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6章 言朔番外(39)
    太后也被眼前的一幕惊一下,“昭阳?怎么是你送洵儿回来?”

    见佐昭阳浑身湿透,赶忙转头命人道:“冬雪,快,给皇后和嬷嬷拿条干毛巾过来擦一下。”

    “是。”

    “多谢太后。”

    徐嬷嬷对太后道谢,目光却有些不安地看着佐昭阳,想起今日发生的事,虽然那小宫女没敢说出去,可这事儿能瞒得住吗?

    眼看就是雷雨季节了,这样的情况会时常出现,要是被皇上发现了,可怎么办?

    小言洵被陆元和带走了,太后走向浑身湿透的佐昭阳主仆二人,道:“洵儿这孩子也是太过依赖你了。”

    “无妨。”

    佐昭阳对太后笑了一笑,比起面对言朔时的样子,佐昭阳对着太后多少还是有些真心的。

    “你们先进去把衣服换下,哀家命人去给你们取套衣服过来换上。”

    “多谢母后,不过我跟嬷嬷这就回去了,不麻烦母后了。”

    佐昭阳开口拒绝道,小言洵要施针,皇帝是肯定要来的,她心里是一点都不希望在长寿宫见到皇帝。

    太后见她脸上不动声色皱起的眉头,心里似乎是猜到她大概是不想见到言朔,脸上是了然的一笑,而后道:“行吧,那哀家就不强留你了。”

    跟着,命下人取来几把雨伞,送两人离开。

    佐昭阳接过雨伞,并没有让长寿宫的下人送她们回去,而是自己带着嬷嬷从长寿宫离开了。

    果然,如佐昭阳所料的那样,她前脚刚离开,后脚言朔便到了。

    远远的便看到佐昭阳搀着嬷嬷往凤羽宫的方向走去,主仆二人极为亲昵,还有说有笑,尤其是佐昭阳脸上那笑颜,跟徐嬷嬷的样子不像是主仆,更像是母女。

    难怪那个老嬷嬷为了让他不惩罚佐昭阳,竟然会去撞柱子,还真是够衷心的。

    盯着佐昭阳的背影看了一会儿,言朔才进了长寿宫。

    太后见他过来,脸上刻意露出了几分吃惊,随后,笑道:“可真不巧,昭阳前脚刚走,你后脚才来,早知道哀家就强行将她留下了。”

    太后这听似无意的话,言朔很快便从其中捕捉到了最主要的信息。

    “听母后这话的意思,是她执意要离开的?”

    他看了一眼外面的滂沱大雨,看似随意问了一句。

    “可不是?那孩子也是固执,哀家命人给她取衣服让她换下她不肯,非要回去,哀家这里又不是养了洪水猛兽,瞧她急得,这么大的雨非要离开。”

    太后这有意无意的抱怨,听在言朔耳中,立即便明白了。

    那个女人哪里是害怕长寿宫有什么洪水猛兽,她是担心他这个皇帝过来吧?

    下意识地冷哼了一声,他朝内殿走去,“既然她这般不识好歹,母后就不用理会她了。”

    王德跟在他身后,看着自家主子傲娇的背影,叹了口气。

    娘娘不怕洪水猛兽,倒是皇上比洪水猛兽可怕多了。

    太后似笑非笑地挑了一下眉,看着自己儿子那隐隐透露着怒火的背影,眼底的笑意在逐渐放大。

    虽然自己不便强行将这对夫妻凑合在一块,但是看到儿子心里明显是有些许在意他那位皇后的,太后心里就放心了。

    凤羽宫——

    “公主,您赶紧去沐浴,把湿衣服换下,小心不要着凉了。”

    一回到凤羽宫,徐嬷嬷赶紧催着佐昭阳进屋,自己则是将房间里每一扇窗户都拴上,确保自家公主不会看到外面刺眼的闪电,以免将公主的记忆刺激出来。

    佐昭阳点头应下,走进屏风后的浴池,视线却若有所思地看着正忙碌地关着窗户的徐嬷嬷,眼底带着几分怀疑。

    为什么她觉得嬷嬷好像瞒了她什么事?

    她皱了一下眉,又想起了先前在御花园发生的事,那个宫女一脸惊慌地看着自己,眼底的惧意根本伪装不出来。

    那宫女为什么怕她?她是不是真的对她做了什么?

    看着嬷嬷忙碌的背影,佐昭阳心头的疑惑更浓了一些。

    难道真是她将那个宫女给打伤了?

    可她一点印象都没有?

    再细细往下想,脑袋突然间一痛,好似一把钢刀扎进她的脑子里,疼得她连呼吸都停滞了。

    到底怎么了?

    她揉了揉脑袋上那尖锐的刺痛,一阵凉风吹来,让她湿漉的身子打了个冷颤,同时,也彻底打断了她的思绪。

    没有再想,她转身跨入浴池,将整个身子没入温暖的水池之中。

    沐浴完毕,换上了干爽的衣服,用过晚膳,佐昭阳便回屋睡下了。

    外面依然雷声阵阵,天边刺眼的白光时不时地亮起,虽然佐昭阳的寝殿此时已经门窗紧闭,但那些白光还是透过窗户的缝隙从外面照进来。

    “嬷嬷,娘娘都睡下了,您怎么还不去休息?”

    负责守夜的宫女见徐嬷嬷还站在佐昭阳的房门外,看着天边的闪电发呆,禁不住问道。

    “嗯,我这就回去休息,你好生照顾娘娘,有什么事赶紧告诉我。”

    前几年,像这种天气,她都会找借口守着公主,公主也就随她去了,这几年,她年纪越来越大了,公主担心她的身子,坚决不让她守夜,她怕公主怀疑什么,也就没坚持了。

    好在以往遇上这样的天气,只要她把门窗关好,公主也不会有什么反应,她也就放心了。

    她已经好久没看得到公主发病了,先前在御花园,如果她不立即喊出声的话,怕是那小宫女真会死在公主手上。

    徐嬷嬷看了内殿一眼,门窗都已经关上了,应该没事了吧。

    再三叮嘱了宫女一番之后,她才离开。

    是夜,佐昭阳睡得很不安稳,脸上眉头皱得很紧,被子下的手,紧紧地拽着被单,双脚用力踢着,好似在挣脱什么。

    “别动我母后,我杀了你,我杀了你……”

    轰隆隆~~~

    外面,雷声一阵接着一阵,佐昭阳被眼皮遮住的眼珠子动得越来越厉害,倾城的容颜此时却是一片狰狞,眼底满是怨恨之色。“放开我,我杀了你,我要杀了你……”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