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8章 言朔番外(31)
    “你们有心了,洵儿如今已经睡下,还是不便探望,你们就先回去吧。”

    闻言,众妃脸色一沉,想到佐昭阳就比她们早了一步进去,若不是外面那个死太监拦着,她们又怎么会见不到他。

    尽管内心不是真的来探视那个孽种,可在皇上面前,她们的戏还是得做足的。

    “可臣妾看皇后娘娘都进去了。”

    无脑的德妃最是沉不住气,听太后这么说,立即便开口反驳道。

    太后的脸色,往下一沉,原本还算和蔼的眼底,瞬间闪过一丝厉色。

    “放肆!”

    一直未曾出声的言朔,在德妃敢这般顶撞太后之时,厉声道,吓得德妃和其他三个妃子都吓了一跳。

    “平凉侯的家教就是把你教出来这般顶撞太后的?”

    德妃谢环环被吓得不轻,刚才她也不过是因为心里不甘便控制不住地说出了口,经皇帝这么一训斥,才意识到自己刚才那话分明就是把太后给得罪了。

    德妃吓得赶忙跪了下来,对着言朔便磕头请罪,“臣妾该死,臣妾并非有意顶撞太后,请皇上恕罪,请太后娘娘恕罪!”

    太后阖着眼不说话,这样愚蠢的女人,在后宫之中是活不长久的,什么话都敢往外说,要是不给她点教训,少不得以后就会被有心人给利用上了。

    “并非有意?你的心里难道不是觉得太后有心偏袒皇后?”

    言朔冷哼了一声,这话虽然在对德妃说,目光却冷锐地扫向另外三人,吓得那三人也赶忙垂下头去,“皇后什么身份,你什么身份,谁给你的脸去跟皇后比!”

    四妃被言朔这话吓得瑟瑟发抖,同时,也在隐晦地警告她们不要忘了尊卑。

    妃子身份再高贵,说白了也是皇家的妾,妾哪有什么资格跟妻比。

    想到这一点,四妃的脸色,骤然惨白。

    之前一直仗着自己有母家撑腰而不把皇后当回事,却忘了皇后即使再没背景那也是皇后,她们的父亲就算在朝为官,却也没到大权在握左右皇帝的地步。

    除了德妃之外,其他三人也立即从椅子上站起,在言朔面前跪下请罪,“臣妾不敢。”

    三人面上老实,心里却恨极了德妃的愚蠢,这天下怎么会有这样的蠢货,竟然敢顶撞太后,顶撞就顶撞了,还把她们给连累了。

    “臣……臣妾知罪。”

    德妃咬着牙关,瑟瑟发抖继续请罪。

    “既然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就该承担说错话的后果。”

    言朔眼神一厉,“来人!”

    “在。”

    “将德妃拉下去,掌嘴二十!”

    “是。”

    德妃吓得身子一软,瘫在地上,等到侍卫上来拉她的时候,才回过神来,尖声求饶道:“皇上饶了臣妾这一回吧,臣妾知错了,皇上,皇上……”

    即使皇帝只惩治了德妃,可其他三妃也已经被吓得不轻,哪里还敢继续待下去。

    当即,便以皇长子在休息不便打扰为借口告退了。

    从言朔开口训斥德妃开始,太后就一直没说话,等到四妃离开之后,太后才看着皇帝儿子,意味深长地抿唇一笑。

    刚才儿子为儿媳妇讲话的样子,真是俊美不凡,十分霸气啊。

    “哀家也有些乏了,先去休息了,皇儿你自便吧。”

    太后的声音,也将言朔从盛怒中拉了回来,意识到自己刚才因为德妃挤兑佐昭阳而盛怒的样子,愣了愣。

    但很快,便把那样的异样给压了下去,“儿臣恭送母后。”

    太后随意地对他摆了摆手,便在冬雪的搀扶下,去了内殿。

    今日朝中休沐,言朔也难得清闲,在送走了太后之后,言朔却在长寿宫没有离开。

    在厅中坐了半晌,他端着茶杯默不作声,修长的指尖,轻轻拂过杯沿,若有所思着什么。

    稍许,见他从椅子上站起,往皇长子休息的偏殿走去。

    到了门口,宫女正守在门外,“皇上。”

    宫女的声音压低了几分,让言朔的脚步,下意识地放轻了些,视线朝内殿看过去,见佐昭阳阖着双眼,单手撑着半点脸,靠在小家伙的床边,似乎是睡着了。

    “退下吧。”

    他对宫女挥了挥手,自己则迈步走了进去,脚步有意放轻了一些。

    佐昭阳睡得不深,他一靠近,她便醒了,漂亮的眼眸子猛然睁开,从那根根分明的卷翘睫毛中,溢出了几许让言朔不悦的防备。

    见她抬眼朝他看过来,眼底尚未收起的防备之色,在对上他探视的眸子时,愣了一下,随后,从床边起身,“皇上。”

    “嗯。”

    言朔沉沉地应了一声,绕过她走到床边,见儿子正睡得香,并没有要醒来的意思。

    想起刚才那个女人昏昏欲睡的样子,鬼使神差地开口道:“洵儿要过会儿才醒,你先回去吧。”佐昭阳一愣,本想说自己答应了皇长子要留下陪他,可正要开口,便想到言朔防她防得跟什么似的,定会以为她想借着陪皇长子的名义有心亲近他,尽管不想让言朔误会,可想到小家伙睡着之前因为她答

    应留下陪他而露出的欣喜模样,到底还是不忍心让孩子失望,便动了动唇,道:“臣妾答应过洵儿要留下陪他。”

    说着,又顿了一顿,道:“皇上您政务繁忙,这边就交给臣妾吧,臣妾定会照顾好洵儿。”

    她想,她都这样说了,言朔总不会以为她是有心亲近他吧。

    她这话就差明摆着让他走了。

    言朔挑了一下眉,也没看出是喜是怒,在佐昭阳茫然的眼神中,走到一旁的椅子边上坐了下来。

    每一次跟言朔单独相处,佐昭阳便会感到一股无形的压力扑面而来。

    她其实很不喜欢跟言朔单独相处的感觉,不但不自在,还觉得压力重重。

    就在她站着无所适从的时候,言朔突然道:“朕今日不忙。”

    佐昭阳因他这突然冒出来的话又一次愣了一下,不明白他什么意思。半晌,只能“哦”了一声,便又重新回到床边坐下,一手托着腮,目光盯着小家伙精致的小脸蛋发呆着。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