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2章 言朔番外(45)
    尽管觉得这个女人今天很反常,言朔还是点了点头,“可以。”

    见他应下,佐昭阳心里悄悄松了口气,“皇上请。”

    她站在言朔身侧,做了个邀请的手势。

    言朔淡淡扫了她一眼,提步往后院走去,今天没有太阳,天气有些阴冷,空气中的凉风扑面而来,让人不自觉得打了个冷颤。

    想到佐昭阳才刚退了烧,身子还有些虚弱,他的脚步,在后院门口停了下来。

    佐昭阳原本走到他身后,一个不留神,就直接撞向了他的背。

    她愣怔了半秒,抬眼看向言朔回过头来的目光,疑问道:“怎么了,皇上?”

    “回内殿去。”

    “哦。”

    佐昭阳没问,只是应了一声,便随着言朔往内殿走去。

    内殿当中也摆着一副棋盘,跟前几次不同的是,这一次言朔来的时候,棋盘上并没有像前几次那样摆着残留的棋局,这一次,棋盘上空荡荡的,很显然是有一阵子没下了。

    言朔抬眼看了她一眼,而后,在棋盘前坐下。

    盯着棋盘上的黑白子,言朔少了往常的兴致,自己心里其实也不清楚为何一听王德说她病好了,就迫不及待地要来看她,就好像昨日听儿子说她生病了一样,就是不由自主地就会去在意。

    这样的感觉说不上好,但也说不上不好,他娶她,为的除了堵住朝臣之口之外,还有一个原因,无非是要从跟容儿的过去当中走出来。

    既然身在皇位,他做不到跟普通百姓一样为一个女人孤独终老,那就试着跟另外一个女人试一试。

    最起码,这个女人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坏,他也并不排斥这个女人。

    不过……

    言朔想到了昨晚佐昭阳的异常,眉头不动声色地皱起。

    佐昭阳知道言朔这会儿下棋的兴致并不高,她不需要问,从棋间便能感觉得到,他似乎有什么心事,但想来这个心事应该是跟她没什么关系的。

    她没兴趣去刺探言朔的心事,她现在最需要做的,便是从言朔口中问出昨晚的事,在想办法杜绝同样的事再次发生。

    一局下完之后,言朔意料中的惨败,但他输给这个女人似乎是习惯了,竟然没有半点恼羞成怒,只是掀了掀眼皮,看了她一眼。

    见她正在偷偷地打量着自己,几番欲言又止,似乎是有什么话要对他说,但又不知道如何开口似的。

    言朔的眉头轻轻一挑,多了几分兴致,等着她开口。

    稍许,佐昭阳果真开口了,“皇上……”

    比起往常那冷冷清清的样子,这会儿看她这副踌躇的模样,反而显得平易近人了许多。

    “嗯?”

    他挑眉看向佐昭阳。

    见佐昭阳微微抿着唇,犹豫了一番之后,开口道:“听嬷嬷说,昨晚是皇上给臣妾喂的药?”

    言朔的眼底,微微一讶,没料到佐昭阳竟然是问这个,看她这模样,很显然,皇上大人亲自给她喂药这件事,不但没让她产生多少高兴的情绪,甚至,从她的表情来看,还隐隐地多了些许困扰。

    “没错。怎么?皇后这是打算感谢朕?”

    言朔看着她,似笑非笑。

    “那是自然,若不是皇上,臣妾这会儿可能还躺在床上呢。”

    佐昭阳扯着嘴角开口,笑容却显得格外僵硬,不用问言朔都能知道这个女人说这话时多么言不由衷。

    唇角微不可查地弯了弯,“皇后不用客气,你是朕的妻子,朕待你好是应该的。”

    言朔这话,本是为了戏弄她,可说出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对这样一层夫妻关系并不排斥。

    反倒是佐昭阳,在听到他这话的时候,嘴角的笑容,瞬间敛了下来,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底已是一片冰冷。

    但很快,这样的冰冷便收了起来,她对着言朔微微一笑,笑意却不达眼底。

    即使刚才那一抹冰冷掠过太快,但一直注意着她神情的言朔确实明显察觉到了,心下不由得一沉。

    在他看来,这个女人比他似乎更排斥一些他们之间的夫妻关系,而这样的认知,让皇上大人很是不悦,脸也不由得沉了几分。

    从棋盘间倏然站起,想要走,却又莫名不想离开,抬起的脚步,缓缓收了回来。

    回头狠狠瞪了佐昭阳一眼,让佐昭阳觉得一脸莫名。

    她这是哪里又惹他了,刚刚不是还说得好好的吗?

    想到自己有求于言朔,佐昭阳垂眸抿了一下唇,尽量让自己主动跟言朔说话。

    从小到大,除了母后和嬷嬷,她极少主动去靠近别人,这会儿让她去对言朔主动,着实有些为难她了。

    “皇上,您可还要下棋?”

    “不下!”

    皇上大人傲娇地拒绝了。

    佐昭阳一愣,随后又勉强从唇角勾起笑容来,“那皇上想要做什么,臣妾都可以奉陪。”

    闻言,言朔微愠的双眸微微眯了眯,往常他若是给她摆脸色,她早就不理他,把他当成空气在一边晾着了。

    要么施恩一般给他回一个“哦”字就顶天了,这会儿竟然还能这般讨好他?

    想起刚才她提起昨晚他亲自喂她喝药的事?

    难不成真的是因为内心感激他吗?

    言朔是不相信的,虽然跟这个女人接触不多,但是直觉告诉他,这是一个没有心的女人,一个没有心的女人,又怎么会因为他一个寻常的举动而感激到变了性子。

    没有心的女人……

    这样的认知,让言朔的心头,闪过一丝熟悉的钝痛,而下一秒,这样的钝痛便瞬间蔓延全身。

    见佐昭阳双眼期待地看着自己,她的眼睛黑白格外分明,尤其是眼珠子,较常人要黑一些,便衬得她的眼白格外干净,也使得整双眼睛格外清明。

    也是因为这个,她没有表情地看着自己时,会让他觉得这个女人的世界是非常冷清的,干净得没有半点感情。

    这会儿她原本冷清的眸子里,多了些许期待,使得她整个人好似多了些许活力似的,格外动人。佐昭阳本就是个美人,跟云娇容一模一样的脸,但同云娇容的娇柔不同,她身上带着一股格外冷清的气质,使得任何人都能能清晰地将她跟云娇容区别开来。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