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5章 言朔番外(48)
    而那种常年养成的自我的习惯,一时间却是改不了的。

    因而,言朔让她只管吃饭,她便二话不说就坐下来吃了。

    徐嬷嬷捂了捂脸,看着自家如此耿直的公主,头疼地捏了捏太阳穴,心里只能祈祷着皇上不要跟公主太计较了。

    好在,皇上大人或许也习惯了自己这位新皇后“目中无人”的态度,她直接在他面前用饭,他也没在意。

    她还是之前他看到的那样,动作优雅,吃饭却很快,明明那么重辣的东西,她吃得好似非常香,他在一旁看着,都有些饿了。

    可刚才自己都说吃过了……

    言朔有些后悔了,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犹豫一番之后,还是道:“给朕备碗筷。”

    一直埋头吃饭的耿直皇后闻言抬起头来看他,“皇上您不是吃过了吗?”

    言朔:“……”

    下人们:“……”

    娘娘这样耿直下去,会掉脑袋的知道吗?

    别说皇上吃没吃过,皇上就是吃吐了,他要再吃您管得着吗?

    “朕还要再吃!”

    言朔沉着脸看向佐昭阳,冷声道。

    “哦。”

    佐昭阳又是淡淡地应了一声,继续埋头吃饭。

    碗筷上来了,言朔试着夹了一点菜放进嘴里,呛口的辣味,让他不动声色地皱了一下眉。

    比起上一次,这一次言朔显然是做了准备的,因而尽管有些辣,倒也没上次反应那么大了。

    而且,他发现,带辣子的菜确实很下饭,他吃了几口之后,开始逐渐适应了那味道,胃口竟然大开了。

    难怪这个女人吃得这么津津有味,连他都忍不住想要吃第二碗了。

    一顿饭,终于吃完了,嘴里的辣味没有散去,比起上一次,这一次言朔倒是有些意犹未尽。

    又吃了几口下人送上来的饭后水果,将辣味给去了。

    等到入夜的时候,佐昭阳以为言朔会准备离开,没想到他竟然并没有要走的意思。

    “很晚了,安置吧。”

    言朔看了一眼边上面露愁容的佐昭阳,开口道。

    佐昭阳回过神,尽管心中很是不愿,可想到自己的皇后身份,她还是应了下来,“哦。”

    她跟言朔之间的房事加起来也就两次,而且两次的过程对她来说都是折磨,尤其是第二次……

    但是,自己既然身为他的皇后,她根本就没有拒绝的理由和资格,即使心里多么排斥言朔的碰触,她还是硬着头皮,承受他带给她的一切。

    言朔看着她脸上淡漠的表情,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待到下人们在房中退去,只剩下他们夫妻二人时,原本寻常的气氛莫名显得尴尬了起来。

    半晌,言朔才开口,随便找了个话题,道:“上次朕让你给朕绣的东西呢?”

    “嗯?哦……在呢,皇上来之前,臣妾已经绣好了。”

    佐昭阳回过神,神色淡淡地起身过去将那个绣好的荷包拿了过来。

    亮眼的明黄色,是专属于皇帝的颜色,看着面前白皙的手掌上托着那明黄色的荷包,言朔心头一动,伸手接了过来,在掌心中下意识地抓抓紧了,心里头有些愉悦。

    “有劳皇后了。”

    “皇上不嫌弃就好。”

    将荷包放在一旁,目光似笑非笑地看向佐昭阳不自在的表情,道:“你好像不欢迎朕?”

    这不是他第一次问这样的问题,也知道佐昭阳会怎么回答,但他还是试图找个能缓和两人尴尬气氛的话题。

    也不知道为什么,今晚的气氛让他觉得尤为尴尬。

    “皇上多虑了。”

    佐昭阳在言朔身边坐下,床很宽敞,可佐昭阳即使觉得跟言朔这样安静地坐在一起,空气都稀薄了,连气都喘不过来。

    “很晚了,皇上就寝吧。”

    “嗯。”

    随后,两人便躺在一张床上,却各自都没有睡意。

    “你妹妹和那个卫将军到京城了,你可知道?”

    半晌,言朔开口,他能感觉到边上的女人始终紧绷着身子,而这会儿,让他问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竟然觉得身边的温度,骤然冷了几分。

    “现在知道了。”

    从佐昭阳冷下来的语气可以听的出来,刚才并不是他的错觉,而且,他发现,这个女人很排斥他提到诛玄国的人。

    有心想要多知道一些她的情况,她想了想,道:“你似乎并不是很高兴见到他们?”

    “对。”

    原以为佐昭阳即使真的不高兴见到诛玄国的人,也会稍稍收敛一下情绪否认,却没想到竟然承认得这么干脆。

    他侧过身子对着她,单手撑着头,继续道:“你在生朕的气?”

    “不敢。”

    佐昭阳冷冷地应了一声,侧过头来,原本紧绷的身子,许是因为心头燃起的怒气反而逐渐放松了下来。

    “不管我高不高兴他们过来,皇上不还是让他们来了呢,这是皇上您的决定,臣妾的心情并不是特别重要。”

    她的语气格外生硬,这让言朔回想起当日在后院跟她下棋时,他第一次在她面前提到诛玄来人的事,她的情绪也是瞬间就变了,甚至直接对他摆了脸色。

    “你是不敢生朕的气,但不代表你没生朕的气。”

    他伸手,像个调皮的小男人,欺负小女生一般的伸手扯了扯佐昭阳散落在鬓角的头发。

    佐昭阳本能地扬手将言朔的手给甩开了,却在下一秒,愣了一下,目光朝言朔看了过去,见他并没有生气,反而眼中带笑,心里虽然觉得今天的言朔诡异得好说话,但到底还是松了口气。

    她觉得自己去情绪还是控制得不好,一旦跟那些人有关,她所有的戾气都会彻底释放出来,即使是在言朔面前,她也控制不住。

    言朔感觉到她的怒气十分强烈,可又觉得这样会生气的佐昭阳反而是有血有肉的,他并不想看到那个眼底永远都是冷冷清清的女人。

    “能跟朕说说你为什么不喜欢看到诛玄国的人吗?”

    他耐着性子,问道。此时的言朔,其实并不确定自己对佐昭阳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但当他下定决心要将这个女人当皇后当妻子看的时候,他想,自己最起码得多了解她一些。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