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1章 言朔番外(34)
    言朔早已经离开了,窗外的阳光暖暖地洒进来,佐昭阳却觉得异常得寒冷,被子下布满痕迹的身子瑟缩了一下,手指上传来的刺痛让她整个人都清醒了过来。

    耳边,传来徐嬷嬷低哑的抽泣声,像是竭力隐忍着什么。

    佐昭阳视线投过去,许是昨晚被折腾得完全虚脱了,她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嬷嬷,我想再睡一会儿,你先出去吧。”

    她无力开口道,眼底依然冰凉一片。

    “好……好,公主您休息吧,老奴先出去了。”

    作孽啊,皇上怎么能这样对待公主,公主什么都没做,当了这个皇后,就活该承受这些吗?

    昨晚,公主被皇上在那样的盛怒之下带回房中,她明知会发生什么,却不敢进去,生怕自己的出现会更加惹怒了皇上,她咬牙守在外面守了一夜。

    里头只有皇上不断传出来的喘息声,却不曾让她听到公主一丁点儿的声音。

    越是这样,她就越害怕,公主那样的倔强,该承受着多大的痛苦呀。

    早上,皇上阴沉着脸从里头出来,神色冰冷,可见昨晚公主过得并不愉快。

    送走了皇上,她便迫不及待进来了,房间里弥漫着那引人遐想的气息她已经顾不上了,上前查看公主的身子,浑身上下满是伤痕,看得她又心疼又愤怒。

    可偏偏,她这样的渺小,根本没办法保护好公主,替公主讨回一个公道。

    她只能无声地在一旁落泪。

    佐昭阳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这一觉她睡得很深,又好似深深陷在曾经痛苦不堪的记忆力。

    那记忆熟悉又陌生,当她清醒的时候,却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唯一还未曾褪去的,便是她醒来之时萦绕在心头的杀意,那杀意太浓,等到她意识完全清醒时,不曾完全散去。

    她缓缓抬起手,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还残留着血渍的指尖,脑海里有什么片段一闪而过。

    片段中,一七八岁的女孩手中执剑,剑尖上滴着血,面前躺着许多尸体……

    她拧着眉,看着自己的手, 慢慢的,跟片段中执剑的那只小手重叠。

    她怎么做这样的梦?

    佐昭阳拧了一下眉,想继续回想点什么出来,脑袋却如针扎一般,疼得厉害,好似有一枚钢针沿着她的百会穴扎下去。

    “公主!”

    经过门外听到里头动静的徐嬷嬷赶忙推门进来,见佐昭阳坐在床上,一手按着头,表情痛苦。

    “公主,您怎么样了?”

    “没事,刚才有点头疼。”

    佐昭阳摇摇头,没有再去想那个古怪的梦境,走下床来。

    “公主,先洗漱吧,您睡了一天了,肯定饿坏了,奴婢给您准备了一些吃的。”

    佐昭阳穿衣的动作,顿了一顿,“睡了一天?”

    竟然睡了这么久!

    “是。”

    徐嬷嬷看着佐昭阳没法被衣服遮住的脖子上露出来的触目惊心的痕迹,双眼一酸,将眼睛别开了。

    佐昭阳只是愣了片刻,便接过徐嬷嬷递来的毛巾洗脸,手指尖一触及毛巾,便疼得她反射性地收回了手,下意识地惊呼出声!

    “公主,您怎么了!”

    “没事。”

    回想起昨晚的一切,佐昭阳眸光一冷,到底什么都没说。

    稍许,她才缓缓开口道:“嬷嬷,去太医院那边让太医配一份绝子汤过来。”

    徐嬷嬷一听,手上一抖,毛巾顺势落在了地上。

    “公……公主,万万不可……就算您不想替皇上生孩子,也不能这样对自己啊,您……”

    “嬷嬷!”

    佐昭阳冷下脸,打断了徐嬷嬷的话,“你若是不想去的话,我亲自去。”

    佐昭阳是个性子极为倔强的人,面上看着温和,可她下定决心的事,谁也不能更改,徐嬷嬷知道她这样的性子,听她这么一说,便立即点头应了下来,“好,好,好,奴婢这就去。”

    徐嬷嬷不敢耽搁,转身出了内殿便往太医院过去。

    “避……避子汤?”

    太医院新上任的医正一脸震惊地看着徐嬷嬷,他认得这个人是皇后娘娘身边的人,这避子汤定然不是这老嬷嬷用的了,难道是皇后娘娘……

    医正眼底又是震惊又是不解,别的娘娘巴不得怀上龙嗣,怎么到了皇后娘娘这里,反而要喝避子汤了。

    她难道不想为皇上生下嫡子吗?

    后宫之中,女人有子才是立身之本,皇后娘娘难道不懂么?

    徐嬷嬷看出了医正眼底的不解,心下有些涩然。

    如果可以选择,娘娘又怎么会走这一步。

    她还自作主张将绝子汤改成避子汤了呢,不论如何,她都不忍心生生地看着公主将自己的一生给毁了。

    “这是皇后娘娘的意思,就麻烦太医了。”

    “这……”

    这事关龙嗣的事,太医哪里敢私自做主,正为难地该怎么拒绝的时候,医童恰巧走了过来,“大人,长寿宫那边请您过去。”

    “好,好,把药箱带上,我这就过去。”

    医正像是解放了一般,松了口气,对徐嬷嬷道:“嬷嬷稍待,许是皇长子的情况有了些变化,耽误不得,我先去一趟长寿宫再说。”

    “好。”

    徐嬷嬷不疑有他,点头应下。

    长寿宫中,医正大人给皇长子小言洵细细把过脉,确认他无事之后,又对往常伺候皇长子起居饮食的宫女细细叮嘱了一番,准备离开长寿宫之时,又想到了什么,停下了脚步。

    转身看向太后,动了动唇,欲言又止。

    “怎么了,李医正?可是小殿下还有什么事?”

    太后见李医正欲言又止,心下一沉。

    “不是小殿下,是事关皇后娘娘的事。”

    “皇后?皇后怎么了?”

    “刚才皇后娘娘身边的徐嬷嬷来太医院,要卑职配一副避子汤给皇后娘娘服用,这事关龙嗣,卑职不敢擅自做主,想来请示太后娘娘,太后您看这……”

    “避子汤?”

    太后惊得从椅子上站起,“你说皇后要避子汤?”

    “是。”

    “荒唐!”太后有些生气了,“这避子汤万万不可给皇后。”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