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0章 言朔番外(33)
    虽说她也偏心洵儿那孩子,可皇帝的子嗣,怎么可能就那么一个,这对江山社稷也是极为不利的。

    半晌,言朔冷着脸,后牙槽紧咬着,出声道:“儿臣知道了。”

    由始至终,佐昭阳都没开口参与子嗣这个话题,在她看来,在这个话题上,她是没任何主动权的。

    既然没主动权,就不必参与了。

    可她哪里想得到,即使她不参与进来,皇帝也会将原因往她身上引。

    出了长寿宫,言朔身上的冷意都未曾褪去,佐昭阳只是以为皇帝不喜欢太后提子嗣一事而生气,哪曾想竟然会联想到她身上来。

    既然皇帝心情不好,她自然尽量缩小自己的存在感,出来之后,便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

    到了承德宫跟凤羽宫的分岔路口时,她松了口气,总算不用跟他同路了。

    就在她拐弯的瞬间,手腕却突然一重,身子一晃,差点摔倒,便本能地伸手抓住了身边的人。

    手腕上传来一阵剧痛,身子被言朔重重地往身后的假山上一甩,巨大的冲击,撞得佐昭阳背后一阵剧痛,痛得她下意识地皱起了眉。

    “朕之前对你说的话你听不懂是不是?敢去母后面前嚼舌根!”

    佐昭阳一愣,但很快便明白过来言朔的怒气来源了。

    他以为太后提起子嗣一事,是因为她在太后面前挑事了?

    佐昭阳心下一沉,无奈地叹息了一声,道:“臣妾没有。”

    “没有?”

    言朔冷哼了一声,拽着佐昭阳手腕的力量,又重了几分,好似再用力一些,便会将她的腕骨给捏碎了。

    “佐昭阳,朕能给你皇后的尊荣,也能将你从这样的尊位上拽下来,朕说过,朕不会让你怀上朕的孩子,你最好少在这方面动脑筋。”

    佐昭阳的背,好似撞上假山上某块凸起的地方,这会儿疼得厉害,可言朔似乎并没有要放过她的意思。

    “不要以为你让太后满意了,便想让太后改变朕的主意,也不要以为讨好了洵儿,朕就会相信你是真心待他!”

    言朔这句话,有些诛心了,就连一旁站着一言不发的王德都觉得皇上这话有些伤人。

    明眼人都能瞧见娘娘待皇长子是真好,为什么皇上偏偏就看不清吧。

    也许,不是皇上看不清,而是皇上不想看清吧。

    佐昭阳对言朔没感情,因而言朔这些刺痛人心的话,根本伤不了她。

    无爱亦无怨,面对言朔这一番诛心之言,佐昭阳除了无奈叹气之外,一点感觉都没有。

    “皇上若是不喜欢臣妾待皇长子好,臣妾什么都不做便是。”

    她本是真心诚意说这话,可偏偏在盛怒下的言朔听来,却似在挑衅。

    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儿子是真心喜欢这个女人。

    佐昭阳以为自己这话已经足够让言朔满意了,可下一秒,却感觉到下巴上传来一阵剧痛。

    下颌被言朔用力扣住,耳边传来言朔冰凉至极的嗓音,“你这是在挑衅朕么?”

    佐昭阳蹙起了眉,背疼,手腕疼,下颌也疼。

    她不明白言朔为什么这般痛恨她,她除了占了这个皇后的身份之外,她什么都没做过。

    她待皇长子好,他不喜欢,她说了不待他好,他又不喜欢,他到底要她怎么样。

    干脆,她选择了沉默,这样总没问题了吧。

    可偏偏,她这样的沉默,却引得言朔的怒火更甚了一些。

    “你跟朕赌气是吗?朕倒是看到你赌不赌得起!”

    他拽着佐昭阳,一路往凤羽宫的方向走去。

    佐昭阳被他拽得生疼,却倔强得不肯求饶。

    凤羽宫上上下下,见皇上怒气冲冲地拽着佐昭阳进了凤羽宫,那狂风骤雨侵袭的模样,吓得众人都不敢吭声。

    “皇上,娘娘她……”

    “滚!”

    言朔一脚将迎上来的徐嬷嬷踹到在地,将佐昭阳带进了内殿之中,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你想要孩子是吗?”

    言朔的唇角,残忍地勾了起来,“朕给你,朕让你亲眼看看你生下的孩子是怎么死在朕的手上!”

    言朔这话,对佐昭阳来说,已经足够残忍了,可她似乎对这样残忍的言辞并不陌生,只是在听到言朔说出这话的时候,原本平淡无波的眼底,瞬间闪过一丝恨意。

    随着言朔的逐渐靠近,这样的恨意也逐渐加深了。

    要不是朕不能杀了她,朕早就让这个孽种死无葬身之地了……

    记忆中,那道熟悉冰冷的声音,清晰地划过她的耳畔,佐昭阳眼底的温度更加冷了,眼中的恨意在那双原本冷清不起波澜的眼底变得更加清晰了起来。

    而这样的恨意,却被言朔理解成是对着他的。

    原本残忍的唇角,此时变得更加嗜血了一些,“你在怨恨朕?之前不是亲口跟朕说要喝下绝子汤么?现在才刚刚开始而已,你就开始怨恨朕了?”

    佐昭阳没说话,只是双眼冰冷地看着言朔暴怒下的龙颜,下一秒,便觉得胸前一凉。

    此时的言朔,就像是在扒一个猎物的皮,冷血到不带半点恻隐。

    ,好似看到她这般血淋淋的悲惨样子,浑身的血液都能沸腾起来。

    佐昭阳没有反抗,任凭言朔毫无保留地用这种残忍的方式发泄他的愤怒,心里一片死寂。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的身上又是一阵又一阵的钝痛,言朔的动作爆烈得让人难以忍受,就那样长驱直入,就跟洞房之夜那天一样,不,比那天更残忍,更直接。

    佐昭阳疼得几乎咬破了下唇,却倔强得不曾喊过一声,更不曾向言朔求饶。

    眼底,隐隐泛起了泪光,佐昭阳眼中的冷意越来越深。

    放在被单上的手,深深地陷进床榻之中,因为太过用力,指甲硬生生地给掐断了。

    被单被甲缝里溢出的鲜红浸染,好似一朵从地狱里盛开的彼岸花,鲜红,刺眼,绝望。

    那一夜,她被言朔折腾得已经记不清次数,最后生生得晕厥了过去。当她醒来的时候,身上疼得好似被千军万马碾压过了一般,稍微动一下,都疼得她倒抽了好几口凉气。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