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7章 言朔番外(30)
    “那哀家就放心了。”

    “草民回太医院再配些药给殿下随身携带着,往常也可以帮着提高一些对风邪的抵抗力。”

    “也好。”

    陆元和离开之后,言朔便赶过来了,“母后,洵儿他如何了?”

    英俊不凡的脸上,那是担忧。

    “陆先生来看过了,开了一些药,说是烧退了便没事了。”

    太后回答道,目光一脸忧心地看着床上脸色苍白的小孙子,眼底满是心疼。

    “父皇……”

    小家伙看到言朔过来,无神的眼底,微微一亮。

    “洵儿乖,父皇在这里陪你,你乖乖听话,早点好起来,父皇陪你蹴鞠,好吗?”

    “好……”

    小言洵低低地应了一声,即使声音听上去很是继续弱,可其中的欣然之色却不曾掩饰。

    “父皇,母后来看儿臣了吗?”

    母后?

    言朔愣了一下,很快便意识到儿子说的是佐昭阳。

    他知道儿子喜欢那个女人,却不知道他竟然这般依赖她,望着儿子眼底的期待,他只能小声安抚道:“母后马上就来了,父皇出去看看。”

    “好。”

    从床边离开,对着儿子是那温柔又富有耐性的样子,已经凛下,他走到门外,对王德道:“去叫皇后过来。”

    “是。”

    王德正欲往外走,便看到佐昭阳急匆匆地进了长寿宫的大门。

    王德脸上一喜,“皇上,皇后娘娘来了。”

    “娘娘,您来得正好,殿下正吵着要您呢。”

    “嗯。”

    佐昭阳应了一声,直接绕过言朔,往内殿走去。

    言朔and王德:“……”

    王德:皇后娘娘这是把皇上忽略得太彻底了吧?

    言朔:很好,看在洵儿的面上,朕不跟你计较。

    沉着脸,他转身欲往里头走,便看到德妃等四妃也一脸焦急地从长寿宫门外快步进来。

    同样一脸的急色,为什么他觉得佐昭阳表现得就很正常,这四个女人就这般做作?

    言朔蹙了一下眉,冷着脸,道:“拦着她们,别让她们进去打扰洵儿休息。”

    落下这话,他已经朝里头进去了。

    进了内殿,便听到儿子那低低的笑声从里头传来,在病中还笑得这么开心,这个佐昭阳还真是有点办法。

    言朔看着坐在床边那个女人纤瘦的背影,神色复杂。

    “洵儿乖乖休息,母后在这里陪你。”

    “母后一直陪着我吗?”

    “对,一直陪着,等洵儿醒来的时候,就能看到母后了。”

    “好,那我睡了哦。”

    “嗯。”

    太后看着面前这对“母子”,虽然不是亲生,可两人相处的样子却让她感到无比得欣慰。

    转头看向站在门口神色复杂的儿子,太后在心里叹了口气,走到他身边,“皇儿,我们先出去吧,这里有昭阳陪着洵儿就好。”

    言朔看了太后一眼,点了一下头,又朝佐昭阳扫了一眼,这才随太后走了出去。

    从内殿出来的时候,太后便发现自己的儿子一直沉着脸不说话,而这个情况,似乎是儿媳妇过来的时候。

    太后饶有兴致地挑了一下眉,到底是从自己腹中爬出来的儿子,太后对言朔还是有些了解的。

    不管怎么说,这孩子对昭阳还是有些特别的,最起码,他对昭阳是有情绪。

    太后的目光,朝着殿门外候着的几个女人扫了一眼,眼底是一片意味深长。

    “怎么了,皇上?这是谁惹你不开心了?”

    太后笑着开口,明知故问道。

    言朔的表情僵硬了片刻,随后沉沉地应了一声,“没谁,朕只是在担心洵儿的病情罢了。”

    该死的,他竟然因为那个女人无视他而从她进门开始一直气到现在!

    言朔的心中无比恼火,想要发泄,偏偏还有不知趣地在这个时候往枪口上撞。

    “王公公,我等只是担心皇长子的病情前来探望,你这样拦着我们是何意?”

    “是啊,王公公,虽然你是皇上身边的人,可我们是皇上的妃子,身份可比你贵重多了,你想干什么?”

    “……”

    那不消停的四妃,在外面一个接着一个斥着王德,那骄傲如孔雀的模样,好似她们是皇上的宠妃一般。

    听着殿外的声音,太后无奈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这后宫之中,最不需要的便是这般愚蠢至极的女人。

    “让她们进来吧。”

    随着太后这一声音响起,外面的几个女人面上一喜,直接伸手将王德往边上一推,便提步跨了进来。

    见言朔也在厅中,几人面上一喜,争先恐后地往言朔面前窜。

    可到底知道这里是太后的长寿宫,她们也不敢太失礼,冲到言朔面前之后,便屈膝行礼,“臣妾参见皇上,参见太后娘娘。”

    言朔有些反感地拧起了眉,走到太后身边的位子坐下,跟她们拉开了一点距离。

    女人多了真是心烦!

    言朔又一次感到了搬石头砸自己脚的压力了。

    “都免礼吧。”

    太后见儿子沉着脸一脸头疼的样子,幸灾乐祸地弯了弯唇,对四妃抬了抬手,“坐吧。”

    “谢太后!”

    “谢太后!”

    “……”

    四妃以此起身,虽然是在对太后道谢,目光却是带着希冀地停在言朔的脸上,希望他能朝自己看一眼。

    可由始至终,言朔都垂着眼睑,没给她们施舍半个眼神。

    四妃的脸上,失望隐隐溢出,又带着几分不敢表露出来的不甘。

    “太后娘娘,臣妾听说皇长子生病了,心中焦急万分,寝食难安,便想来探视探视,不知殿下现在如何了?”

    见皇帝陛下始终没有看自己一眼,到底还是有人聪明得想要用别的事引起皇上的注意。

    良妃从言朔脸上收回视线,一脸忧心地看着太后,紧锁眉头都不忘凹造型的样子,太后摇头在心里叹了口气。

    来探望洵儿是假,借机勾引皇帝才是真的吧。

    事实上这样做也没有本质上的错误,后宫的女人,哪个不是靠着皇帝的宠幸过日子的,这样卖力的表现也算不得什么错。但是借着探视皇长子的名义,这就让太后不高兴了。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