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4章 言朔番外(37)
    相比起她,佐昭阳的反应却极为平淡,没有因为言朔的冷酷无情而生气伤心难过,也没有将徐嬷嬷的抱怨当回事。

    既然来了这里,就只能安心待着了。

    “药上好了,公主您小心些。”

    看着佐昭阳食指指尖那光秃秃的样子,对言朔的不满又深了几分。

    十根手指的指甲那样硬生生地掰断了,当时的公主得承受多大的痛苦,才会忍受到指甲都能生生掐断。

    好几根手指的甲面都掀了部分起来,即使几天过去了,只要碰一下还能疼得佐昭阳脸色发白。

    徐嬷嬷看在眼底,心疼得连呼吸都在颤抖。

    佐昭阳盯着自己的手指,指尖很是圆润,上面的指甲都被修剪干净了,因为受了伤而稍稍有些红肿。

    虽说她内心对言朔这个人根本就不在意,但是那天他对她说的话,做的事,对她还是有一定的冲击。

    可是,在这皇权至上的地方,对皇帝有再多的不满又能怎么样,还不是得苟延残喘地活下去?

    在东楚,最起码比在诛玄好多了吗?毕竟她在这里,还能算得上是人过的日子。

    这大概就是有对比才有优势吧。

    佐昭阳自嘲地笑了笑,起身朝内殿走去。

    刚走了几步,外面的宫女便走了进来,“娘娘,皇子殿下来了。”

    一听说小言洵来了,徐嬷嬷的心便提了起来,视线投向门外,便见那一道小小的身影带着几分雀跃地从外面进来,看到佐昭阳便甜甜地唤了一声,“母后。”

    徐嬷嬷不安地看着佐昭阳,又看向小言洵,生怕他会喊自家主子陪他蹴鞠。

    佐昭阳见徐嬷嬷防着小言洵跟防贼似的模样,轻笑出声来,“嬷嬷你先出去吧,我陪殿下玩一会儿。”

    “这……是。”

    徐嬷嬷不情不愿地走了出去,只留下佐昭阳跟小言洵母子二人待在一块。

    “殿下今日找我有事吗?”

    佐昭阳看着小言洵,问道,眼底却没了先前的亲近,温柔的眼神中透着淡淡的疏离。

    见小言洵皱起了眉,有些迷茫地看着佐昭阳,问道:“母后为什么要跟那些宫人一样叫我殿下?我不是母后的儿子吗?”

    哪有母亲叫儿子叫殿下的?

    佐昭阳一愣,看着小家伙微蹙的眉头,到底还是不忍心跟他说一些伤人的话,只是道:“我跟你开玩笑的呢,皇上是太后的儿子,太后有时候也叫他叫皇上啊,对不对?”

    小言洵似懂非懂,“皇祖母也是跟父皇开玩笑才叫的吗?”

    佐昭阳嘴角的笑容因为小家伙这个“深奥”的问题而僵了一下,最后还是点了点头,“是吧。”

    皇长子的确很喜欢跟皇后娘娘待在一块,即使娘娘只是陪着他说说话,甚至有时候两人什么都不说,他都在安静地在她身边坐一下午。

    天边,响起了隆隆的雷声,将沉浸在书中的佐昭阳给拉回了神,抬眼见小家伙竟然还在她身边坐着,两条腿无聊地垂在椅子下摇晃着。

    佐昭阳有些惊讶这孩子的定力和对她的依赖,她都不陪他说话,只顾着看书了,他竟然还没走。

    蓦地,佐昭阳蹙了一下眉,心里有些内疚了,放下书本,起身走到他身边,正欲开口,门外传来了徐嬷嬷的声音,“公主,殿下要回长寿宫了,陆先生在那边等着了。”

    皇长子的身体不好,靖王府的陆先生会定期来给皇长子施针,这事儿整个皇宫上下的人都知道。

    “嗯,知道了。”

    佐昭阳应了一声,回头对小言洵道:“殿下,该回去了。”

    小言洵知道陆先生是来给他看病的,那些细细的针往他头顶上扎下去,虽然小家伙每一次都能忍着,但毕竟年纪还小,害怕是肯定的。

    这会儿听说陆先生又来了,小家伙的眉头便开始细微地蹙了起来。

    “殿下这是怎么了?”

    见小家伙没有动作,佐昭阳开口问了一声。

    小家伙眉头微蹙,眼底带着一丝忐忑不安地看着佐昭阳,问道:“母后能陪儿臣一起去吗?”

    他的声音很低,问话的模样,显得有些小心翼翼,就怕佐昭阳会不高兴,或者会拒绝他似的。

    佐昭阳看在眼底,尽管几次告诉自己要远离这个孩子,可面对这样一双眼神,到底还是没办法开口拒绝。

    “好。”

    见佐昭阳点头应下,小家伙黑白分明的眸子,瞬间亮起了一道晶亮的光芒来。

    轰隆隆~~

    才出凤羽宫没多久,天边突然暗下,随即传来阵阵闷雷声,紧跟着,天边的乌云便开始黑压压地对着地面压了下来。

    佐昭阳的脚步,顿了一顿,天边闪过一道白光,刺得她的双眼,骤然一疼。

    “嬷……”

    她下意识地去唤徐嬷嬷,回头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出了凤羽宫,而徐嬷嬷并不在身边。

    天边连续不断闪过的白光,让佐昭阳莫名得烦躁了起来,牵着小言洵的手,有些微不可查的颤抖。

    “要下雨了,我们走快点。”

    小言洵点点头,侧目对跟着的宫女道:“你去取把伞来。”

    “是。”

    宫女快步退下,佐昭阳依然牵着小家伙的手,掌心的力量下意识地加重,疼得小家伙微微蹙起了眉。

    可佐昭阳似乎浑然不觉一般,脚步依然往前移动着,可却显得格外吃力。

    沉闷的雷声,开始逐渐加重,连续不断地闪过她的耳畔。

    她的脚步停了下来,眼底忽地闪过一道杀气。

    冰冷的雨水在此时落了下来,将她整个人都清醒了过来,看着自己无意识用力的掌心,她愣了一下,耳边传来小家伙吃痛的声音,“母后,您捏疼我了。”

    “嗯?”

    佐昭阳蓦地将手松开了,看到小家伙的手被她捏得通红,她有些愕然,竟然完全想不起刚才发生了什么。

    “娘娘,伞来了。”

    宫女适时地打着伞过来,将母子二人撑住。雨伞到底还是小了一些,佐昭阳伸手欲将宫女手上的伞接过,手在触及伞柄的那一刹那,她的手,忽地一用力,腕部一个敏捷的旋转,宫女手中的伞,直接落到佐昭阳的手上。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