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6章 言朔番外(29)
    凤羽宫中,徐嬷嬷焦急地等在宫门口,见她回来,才松了口气,赶忙迎上前去,“公主,皇上没对您怎么样吧?”

    “没事。”

    佐昭阳拍了拍徐嬷嬷的肩膀,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笑容。

    “皇上今日是怎么了?往常那般厌恶您,怎么还让您陪着出去散步,还真是把老奴给担心坏了。”

    “谁说不是呢。”

    佐昭阳淡淡地叹了口气,同样想不明白言朔的做法,权当是他吃饱了撑着存心给她找麻烦吧。

    几日后——

    将最后一本奏章处理完,言朔从书桌前站起,提步往书房外走去,视线却在触及被他放在书桌旁的那册子时,停了下来,伸手将它拿过,重新翻开看了一眼。

    这是诛玄国国王佐铭臣送来的国书,说是仰慕他这个大天朝的皇帝,想要派人前来拜见,又因思念女儿佐昭阳,担心她在诛玄国不习惯而想派人来看望看望她。

    想起那日佐昭阳在听到他提起诛玄国要派人来东楚时她当时的反应,言朔眯起了双眼,翻着那册子,若有所思了起来。

    稍许,才在那国书上批了什么,跟那堆批阅好的奏折放到了一块。

    诛玄国使臣进京拜见的消息,在几天后便传遍了整个京城,这本就不是什么秘密,很快,整个皇宫上下都传遍了。

    大家都在议论这是皇后娘娘的娘家人过来了,说是来看看皇后娘娘在东楚是否过得习惯,看来诛玄国的国王真的很在意皇后娘娘这个嫡长女呢。

    这个消息,自然也会传到佐昭阳的耳中,此时,她的手上翻着一本书看着,眼底却是冰凉一片。

    “公主,您说国君他这次派使臣来东楚,到底干嘛来了?”

    佐昭阳冷笑地勾了勾唇角,放下手中的手,目光幽深地望着窗外,“管他什么用意,他若想动什么歪心思,言朔也不会让他得逞。”

    她倒是宁可他动些歪心思,到时候她母后的仇,或许就得报了。

    “诛玄那边这次派来的使臣是什么人?”

    御书房内,言朔看了一眼面前的几位大臣,随口问道。

    “回皇上,是诛玄的二公主佐明玥以及护海大将军卫情深。”

    “卫情深?”

    言朔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眸色一凛,“卫将军?”

    他眯起了双眼,敛去了眼底的异色,而面前的几位大臣不知道言朔为何特地提起这个人,心下也有些好奇。察觉到言朔似乎对着卫将军很是感兴趣,便有意在言朔面前卖弄道:“这卫将军是几年前被提拔上去的大将,在军中和诛玄朝中都颇有威望,是个极为年轻的少年名将,是当年诛玄的护国大将军卫凉之子。

    ”

    卫凉,这个名字在诛玄国甚至周边各国名气都不小,是诛玄的一代名将。

    当年,佐铭臣有胆子挑衅东楚,很大一个原因也是因为手下有卫凉那样一个运筹帷幄的名将。

    就是当年十七岁的靖王带兵过去讨伐,也是费了不少手段才在卫凉手上赢了那场战。

    这个卫情深是卫凉的儿子?

    言朔眼底的暗芒又深了几许,没人知道皇上心中在想什么,但是他们隐隐地在皇上的眼底察觉道了几分敌意。

    难不成这卫将军得罪过皇上不成?

    凤羽宫——

    “什么?这次的使臣是卫将军?”

    佐昭阳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有些意外。

    来东楚朝见而已,佐铭臣派卫将军来做什么?

    “大概是皇上担心二公主中途遇险,让卫将军负责护送吧。”

    徐嬷嬷冷着脸,面无表情地这般猜测道,语气中却不乏浓浓的讽刺。

    佐昭阳一听,淡淡地笑了,“也是啊,佐明玥来了,他当然得派个武功高强的人护送了,只是没想到一个庶女罢了,还出动卫将军。”

    是啊,庶女罢了,可那个庶女确实她父君的心肝宝贝,她这个嫡长女根本不能比。

    当日言朔跟她说诛玄那边要来人的时候,她便料到言朔肯定会同意的,只是使臣的人选却是让她没想到的。

    竟然是卫将军和佐明玥。

    “二公主一介女流,她来东楚当什么使臣?”

    徐嬷嬷冷笑了一声,语气中毫不客气的不屑。

    佐昭阳垂着的眼皮,因为徐嬷嬷这话而动了一下,很快便明白了。

    “还能来干什么?听说我当了皇后,自然也想来和亲的。”

    “什么?”

    徐嬷嬷眼底一惊,“她还要不要脸,在诛玄挤兑您还不够,都来东楚了,她还阴魂不散!”比起徐嬷嬷激动的样子,佐昭阳却是满不在乎的一笑,“放心吧,嬷嬷,这里是东楚,可不是诛玄,我是东楚的皇后,也不是诛玄那个谁都可以踩上一脚的嫡公主,佐明玥若还以为她敢在我面前放肆,那我

    自会让她好看!”

    话音落下,佐昭阳眼底已经蒙上了一层寒霜,可一抹微不可查的杀意。

    见佐昭阳这副模样,徐嬷嬷心里有些担忧,“公主,见到二公主您一定要保持冷静,怎么说她这一次是代表诛玄的使臣,若是您对她做了什么,皇上怕也会不高兴。”

    诛玄虽是小国,没本事跟东楚对抗,可二公主是国君心尖尖上的女儿,若是在东楚出了事,影响了两国边界的安宁,东楚这边自然也会怪到她这个皇后身上来。

    公主好不容易摆脱了那个地方,她不希望她还活在过去的泥沼当中。

    佐昭阳没说话,眼底却是一片猩红。

    皇长子生病了,在冬春交替之际,染上了风寒,整个长寿宫上上下下,都急出了一身汗。

    谁都知道皇长子从娘胎里带出了病气,一直被名贵的药材养着,才有了如今的样子,可一旦他生病了,情况会比常人严重许多。

    因而照顾皇长子的人都非常得小心,丝毫不敢有半点的怠慢。

    “陆先生,洵儿他如何了?”“回太后,皇长子的身体比常人要弱一些,感染了风寒自然情况会比常人严重一些,不过太后请放心,只要好生照顾,殿下的烧退了便无碍了,草民已经开了药让人去熬了,过几日殿下便会好。”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