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3章 言朔番外(36)
    足足过去有一刻钟的时间,佐昭阳都没有动过,那倔强又不服输的样子,让言朔看着尤为碍眼。

    视线投向她微微发颤的双腿,他的心好似被扎了一下,随后冷冷地收回了目光,“不用多礼了。”

    说完,抬脚跨进殿门,在厅中主位上坐了下来,即使是坐着,身上那种君临天下的气势,也依然遮不住。

    言朔进殿之后,佐昭阳也跟着进来了,目光看了一眼坐在主位上的男人,随后收回视线一言不发。

    佐昭阳这淡然的模样,看得言朔尤为恼火,眸光中的温度也越来越冷,“都退下。”

    “是。”

    宫人们应了一声,转身快步往外退出去。

    言朔看着佐昭阳竟然也跟着转身往外走,心里那团火烧得更旺了,“佐昭阳!”

    佐昭阳停下脚步,回头看向言朔,眼底一片清冷之色。

    “谁准你出去了?”

    佐昭阳一愣,随后无辜道:“皇上不是说都退下吗?”

    言朔被佐昭阳这问题噎了一下,竟然没的反驳。

    这女人存心的吗?

    正常人都知道他说的退下不包括她在内。

    面对佐昭阳那茫然的眼神,言朔发现自己那已经到了胸口呼之欲出的怒火,愣是压着发不出来。

    目光冷冷地看着佐昭阳,佐昭阳也直勾勾地看着他,比起他眼底的低温,佐昭阳的眼神始终平静如一。

    言朔又重新从椅子上站起,微眯着双眼,缓步朝佐昭阳走过来,伸手捏住她尖细的下巴,不怀好意地加重了一些力道:“你存心跟我过不去,是不是?”

    佐昭阳被言朔这存心找茬的话语给惹得下意识蹙起了眉,很想问一句,难道不是他存心跟她过不去吗?

    “臣妾不敢。”

    她淡淡地应了一声,垂眸不再言语。

    佐昭阳这不痛不痒的样子,又是将言朔也噎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最后只是冷哼了一声,将手从佐昭阳的手上收了回来。

    重新回到堂中央坐下,他冷眼睨了佐昭阳一眼,问道:“听说你最近有心冷落洵儿?”

    佐昭阳心下一紧,果然是为了这事来质问她的。

    “皇上不希望臣妾接近大殿下,臣妾不敢违逆皇上的意思。”

    “朕什么时候……”

    言朔下意识地就要开口否认,可话到了嘴边才意识到不对,又生生地给咽了回去,脸上有些不自然。

    只是心思并没有在他身上的佐昭阳此刻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异样。

    “你以为朕会信你?”

    “您是皇上,信与不信,不过皇上您一句话的事情。”

    佐昭阳神色淡淡地应道,表情依然不卑不亢。

    “你……”

    言朔想着,他算是发现了,这个女人看似对他毕恭毕敬,其实在她的内心,根本就没被他当回事。

    他这个皇帝丈夫,在她眼底,或许还没有姓徐的那个老嬷嬷来得重要。

    意识到这一点,言朔觉得心里一堵,竟然有些不太舒服。

    但这样的异样来得快,去得也快,言朔根本没捕捉到。

    “佐昭阳,你觉得你有承担挑衅朕的代价吗?”

    佐昭阳在心里讽刺地一笑,面上却没有任何改变,依然是那句让言朔听了想打人的话,“臣妾不敢!”

