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3章 言朔番外(46)
    但这样的气质,使得她更能衬得上母仪天下这般高贵的身份,只要站在那里,便能震慑众人。

    言朔没料到自己对佐昭阳会有这样高的评价,当他意识到的时候,心头也是一震。

    很快,他便将自己心头的异样给压了下去,见佐昭阳眼底的期待没有散去,心里便多了几分捉弄的念头。

    似笑非笑地看向她,道:“朕要做什么你都奉陪?”

    言朔的表情让佐昭阳觉得不安,可还是点了点头,“是。”

    “好。”

    言朔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顿了一下,道:“那陪朕去练剑。”

    “练剑?”

    佐昭阳一愣,眼底出现了几许迷茫,随后,摇了摇头,“臣妾不会。”

    言朔没错过她眼底的任何一个表情,既如同他先前说的那样,这个女人的眼睛太过分明,以至于她眼底的神情也被看得清清楚楚。

    她并没有在说谎,她是真不会。

    可昨晚这个女人昏迷之时的反应,分明有极高的武功修为……

    难道……她自己不知道?

    言朔若有所思地看着佐昭阳,要么她说的是事实,要么她演戏的本事太过一流,连他也没办法分辨。

    可他还是本能地选择了相信她。

    “算了,朕只是随口说说罢了。”

    他摆了摆手,视线不经意地注意到了放在窗边的那个刺绣圆盘子,里面放着各式各样的绣线,还有一些布料。

    上面还放着一个尚未绣完的荷包,看样式大小,很显然是为小言洵绣的。

    但不知为何绣到一半又不绣了。

    佐昭阳注意到了言朔的目光,心下一凛,还没等她说什么,言朔已经走上前去,拿起那个半成品荷包,道:“这是给洵儿的?”

    佐昭阳顿了一顿,本能地就要否认,毕竟言朔不知道她曾经送了一个给小家伙,“不是。”

    她哪里知道小家伙早就将她卖给父皇了,还卖得彻彻底底。

    言朔挑了一下眉,想起小家伙说她并不想让他知道她送小家伙荷包的事,便明白了她此刻否认的原因了。

    “这么小的荷包,不是送给洵儿,这宫中还有别的孩子吗?”

    他故意问道,佐昭阳倒是被他噎了一下。

    她原本想着只要否认了就行,谁会想到这日理万机的皇上竟然还会追问,她总不能说她是绣给宫中的小太监吧。

    言朔见她难得被他噎了一次,心情颇好,也就大发慈悲地没有非要等她回答,将荷包重新放心绣盘当中。

    “朕前阵子看到洵儿身上戴了一个,洵儿跟朕说是皇后绣的,朕以为这个也是为洵儿绣的。”

    佐昭阳的表情,僵了一下,错愕地看着言朔含笑的眼角。

    不是说了不让告诉皇帝吗?那小家伙,这么快就把她卖了!

    “那……那是臣妾拿来练手的,正好殿下来了,臣妾便顺手送给他了。”

    可这话一说完,又觉得不对了。

    她将自己拿来练手的绣品送给皇长子殿下,这是存心羞辱皇长子殿下吗?

    要是有心人挑唆一下,就会变成她对先皇后不满,所以才会羞辱先皇后生下的孩子。

    佐昭阳的心里开始忐忑了,目光悄悄打量了一下言朔的脸,见他好似并没有生气,心里才稍稍放心了一些。

    言朔看她这般急于否认的样子,在心里冷哼了一声,还真是不想拿儿子讨好他呢。

    随后,又想到了当日她对洵儿说的因为不想给他绣,所以不想让他知道她送了绣品给洵儿?

    言朔的眼眸微微眯起,盯着她看了半晌,问道:“现在练手练好了吗?”

    “啊?”

    佐昭阳发现今日的言朔相当不对劲,很多话她都没法接。

    见言朔看着自己等着她回答,她只能硬着头皮,点了点头,“练好了。”

    “那就给朕也绣一个。”

    佐昭阳:“……”

    确定不是在跟她开玩笑吗?

    皇上大人要荷包,只要给内务府一句话的事情,她那点拙劣的绣品,怎么能过皇帝的眼。

    “皇上,宫中的绣娘绣得比臣妾好看多了。”

    言朔眯起眼,面露不悦地看着她,“你这是拐弯抹角拒绝朕?”

    “臣妾不想自己那拙劣的绣品侮辱了皇上您的眼睛。”

    佐昭阳接得面不改色。

    睁眼说瞎话的本事越来越溜了。

    言朔看了她一眼,在心底冷哼了一声,忽地在她面前俯下身,双手反剪在身后与她平视着,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并没有吓到佐昭阳,见她还是一脸淡定地看着自己,眼神里没有半点感情,更别提羞涩了。

    言朔的心里,再度闪过那熟悉的挫败感,在心里叹了口气,开口道:“给朕的儿子送东西,却不愿意送给朕,在你眼里,朕还没儿子重要?”

    佐昭阳的内心点了点头,面上却矢口否认道:“不是。”

    “那就给朕绣一个。”

    不给她拒绝的机会,言朔步步紧逼道,“你不是说要感谢朕昨晚喂你喝药吗?绣个荷包感谢朕不为过吧?”

    言朔都这样说了,佐昭阳还能说什么。

    况且,就算他什么都没做,皇帝开口要东西,她敢不给吗?

    心下也只能硬着头皮应下,“只要皇上不嫌弃就好。”

    不过言朔刚才提起昨晚喂药的事,她正好可以顺便问他,想了想,便道:“皇上,臣妾从小就有一个习惯,睡着的时候,别人没办法给臣妾喂东西,不知道皇上昨晚是如何给臣妾喂下去的?”

    她状似随口一问,可那表情却是显得极为在意的,言朔瞬间便明白过来这个女人为何今天这般反常,这般主动了。

    原来竟是为了问这个?

    看来,她对有人能成功将东西喂进她嘴里这件事是十分在意的。

    盯着她沉默了良久,他的唇角,缓缓弯起一抹带着玩味的弧度来,“你真想知道?”

    佐昭阳没注意到他眼底的神色,见言朔这般问,立即点了点头,“还请皇上明示。”

    “好,你靠近一些。”压下眼底的不怀好意,他对佐昭阳扬了扬手,佐昭阳不疑有他,听话地靠近了他几分。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