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5章 言朔番外(28)
    “是啊,皇上,您陪我们聊聊天好不好?臣妾等人进宫数月,始终未曾得见圣颜,还请皇上垂怜我们姐妹几人的拳拳之心。”

    贤妃也跟着凑上前来,“卖惨”道。

    言朔的眉头因为烦躁而皱紧了,第一次尝到了搬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正要将面前几人喝退开来,抬眼便见佐昭阳唇角微微抽/动,原本冷清的脸上竟然透出了几分幸灾乐祸。

    言朔的眼眸眯了眯,她想事不关己地看戏,他怎么可能如她愿。

    甩开面前放肆拽着自己衣袖的几双手,斥道:“朕在跟皇后散步,你们看不见吗?还不给朕退下!”

    佐昭阳没想到言朔会把她拖下水,原本微微弯起的嘴角瞬间僵在了脸上,朝他投来视线。

    而那四妃像是刚刚看到佐昭阳一般,脸上表情各异,但是眼底那越发浓烈的嫉妒却是根本没有想过要掩饰。

    “臣妾参见皇后娘娘。”

    “我等刚才只注意到皇上,还请皇后娘娘恕罪。”

    “是啊,皇后娘娘,您刚才不说话,我们都没注意到您呢。”

    熊熊燃烧的妒火,烧得她们失了理智,明知面前这位是皇后,她们还敢当着皇帝的面夹枪带棒地怼她,言语间没有半分尊重。

    佐昭阳也不介意,唇角微微上扬,“无妨。既然皇上有四位妹妹陪着了,那应该不需要臣妾了,臣妾告退。”

    说完,在言朔面前行了个礼,便转身退下了。

    就在她转身之际,手却被言朔给握住了,宽大温暖的掌心,握住她纤细的手腕,让佐昭阳的身子,僵了一下,耳边传来言朔带着不悦的嗓音,“皇后这是打算把朕丢在这里不管了?”

    “不是有四位妹妹在吗?”

    佐昭阳看着言朔,无辜地眨了眨眼。

    一边是四双期待的目光,一边是对他毫不在意的冷清星眸,言朔的心里,染上了几许玩味。

    手上一用力,佐昭阳被他轻易地拽进怀中,“朕只要皇后陪着。”

    温柔带着磁性的嗓音,伴随着那温柔似水的目光,在月色下显得更加动人,仿佛一缕清风,缓缓拂过女人们的心尖,让她们禁不住脸红心跳。

    可偏偏这脸红心跳的人唯独少了佐昭阳这个当事人,她依然用一双清明冷淡的目光,静静地看着言朔,对着言朔意味不明地扬了扬唇角。

    以为她不知道么?存心给她树敌么,就这样想让她不痛快。

    留在凤羽宫用膳还不够,在他四个女人面前还装模作样给她拉仇恨?

    如佐昭阳所料的那样,四妃因为言朔这温柔多情的模样而脸红心跳,却也因为这样的温柔多情不是对着自己而对佐昭阳更加嫉妒了。

    那几双如利刃的眼眸,停在佐昭阳的脸上,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

    “皇上~”

    德妃不甘心,见言朔这般温柔,也开始壮着胆子撒娇道:“您平时都去皇后姐姐那边,也抽点时间陪陪臣妾嘛。”

    那娇滴滴的嗲音,听得佐昭阳浑身一颤,被言朔攥紧的手腕挣扎了几下想要抽回,却被言朔用力拽着,不能动弹。

    见言朔不语,德妃壮着胆子,还想开口,却在下一秒,接触到了言朔冰冷到几乎没有半点温度的眼神,“朕去哪里还需要跟你交代不成?谁给你的胆子在这里抱怨朕!”

    一声喝厉,吓得面前三人皆跪了下来,德妃被吓到了,见那三人跪下,这才缓过神来,也跟着下跪请罪。

    想不通明明刚刚那那样柔情似水的男人,怎么转眼间就变得这般冷酷无情。

    难道皇上的温柔,只给云娇容吗?

    而佐昭阳因为长得像云娇容便有那样得天独厚的待遇。

    德妃心里是不甘心的,不,四妃的心里都不甘心,但是她们不会像德妃这么蠢,这么直接表现出来。

    “还不滚!”

    四妃心里犹自不甘,可哪里还敢多说什么,赶忙起身退下。

    等到四妃离开之后,言朔的手都不曾松开她,佐昭阳皱了一下眉,开口提醒道:“皇上,人都走了,您就算要给臣妾树敌,也该松开了。”

    佐昭阳这样一说,言朔才意识到自己竟然一直拉着佐昭阳没松手,听她话中带着的淡淡的嘲讽,他心里一沉,眼底也隐约流露出了几分不悦。

    “怎么?在皇后的眼中,朕在意你,便是给你树敌?”

    他冷笑了一声,眼底多了几分讽刺,“别的女人可不会因为朕的在意而像你这样表达不满的。”

    佐昭阳淡笑着挑了一下眉,“难不成皇上刚才那些行为,真的是因为在意臣妾吗?皇上可真会开玩笑。”

    她扬了一下眉,黑白分明的眸子里,多了几分俏皮,只是一瞬,那抹俏皮便消失不见了,好似刚才言朔看到的只不过是她眼花罢了。

    面对佐昭阳的反问,言朔回答不出来。

    若说在意,他也觉得可笑,佐昭阳在他心里,根本就没存着半点位子,可若说不在意吧,刚才她主动提出要离开的时候,他心里竟然有些许失落。

    自从娶了这个女人,他一直都知道是因为容儿,因为她像极了容儿,他娶她,为的只是从她身上找到些许慰藉。

    可这期间,却又隐约觉得有些不同了,这样的不同,让他迷茫又让他懊恼。

    “不管朕是因为在意你,还是存心给你树敌,你既然成了朕的皇后,就该承担起一切朕给你的东西。”

    他冷着脸,厉色道。

    佐昭阳依然神色淡淡,面对他突然沉下来的脸色,她并无任何失望的情绪,只是屈膝应下,“是,皇上开心就好。”

    就是佐昭阳这副对什么都浑不在意的样子,让言朔心中有一团无名之火开始不停地往上窜。

    “哼!”

    一声冷哼过后,他拂袖一甩,怒而离去,只留下佐昭阳静静地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半晌,轻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君心难测啊。”

    长叹一声之后,她转身往凤羽宫走去。今晚的言朔,让她觉得莫名其妙,好端端地要她陪着出来消食,这是存心让她不自在,还是让他自己不自在。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