    “你……”

    言朔气得胸口一上一下地浮动,也不知道心里是怎么想,他又起身走到佐昭阳面前,“以后洵儿来找你,不管他提出什么要求,你都不准拒绝。”

    说到这,他又顿了一顿,刻意加了一句,“朕不想看到洵儿失望。”

    说完,便气冲冲地往外走,他觉得自己脑子有问题才会特地跑来凤羽宫被她气上一气再走。

    “皇上。”佐昭阳淡淡的声音,在他身后叫他,他下意识地收住脚步,转过身来,见佐昭阳拧着眉朝他走来,“臣妾的脚受过重伤,若是殿下让臣妾陪他蹴鞠,臣妾实在有心无力,再出现剧烈运动的话,以后臣妾就再

    也走不了路了,请皇上开恩。”

    她这话不算假话,可另一个原因,便是她确实是不想跟言洵太亲近了。

    那段日子,她想了很多,除了不想让言朔觉得她是有心亲近言洵从而得到什么之外,还有一点便是,言洵那个人太过珍贵,一旦出了什么事,她这个跟他亲近却被言朔始终防备着的人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远离他,就算他出了什么事,跟她也扯不上关系了。

    言朔冷厉的目光投向佐昭阳平静的脸,即使是在求他开恩,脸上也没有半点恳求的样子,反而更像是在例行公事告知他一个事实而已。

    视线朝她脚踝的位子扫了一眼,想起那日她陪着洵儿蹴鞠之后,他过来时听到了她们主仆的对话,还有她们口中的卫将军……

    言朔的心里,便是一阵恼怒。

    “朕凭什么给你开恩?”

    冷冷地落下这话,他转身拂袖而去。

    从凤羽宫出来的时候,言朔眼底的怒气始终未曾散去,知道碰上了正准备前去凤羽宫找佐昭阳的小言洵。

    看到自己的儿子,言朔眼中的冷意才立即收起,被身为人父的慈爱所取代了。

    “父皇。”

    看到言朔,小家伙欣喜地喊了一声,摆动着小腿,快步朝他走来。

    小家伙去的这个方向,只有一处,便是凤羽宫,可言朔还是明知故问地开口道:“洵儿这是去哪呢?”

    “儿臣去找母后玩,母后好久没陪儿臣了。”

    小家伙的眼底,掩饰不住的失望,可很快,他的眼睛便又亮了起来,“不过没关系,儿臣可以去看母后也是一样的。”

    言朔也想不明白自己的儿子为什么那么喜欢那个女人,从第一眼开始便极其亲近她,难道就因为佐昭阳像他的生母么?

    可孩子出生时,容儿就去了,这孩子也不曾见过他的母亲。

    言朔想不明白,也没多去深究,拍了拍儿子的脑袋,道:“去吧。”

    “是,儿臣告退。”

    小家伙绕过言朔,疾步往凤羽宫走去,言朔也跟着提步离开,可随后又想到了什么,回头快步喊住了自己的儿子,“洵儿。”

    “嗯?父皇还有事吗?”

    小家伙停下脚步,回过头来,迷惑地看向他。

    言朔的脚步停在原地,犹豫了片刻才又提步走到儿子面前,蹲下身,平视着他的眼睛,摸着他的脑袋,道:“你母后的脚受伤了还没好,洵儿不能喊她陪你蹴鞠,知道吗?”

    尽管心里有些失望,但小家伙还是担心母后的身体的,听父皇这么说,便立即点头应了下来,“儿臣记下了。”

    “乖。”

    言朔拍了拍儿子的脑袋,这才放心放他离开,自己则回了御书房。

    而他身旁的王德,却被皇上对皇长子这一声刻意的叮嘱给惊了许久才逐渐回过神来,随后,心里便有些洋洋得意了起来。

    他就说,皇上嘴上不说,心里还是在意皇后娘娘的,可为什么皇上在皇后娘娘面前就不能好好表现一番,非要摆出那副冷酷无情无理取闹的样子出来。

    真是帝王心,海底针,王德想不明白,难道皇上在意皇后很丢人吗?皇上为什么不好意思让皇后知道?

    这边,王德觉得自己主子是假装的冷酷无情无理取闹,而另一边的徐嬷嬷却不是这样想的,在她眼底,那位年轻的皇上就是冷酷无情无理取闹。

    “皇上怎么能这样,就算他心里一点都不喜欢公主您,也不能这样存心刁难您啊,万一这脚以后再伤了……”刚才言朔跟佐昭阳的对话,守在外面的徐嬷嬷自然也听到了,心里对言朔越发不满了起来,嘴里又开始嘀咕了起来。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