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9章 言朔番外(32)
    言朔的目光,带着几分深意地看着佐昭阳的侧脸,睫毛一颤一颤的,有些心事重重的样子,他有时候觉得很奇怪,明明是一张跟容儿一模一样的脸,为什么他在她身上找不到半点曾经熟悉的气息。

    此时,房间里只有他们三人,洵儿在熟睡,她在床边陪着,而他……静静地坐在一旁看着她,阳光透过纱窗投进来,打在她柔美的侧颜上,让她的身上添了几分柔和。

    陡然间,言朔的心底竟然升起了几分岁月静好的感觉来。

    而稍许,他便有些面色不虞地蹙起了眉,他发现,从跟他说完那几句话之后,她便再也没有搭理过他了,甚至连个眼神都不曾朝他看一眼。

    要换成那四个女人,早就搜肠刮肚地找话题跟他套近乎了,哪会像她这般宁可一声不吭地盯着他的儿子也而不愿意跟他多说一个字。

    言朔发现,自己在这个女人心中的地位还远远不如自己的儿子来得重要。

    挫败,失落,愤怒,几种复杂的情绪相互交替着,而有些情绪,言朔自己都不曾注意到。

    可明明很生气,他却还是能耐着性子陪着她继续在这里坐下去,直到床那边传来儿子虚弱又带着欢喜的声音,“母后。”

    “洵儿醒了。”

    儿子欣喜的声音和女人温柔似水的嗓音,将言朔拉回了神。

    佐昭阳伸手探了探小家伙的额头,还微微有些发烫,“洵儿还在发烧,得乖乖喝药,知道吗?”

    “好。”

    小家伙乖乖地点头应下,见佐昭阳笑着揉了揉他的小脑袋,转头准备命人给小家伙端药过来,意外发现言朔竟然还在屋中,眼底有些惊诧。

    而这样的惊诧,言朔看在眼里,心里又是忍不住一阵冷哼。

    很好,她是根本不知道他还在房中么?

    她是把他忽视得有多彻底?

    佐昭阳也没顾上看他生气,便走到门口,对候在外面的宫人道:“给殿下把药端过来。”

    “是。”

    言朔板着脸,压下再一次被忽视掉的怒火,走到儿子身边,挨着他坐下,“洵儿感觉怎么样?”

    “儿臣还好。”

    “等烧退了才算好。”

    “嗯,儿臣知道了。”

    宫人这时候已经将药端过来了,“娘娘,殿下的药来了。”

    “嗯。”

    佐昭阳接过药,亲自喂皇长子喝下,又陪着他玩了一会儿,等到小家伙再度想要睡觉的时候,佐昭阳又陪了他一会儿,等到他睡着了,她才准备离开。

    算了算时辰,现在孩子睡下,应该能睡到明早了。

    “臣妾告退。”

    她走到言朔面前,行了个礼,便准备离开,眼底没有半点留恋和对皇帝的期盼。

    言朔心中不爽,也没理她,佐昭阳见他不说话,她犹豫了一下,便转身离去了。

    刚到了殿外,却又被太后身边的冬雪给叫住了,“皇后娘娘。”

    “冬雪姑姑?可是母后有什么吩咐?”

    佐昭阳看着冬雪笑盈盈的样子,问道。

    “太后让奴婢跟娘娘说一声,这会儿晚膳的时间也到了,让娘娘留在长寿宫用膳。”

    佐昭阳想拒绝,太后都留下她这个儿媳妇了,肯定是要留下她的皇帝儿子的,她不想说自己跟皇帝同桌吃饭根本吃不下去。

    皇帝在她出来之后没多久便跟着出来了,正好听到冬雪说太后要留她下来用晚膳的话,目光便朝她看了过去。

    果然如他猜测的那般,这个女人是不乐意留下的,她宁可回去吃那个老刁奴给她做的南地的菜,也不喜欢吃宫中御厨精心准备的宫中御膳。

    不,确切地说,她是不想跟他这个皇帝一同用膳才是。

    佐昭阳的内心是拒绝的,可面上却还是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是。”

    冬雪离开之后,佐昭阳伸手捂住脸,满脸的苦恼。

    莫名的,言朔看她这副样子竟觉得有些好笑,想着想着,竟低笑出声来。

    这突如其来的笑声,将佐昭阳吓了一跳,猛地回过头来,便看到言朔站在她身后,眼底的笑意还来不及收去。

    佐昭阳没想到言朔竟然出来了,愣了一下,随后便想到自己刚才那苦恼的模样,定是被他看到了,脸上的表情也跟着僵硬了下来。

    “皇上。”

    见她不情愿地朝自己行了个礼,便站在一旁不做声,倒是言朔颇有心情地走到她面前,在她奇怪的眼神中,俯身凑到她面前,忽地唇角勾起了邪魅的笑容来,“你不想跟朕同桌吃饭,是吗?”

    佐昭阳的身子,僵硬了片刻,唇角跟着抽了一抽,随后,平静道:“皇上误会了,能跟皇上同桌吃饭,是臣妾的荣幸。”

    看她这副阳奉阴违又敢怒不敢言的样子,言朔的心情瞬间变好,难得没摆脸色给她看。

    晚膳很快便摆上了,太后也从内宫中出来,笑盈盈地看着面前的儿子儿媳,眼底闪烁着意味不明的笑容。

    “这宫中只有洵儿这一个孩子,到底还是孤独了一些,就算平时珩儿和睿尧进宫来,也不能时时待在宫中陪他玩耍。”

    用饭途中,太后突然间提起了这个话题,饭桌上原本就静谧的气氛,瞬间又静了几分。

    言朔跟佐昭阳吃饭的动作同时顿了一下,两人都清楚太后这话中的意思。

    佐昭阳握着筷子的手,紧了紧,子嗣之事,她做不了主,好在言朔从一开始便表明了除了言洵之外不会有别的孩子,她心里才放心了些,这事自然是让皇帝自己去应付太后了。

    言朔此时也跟着皱起了眉,子嗣之事,是他极为反感的话题,母后为何偏偏在这个时候提出来?

    将佐昭阳留下用饭,为的便是这件事吧。

    言朔的目光,冷了下来,视线朝佐昭阳投了过去,见她默不作声地兀自吃饭,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谁知道是不是这个女人在母后面前嚼了什么舌根。

    “朔儿,洵儿如今在一天一天地长大,是该有个弟弟妹妹一起陪他成长,你觉得呢?”太后感受到了言朔身上的冷意,有些头疼地皱起了眉。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