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7章 言朔番外(40)
    她的嘴里,不停地重复着什么,“轰~~”一阵雷声响起,佐昭阳忽地睁开双眼,空洞的黑瞳此时一片猩红,那双眼,好似被鲜红的血液浸染了一片……

    翌日——

    皇后娘娘发高烧了,烧得很是厉害,御医来了一波又一波,佐昭阳始终没有醒来,药也灌不进去。

    “太医,皇后娘娘怎么样了?”

    “娘娘这是邪风入体,染了风寒,原本服了药的话,烧退了就好,可眼下娘娘没醒来,药也灌不进去,这样下去,只会加重娘娘的病情……”

    “这……这可怎么办呀,太医,您再想想办法吧,看还有没有别的办法,求求你了……”

    看徐嬷嬷这模样,太医心里也有些不忍,可他确实没有其他办法。

    “我这边给娘娘施针,但也得娘娘配合用药,不然……这药不下去的话,我也无能为力呀……”

    太医又叮嘱了几句,才离开。

    徐嬷嬷急得不行,跪在佐昭阳面前,心疼得眼泪直掉,“公主,老奴求您了,您喝点药下去吧,公主……”

    自从小时候那一次被人强行灌了药之后,公主便养成了这个习惯,哪怕是昏迷不醒,也没人有办法掰开她的嘴将东西从她的嘴里灌下去。

    即使是徐嬷嬷这般亲近的人,也没办法。

    “怎么办,怎么办~”

    “嬷嬷,大殿下来了。”

    宫女走到徐嬷嬷身边,低声道。

    徐嬷嬷这会儿心里乱得很,又想到公主之所以会发高烧,定是昨日冒雨送皇长子回去所致,心里自然对皇长子有了些许怨愤,自然语气也就不太好了。

    “你出去跟殿下说,娘娘生病了,没空招待他,让他回去吧。”

    闻言,宫女有些为难地看了徐嬷嬷一眼,那可是皇长子啊,就这样赶他走不太好吧?

    可看了一眼床上昏迷不醒的皇后娘娘,这会儿也确实没办法招待他,便小声应了下来。

    小言洵站在厅中,等着佐昭阳出来,稍许,出来的却还是那位宫女。

    “母后呢?”

    小言洵略显失望地问道。

    “殿下,皇后娘娘生病了,这会儿还躺在床上,您等娘娘病好了再来看她,好吗?”

    “母后生病了吗?那我得进去看看她。”

    “殿下。”

    宫女伸手拉住了小言洵的手臂,继续柔声安抚道:“娘娘正在病中,您过去的话,小心过了病气给您,您先回长寿宫去,等娘娘好了,奴婢就告诉娘娘,殿下您来看过她了,好不好?”

    小言洵心中担心母后的病情,可又怕自己过去会打扰了母后休息,斟酌再三之后,点了点头,“好吧,那我明日再来。”

    见小家伙没有坚持,小宫女总算是松了口气,待送走了皇长子之后,她才转身进了内殿。

    “皇长子走了?”

    徐嬷嬷见宫女进来,沉着脸问道。

    “是,殿下说明日再来看娘娘。”

    徐嬷嬷在心里冷哼了一声,心中虽然不满,但到底不敢多抱怨什么,以免给自家主子带来麻烦。

    言朔处理完公务的时候,已经是当天傍晚了,像往常一样,他会去长寿宫陪儿子用膳,才进了长寿宫的大门,便看到儿子坐在院中的秋千架上,摇晃着两条腿,几番唉声叹气,那张精致的脸上满是担忧。

    言朔心里有些好奇,提步上前,问道:“怎么了,洵儿?”

    “父皇。”

    小家伙有些情绪低落地掀了掀眼皮,看了言朔一眼,低声唤了一声,又开始叹了口气。

    “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言朔在儿子身边坐下,轻声哄道。

    “没人欺负儿臣,儿臣是在担心母后。”

    “母后?”

    言朔一愣,随后便反应了过来,“她怎么了?”

    “母后生病了,病得很厉害。”

    言朔的脸色,微微变了一下,心头也好似被什么给狠狠扎了一次,下意识地蹙起眉,“病了?”

    “嗯。”

    小家伙撅着嘴,重重地点点头,“父皇,您去看看母后好不好?儿臣好担心她。”

    言朔的眉头没有舒展开,可在听到儿子这话的时候,却本能地拒绝道:“朕又不是太医,去看她做什么,生病了自然有太医给她看病。”

    哼!想通过他儿子来他面前卖惨?他是不会上当的!

    “走,父皇陪你用膳去。”

    他起身,将儿子从秋千架上抱下来,往殿中走去,刻意忽视了那个女人生病的事实。

    可餐桌上,皇上大人却显得尤为心不在焉。

    “朔儿?”

    太后唤了儿子一声,见他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眉头始终紧锁着,就连她这个母后喊他,他都没听到。

    “朔儿?”

    “嗯?”

    言朔回神,对上自家母亲那双疑惑的眼神,心里有些发虚,眼神不自然地避开了太后的目光,投向别处。

    “你怎么了?哀家怎么见你一直心不在焉的?”

    太后担忧地问道。

    “朕没事,在想一些朝中之事。”

    他眼神闪烁,随便找了个借口。

    “勤政是好事,但也要顾及自己的龙体,吃饭的时候,就别想其他事。”

    “儿臣记下了。”

    言朔敛眸应了下来,可一想到凤羽宫那个女人竟然生病了,他心里就有些不舒服了。

    呵!昨天从长寿宫回去还跟那老嬷嬷有说有笑,这才第二天就病了?

    言朔在心中没好气地冷哼了一声,可整顿饭始终吃得有些食不知味。

    从长寿宫回来,言朔的心思还放在儿子带回来的那个消息上,那个表面顺从,内心时时刻刻跟他对着干的女人,竟然生病了。

    “王德。”

    静谧的承德宫内,稍许之后,传来皇上大人低沉的声音。

    “奴才在。”

    “去把今天给皇后看诊的太医叫过来。”

    王德一愣,随后便露出了一副“奴才都懂”的笑容来,“是,奴才这就去。”

    听说皇上召见,太医哪里敢怠慢,赶忙跟着王德来了承德宫。

    “皇后病情如何了?”

    言朔看着面前的太医,问道。太医不敢有半点疏忽,将自己的诊治结果细无巨细地跟言朔说了一遍,丝毫不敢有半点遗漏。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