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9章 言朔番外(42)
    “嗯。”

    他沉着脸接过,让其他人都退了下去,目光看着床上明明虚弱却又无比倔强的女人,叹了口气。

    原以为自己这一辈子的耐性都给了容儿,再也不会有女人让他这般耐着性子了,没想到这个对他根本没有心的女人,竟然也成了那样的例外。

    几次喂药无果之后,言朔也不想再重复那些无用功,盯着佐昭阳倔强防备又毫无血色的脸半晌,眉头又开始拧了起来。

    “连睡着了都把嘴巴闭那么紧,怕人下药害你吗?”

    话音落下,原本勾着讥诮的嘴角,却突然间敛了下来。

    想起徐嬷嬷先前对他说的那些话,这是她从小养成的习惯……

    这个女人得经历了什么,才会练成了这般在睡觉的时候都防备着别人的习惯?

    莫名的,言朔的心里,一阵钝痛,好似被什么给狠狠扎了一下。

    盯着佐昭阳的脸看了许久,他忽地想到什么,俯下身凑到佐昭阳耳边,“你放心,朕不会害你,乖乖把药喝下。”

    回应他的,依然是一阵的寂静。

    在这个时候,言朔也不跟她计较,端过药,送到自己嘴边,喝下一口,赤口的苦涩味,充盈着他的口腔。

    俯下身,对准佐昭阳的唇,落了下来。

    女人本能地排斥他的碰触,却被他用手禁锢着双颊,言朔的手上微微一用力,她的下颌便被迫给张开了。

    言朔顺势将嘴里的药灌了下去,察觉到女人下意识地又要将药给吐出来,他用嘴封住了她的唇,苦涩的药,顺着他的舌尖,送入她的喉咙,流了下去。

    “不准吐出来,朕说了,朕不会害你。”

    药还是溢出了一些,可比起一开始,也送进去不少,言朔松开她,伏在她耳边,低声道。

    紧跟着,他又试了几次,还是同一开始一样,女人还是排斥着他的碰触,却在他的强迫下,将药喝下去。

    尽管没有意识,可在佐昭阳的潜意识中,许是知道自己反抗无用,接下去的几次几口药,渐渐变得顺利了起来。

    到后面,言朔没有扣住她的下颌,她也能配合着张开唇,将药给咽下去了。

    看着空掉的药碗,言朔满意地弯了弯唇,从袖中取出帕子将她嘴角的药渍擦干净,又帮她掖了掖被角,顺便将她放在被子外的手放进去。

    视线触及了她红肿的还散发着药味的指尖,她的手指十分圆润好看,即使这会儿没了指甲,也并不难看,可五根手指尖的红肿,却让他看着格外刺眼。

    他记得她之前留着指甲的,白皙的手指,就如同玉葱一般,十分诱人。

    什么原因,让她将指甲全给剪了?

    言朔拧了一下眉,好似记起了什么,眉头拧了又深了几分,讳莫如深的眼底,隐隐地淌过一丝后悔。

    将她另一只手也拉了过来,果然如他所料的那样,指尖光秃秃的,还可有几根手指的甲面也有些被轻轻掀开了些许,上面还散发着淡淡的药味。

    难道真是他那天……

    言朔没有往下想,钝痛的心中那隐约散发出来的悔意在此时变得更深了一些。

    压下心头的翻涌,将佐昭阳的手放进被子之中,可下一秒,手腕却被人给扣住了,力量大得惊人。

    视线投向扣在自己腕上的手,依然是那带着红肿的手指,此刻紧紧扣着他的腕骨,十分用力。

    他扯了一下手,竟然发现自己根本挣脱不开。

    又试了几次,被佐昭阳扣住的手腕,竟然纹丝不动。

    能有这样大的力量,若不是有多年的武功修为,根本不可能做到扣着他这样一个大男人的手可以做到纹丝不动,更何况他这个大男人还不是一个没有武力的男人。

    “别碰我!”

    睡梦中紧闭着双眼的女人,突然咬着牙关开口,沙哑的嗓音中,带着一股浓烈的怨恨和杀意,好似要将伤害她的人化为灰烬。

    言朔看着佐昭阳脸上那越发浓烈的杀气,还有扣在他手腕上逐渐加重的力道,言朔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一些。

    直觉告诉他,这个女人并非她表现上看到的这么简单。

    “再碰我,我就杀了你!”

    睡梦中,佐昭阳紧咬着牙关,这句话,好似从牙槽中挤出来,其中盈满的杀意,并非纯粹只是警告,而是真的随时会动手杀人。

    手腕上猛地一疼,言朔这才注意到那个女人的力量已经大到连他这样一个大男人都无法承受。

    试了几次都没办法将手从她指尖中收回。

    一个柔弱的女人,但是用几根手指就能扣着他的手腕动弹不得,言朔是怎么都不相信佐昭阳不会武功。

    微微用上了一些内力,他才察觉到自己手腕上的力道有了几分松动。

    再加了几成内力,才将手从佐昭阳的指尖抽了出来。

    但佐昭阳脸上的杀意并没有退去,渐渐的,她的额头上开始冒出了细细的冷汗,言朔皱了一下眉,甩了甩被她捏疼的手腕,走到边上,拧了一把热水,给她擦了几遍。

    轰~~

    雷声一阵接着一阵响起,他发现,佐昭阳的身子在雷声响起的瞬间,狠狠抖了一下,紧闭着的眼珠,十分用力地转动着。

    忽地,佐昭阳的双眼猛人睁开,眼底像是染了鲜血,一片猩红之色。

    她忽地从床上坐起,一掌击向言朔的胸口,正在给她擦汗的言朔,瞬间感觉到一股强劲的内力朝他袭来。

    他本能地往边上一躲,虽然胸口躲过了那致命的一击,但肩膀上生生地挨了一记。

    他捂着酸痛的肩膀,抬眸震惊地看着从床上站起,双眼空洞却杀气凛冽的女人已经下了床,抬起手掌,便再度朝她袭来。

    可就在下一秒,她又在言朔面前倒了下去,好在言朔反应快,在她倒下的瞬间,长臂一伸,将她揽进了怀中。

    感觉到身上那滚烫的体温,言朔的眉头比最初的时候拧得更紧了一些。看着怀里已经失去了知觉的女人,想到刚才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一股完全不在他之下,甚至可以说远超于他的深厚内力,他的眼底,逐渐冰冷了下来。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