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4章 言朔番外(47)
    见他忽地伏在她耳边,低低一笑,温热的气息,沿着她敏感的耳廓萦绕开来,让她的身子,僵了一下,下意识地打了个冷颤,身子本能地往边上一侧。

    而当她听清了言朔说的昨晚是怎么喂她喝药时,她整个人都僵住了,抬眼错愕地看向言朔含笑的眼,彻底愣在了原地。

    用……用舌头渡进去的?

    难怪……

    那样的话,她是根本没办法将药吐出来的。

    佐昭阳突然有些恼怒,抬眼看着言朔,沉声道:“皇上怎么能这样!”

    这话要是从其他妃子口中说出来,就有些撒娇的意味,可这个女人一本正经,眼神冷漠地吐出这句话的时候,味道就不一样了。

    正想说什么,他眼尖地发现佐昭阳两边的耳尖都红了一大片,显然是因为害羞了。

    这样的发现,让言朔突然有一种想要大笑的心情。

    这个发现实在太特别了,他以为这个女人在任何时候都是没情感的。

    就是两人在床笫之间,她都能保持冷冷清清,何曾有半点害羞的样子,没想到他不过是告诉了她喂药的方法罢了,竟然会害羞?

    她的脸上始终是平淡的样子,若不是耳尖的反应出卖了他,他还真没发现这个女人竟然也会害羞。

    想着想着,他又忍不住低笑出声,随后笑声有些控制不住地逐渐放大,开始大笑起来。

    佐昭阳不明白言朔为什么心情变得这么好,笑得这么开心。

    可她没心思去考虑言朔的心情,心里只想着该怎么杜绝言朔说的这个方法。

    相比起言朔的好心情,佐昭阳的眉头却越皱越紧。

    转眼间又是好几天过去了,诛玄国派来东楚的使臣已经抵达靳都城。

    “皇上,诛玄国的使臣已经到了,臣已经安排他们在国宾馆住下,还请皇上示下。”

    “都安排好了?”

    言朔接过礼部尚书递上来的奏本,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眉头一蹙。

    “回皇上,都安排好了,此次来朝的是皇后娘娘的庶妹,诛玄国的二公主,以及定海大将军卫情深。”

    诛玄国的使臣言朔早在一个月之前就知道了,对于那个二公主他没什么在意的,倒是那个姓卫的将军,让言朔莫名生出了几分敌意来。

    “这次不用安排去国宾馆了,让内务府那边安排他们住进宫中,既是皇后的娘家人,还得让她多见见他们。”

    言朔突然下了这样的安排,让礼部尚书有些惊讶。

    皇宫向来是不住外宾的,除了几年前东瀛的云爱公主之外,其他外宾都是安排住在国宾馆的。

    即使这次来的是皇后的娘家人,也没理由安排在宫中住啊。

    皇后的妹妹也就罢了,那位卫将军可是个外男啊,住宫中不太方便吧。

    礼部尚书心里这般想,到底不敢在言朔面前持反对意见。

    心里却想着皇上还真是顾及皇后娘娘的心情,这娘家人来了都安排在宫中入住。

    想到自己身为淑妃的女儿,礼部尚书开始担心起来。

    皇上不是个重女色的人,不然云娇容死了这么多年,他也不会一直没纳妃了,那个像云娇容的佐皇后,要是将皇上整颗心思都勾了过去,他让女儿进宫所费的心思不都白费了吗?

    礼部尚书从宫中出来,想了想,又去找了其他三位妃子的父亲。

    凤羽宫——

    “公主,该用膳了。 ”

    “好。”

    结束了最后一针之后,将荷包整理好,放到一边,佐昭阳点点头,起身往外走。

    徐嬷嬷看了一眼佐昭阳放置一边的荷包,笑道:“没想到皇上竟然会要公主您绣的荷包,老奴还以为皇上一直会排斥您呢。”

    徐嬷嬷虽然之前对皇上那样待自家公主是十分不满的,可若是皇上改变对公主的态度,对公主来说自然是好事。

    等她百年之后,也不需要担心公主的未来生活了。

    “呵!他不过就是存心刁难我罢了,嬷嬷还以为他真稀罕我绣的东西呢?”

    佐昭阳不以为然地笑了一笑,起身出了内殿。

    “皇上不会这么无聊吧?”

    “或许吧。”

    没有将心思过多放在言朔身上,佐昭阳随口应了一声,便没再提。

    反正荷包她是绣好了,言朔若是要,她便给他,他若是忘了,她便放着好了。

    想到他竟然是用那样的方法喂她喝药,佐昭阳心里便不大舒服。

    去了偏厅用膳,还是往常徐嬷嬷亲自为她做的那些家常菜,言朔不在,她的胃口也要好一些。

    可用饭才用到一半,那熟悉的唱喝声便响了起来,“皇上驾到~~”

    佐昭阳皱起眉,捏着筷子的手紧了紧。

    最近言朔来凤羽宫来得有些勤啊,她还是喜欢之前那样冷冷清清的日子,简单又自在。

    在心里叹了口气,她无奈放下筷子,起身接驾。

    言朔进来的时候,偏厅那边还传来饭菜香,这才想起已经是用膳的时间了,来得还真凑巧。

    言朔的目光,朝佐昭阳淡淡的脸上投了过去,问道:“皇后正在用膳?”

    话音落下的同时,人已经往偏厅过去了。

    “是。”

    佐昭阳跟在言朔身后进来,应了一声之后,想了想,还是加了一句,“皇上要在臣妾这里用膳吗?”

    言朔本想应下,可看到桌子上那一盘盘放了辣子的菜肴时,到了嘴边的话收了回去,“不用了,朕吃过了。”

    王德:“……”

    皇上什么时候用过晚膳了,他怎么不知道?

    眼皮微微抽了一下,王德将自己的身子往后缩了缩,假装没听到皇上在睁眼说瞎话。

    皇上肯定是辣怕了。

    “朕过来只是随便坐坐,你吃吧。”

    言朔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佐昭阳,道。

    “是。”

    她一点不客气地在餐桌前坐下,端起饭碗便吃了起来。

    下人们:“……”

    娘娘还真不客气,哪有人当着皇上的面只管吃饭的。

    在诛玄国的时候,佐昭阳见佐铭臣的机会非常少,所以,很多习惯,一时间是改变不了的。面对言朔的时候,她尽量做到毕恭毕敬,但是言行之间,还是少了一些对皇帝的敬畏,就是这些礼仪,都是出嫁之前,徐嬷嬷临时让她练习的,这才没怎么出错。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