突然有些好奇这个女人在诛玄国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位子。

    一个远在异国他乡的女子,听到自己国家来人了,难道不是该高兴吗?

    她的反应不但平静,眼底的冰冷甚至有些刺骨,连他看了都觉得遍体生寒。

    “你不喜欢看到他们?”

    没来由的,他下意识地问出口,佐昭阳眼底的寒意尚未褪去,也没看他,只是淡淡地道:“没那个必要。”

    自佐昭阳嫁过来以来,她在自己面前虽然没有什么热情,但该有的礼数从不曾废,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她跟他说话时,语气生冷,周身好似都长着刺,不愿意让人近身刺探。

    言朔下意识地蹙了一下眉,看了她一眼,没有再多问,视线投向棋盘,专心下棋。

    跟上一次不同,这一次,他明显发现佐昭阳这一次落子来势汹汹,每一步都要将他步步逼紧,不给他任何还手的机会。

    直到最后将他逼入死局,输得……还挺惨。

    “皇上还要下吗?”

    佐昭阳看向他,眼底依然冷冷冰冰的,他甚至在她的身上,察觉到了一丝攻击性。

    是因为他提到了诛玄国吗?她在诛玄国又有什么样的经历?

    言朔心里突然好奇起来,而她眼底那带着侵略性的冰冷,非但被让他感到愤怒,甚至心头竟然有一丝丝陌生的钝痛感冲上来。

    “不下了。”

    言朔将棋子往桌子上一扔,视线投向她,道:“说起来朕对诛玄国还不甚了解,皇后能跟朕说说么?”

    佐昭阳似乎在隐忍着什么,原本冰冷的眼底顺便被一抹充满恨意的猩红所取代。

    可佐昭阳到底还是能控制住自己的脾气,没有做出什么激动的事情来,可比起往常,身上的侵略性还是重了一些。

    “不过就是东楚的手下败将而已,皇上需要了解什么?”

    她眼神冰冷地迎向言朔,笑问道,可那笑容却是不达眼底的,甚至,言朔还在这笑容当中,看到了她竭力压住的怨恨。

    “皇上若是不愿意下棋,不知道还需要臣妾做什么?”

    佐昭阳看着言朔,问道。这是言朔第一次在佐昭阳的身上感受到那般强烈的情绪,又见她这般平静地对着自己,言朔发现自己第一次对着她说不出话来。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