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8章 言朔番外(41)
    “娘娘不肯喝药,这很容易加重病情,卑职等人试了几种方法还是没什么用。”

    “她不肯喝药?”

    言朔的眉头,微微拧起。

    “是。”

    言朔没有再开口,只是对太医挥了挥手,示意他下去了,自己则陷入了沉思之中。

    转眼又是半个时辰过去了,皇上大人也没什么反应。

    “来人。”

    “皇上。”

    静候一旁的王德立即上前,还以为皇上大人准备安置了,正打算命人进来伺候,却听言朔道:“摆驾。”

    摆……摆驾?皇上这是要去哪里?

    王德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都这么晚了,皇上都当了这么多年“和尚”了,不可能今天突然想通了要去某位娘娘哪里吧?

    王德心里好奇,可到底不敢多问,等出了承德宫,王德才知道……

    哦,这是去凤羽宫看皇后娘娘呢。

    凤羽宫上上下下都没想到这么晚了,皇上竟然会过来,都被惊了不小,赶忙跪下迎驾。

    言朔进来的时候,目光扫了一圈,除了凤羽宫上上下下的宫人之外,并没有见到佐昭阳和徐嬷嬷。

    想到太医说的话,言朔的眉头,蹙了起来,抬脚往内殿走去。

    “公主,奴婢求您了,您张开嘴,服点药下去吧,公主……公主,奴婢求您了……”

    言朔走到门外,便听到徐嬷嬷恳求的声音从里头传来。

    房门此时敞开着,他抬眼便看到徐嬷嬷端着药,坐在佐昭阳的床边,那个女人昏迷着,眉头紧锁,即使是昏睡着,那表情都好似充满了防备,这样的防备,比起她清醒的时候更强烈了一些。

    抬脚走进去,徐嬷嬷听到了声音,只以为是宫女进来了,也没在意,直到余光中瞥见了那道明黄色的身影……

    徐嬷嬷心下一紧,视线投过去,果然见言朔一脸严肃地站在房中,目光却是停在佐昭阳昏睡的脸上。

    徐嬷嬷手上一抖,端着的碗差点掉在地上,从床边起身,颤颤巍巍地下跪行礼,“老奴参见皇上。”

    “嗯。”

    言朔应了一声,收回停在佐昭阳脸上的视线,目光在触及徐嬷嬷手上端着的那碗药时,眉心再度蹙起。

    “她还是不肯喝药?”低沉的语气中,夹着不悦,让徐嬷嬷心下骤然一紧,以为言朔要怪罪自家主子,下意识地便开口为佐昭阳解释道:“皇上息怒,这……这是公主从小养成的习惯,只要她睡着了,谁也不能往她嘴里喂东西…

    …”

    言朔没有开口,徐嬷嬷心里也是害怕得不行,就怕言朔找借口刁难自家主子。

    她一直都知道,眼前这位年轻的帝王,不管主子做得再好,他都是不满意的。可不管如何,她还是感谢这位帝王,如果不是他,公主出不了那如同地狱一般的生活,最起码,在东楚,皇上虽然待她不好,可到底许了她皇后的尊荣,除了皇帝之外,整个东楚上下,没人对她不敬,不

    是吗?

    所以,不管这位东楚的皇帝当初娶自家公主的初衷是什么,她都要感谢他,尊敬他,当然,内心深处还是希望他能待自家公主好一些。

    见言朔良久没有开口,徐嬷嬷便一直跪着不敢起身,直到言朔淡淡的声音再度响起,“把药给朕。”

    徐嬷嬷一愣,双眼愕然地抬起,见言朔那骨节分明的手,已经伸到她面前。

    “给朕!”

    言朔耐着性子,重复道,徐嬷嬷只能硬着头皮,将药碗递到言朔手上,只听言朔又道:“你退下。”

    徐嬷嬷自然是不放心单独将自家公主交给皇帝的,还想说什么,便见王德直接过来,拽着她便出去了,“嬷嬷还是出去吧,皇上在这里,你还担心娘娘出事不成。”

    可不就是担心皇上对她家公主下手么。

    徐嬷嬷在心里嘀咕道,到底还是不敢将这样的心思说出口。

    被王德生生地从房间里拽出去之后,又见王德贴心地将门给合上,徐嬷嬷在心里叹了口气。

    王公公这么贴心,要是皇上真的对娘娘那么好,她也不想呆在里面碍眼啊。

    言朔不知道此刻的徐嬷嬷,内心已经将他跟洪水猛兽联系在了一起,此时,他端着药,站在床边,看着那面无血色的女人,叹了口气。

    在她身边坐下,他舀了一小勺舀,递到佐昭阳嘴边,撬开她紧闭的双唇,随口调羹便碰上了她紧闭的牙齿,怎么都撬不开。

    “佐昭阳,朕命令你张嘴!”

    佐昭阳没有张嘴,只是在听到他的声音时,有些反感地皱起了眉。

    “佐昭阳,张嘴!你敢不听朕的话!”

    他黑着脸,又从碗中舀了一小勺,递过去,伸手捏住她的下颌,强迫着将她的嘴撑开,将药灌了进去。

    可下一秒,那些药全部从左昭阳的嘴里吐了出来,伴随着她一阵一阵的咳嗽声。

    言朔的脸,沉了下来,看着她嘴角的药渍,脸色越发难看了。

    “你这个该死的女人,你存心要跟朕对着干是不是?”

    他起身,随手就要将碗给扔了,可下一秒,还是生生地收了回来。

    想起太医说的话,这个女人若是再不服药下去,这条命都也要没了,便又压下脾气,重新回到床边。

    试了几次之后,他发现,就是自己用强硬的手段将药灌进她的嘴里,她也不会咽下去,而是一滴不剩地从嘴里吐出来。

    几次之后,碗中剩下的药便被她吐得差不多了。

    言朔气得脸色铁青,发现这个女人睡着的时候比清醒时更加容易惹他生气。

    蹭的一声从床边站起,他打算直接走,可想了想,又走了回来,“佐昭阳,算你狠。”

    想了想,他又走到门外,打开门,外面候着几个宫人,“再去给皇后煎碗药过来。”

    “是。”

    吩咐完之后,言朔又重新走了回来,脚下的步伐,有些无意识地放轻了一些。

    见佐昭阳的襟前全被吐出来的药给弄湿了,他拧起着眉,又出去重新命人将她的衣服换下。待到一切完毕之后,宫人也重新端着药进来了,“皇上,娘娘的药好了。”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