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7章 言朔番外(50)
    见暗卫没有继续说下去,言朔动了动眼皮,“没了?”

    “没了。”

    暗卫统领面露羞愧地地看了言朔一眼,随后又将一个本子呈到言朔面前,“皇上,这些是卑职记录了一些关于公主在诛玄国的日常生活,请您过目。”

    “放着吧。”

    从暗卫刚才提到的一些大概,言朔也能猜到佐昭阳在诛玄宫中过的完全不是一个公主该过的日子,所以,对于这些生活细节,他并不在意。

    他心里最想知道的是另外一件事——

    “关于皇后会不会武功这件事,你什么都没查到?”

    “是。”

    暗卫垂下头,“皇后娘娘从前在诛玄宫中一直受尽上上下下的欺负,据说是从不曾还手过。”

    若是会武功,哪能谁都欺负上来。

    听皇上的意思,皇后娘娘不但会武功,而且武功还不弱。

    言朔又一次想到了那晚扣住自己手腕的力量,以及打向他的那一掌,如果不是自己躲得及时,怕是会受重伤,那样深厚的内力,怎么可能会是一个毫无武功基础的人。

    再想起佐昭阳清醒时的反应,好似根本不知道自己会武功,难道……她真的不记得了?

    “你退下吧。“

    “是,属下告退。”

    打发了暗卫统领之后,想起佐昭阳那诡异的行为,言朔再一次陷入了沉思当中。

    国宾馆——

    “大人,你说皇上安排让我们住进宫中?”

    诛玄国二公主佐明玥面露异色地看着面前的礼部侍郎,确认道。

    “没错,皇上体谅皇后娘娘思乡心切,便命我安排公主跟卫将军进宫,宫中那边,内务府已经安排妥当,公主和将军直接住进去便可。”

    佐明玥的表情因为礼部侍郎带来的小西而有些不好看了,但至少她还知道面前这位是东楚的大臣,她不能直接表露出自己的不高兴,便笑着对礼部侍郎点了点头,“烦请大人回去代我等多谢皇上隆恩。”

    “公主客气了,那微臣就先告辞了。”

    “大人慢走。”

    礼部侍郎离开之后,佐明玥脸上的笑容,敛了下来,脸上瞬间升起了一丝冷意。

    “佐昭阳可真有本事,竟然能让东楚的皇帝这般体贴她。”

    佐明玥眼底的妒意在礼部侍郎离开之后,毫不保留地溢出眼眶。

    她嫉妒佐昭阳是元后嫡女,即使不受宠,在诛玄国人眼中,是名正言顺的嫡长女,这是不争的事实。

    即使她的母妃如今成了诛玄的继后,即使她现在是父君最宠爱的女儿,也改变不了自己曾经只是一个庶女。

    她嫉妒佐昭阳有那样一张勾人的容颜,即使她面上不屑,内心却是恨不得将那张脸毁掉,她嫉妒所有见过她那张脸的那人都会爱上她,没想到如今东楚的皇帝也不例外。

    “一个被父君唾弃的女儿,没想到会在东楚站稳脚跟。”

    说到这,她目光带着讽刺地看向一旁从礼部侍郎出现开始便一直不曾言语的定海大将军卫情深,道:“情深哥哥,这下你可看清楚了,你藏在心尖上的人儿,如今可是躺在东楚皇帝的怀里邀宠呢。”

    卫情深的眸光,骤然一冷,眼底的寒气瞬间逼向佐明玥,那一道从眼底迸射出来的凌厉,吓得佐昭阳心头一颤,动了动嘴,竟然说不出话来。

    “二公主休要胡言,臣对昭阳公主只是为臣子的敬意,绝无其他,公主若是再敢胡说,别怪微臣负了国君的圣命!”

    国君让他以使臣的身份保护二公主前来东楚,如果不是为了来看看昭阳是否过得好,他根本不可能答应。

    如果佐明玥在东楚敢对昭阳做什么的话,他绝不会放过她。

    佐明玥对卫情深是又爱又怕,尽管卫情深嘴上不承认,可她却知道卫情深的心里是装着佐昭阳的。

    也是因为如此,她才更恨佐昭阳,恨不得她立刻去死。

    要不是那老秃驴跟父君说什么佐昭阳的生死影响诛玄的国运,父君又深信不疑的话,她早就让父君将那个贱人给杀了。

    “我就开个玩笑嘛,情深哥哥你别生气。”

    卫情深没有看她,甚至连一个眼神都不曾给她,只是敛着眸子,道:“公主,你我君臣有别,还是叫我名字吧,这一声哥哥,微臣承受不起。”

    “你……”佐明玥气得脸色铁青,可就是不敢对卫情深发难,怒瞪着他半晌,她才软下语气,道:“卫将军,你又何必这样拒我于千里呢,你明知我心悦于你,为什么就不给我一个机会呢,父君和母后最是宠我,娶了

    我,对你没坏处呀。”

    卫情深的眼底,在此刻凝聚起了凌厉的锋芒,看向佐明玥那张自以为是的表情,道:“二公主还请自重,公主身份尊贵,微臣配不上!”

    落下这话,他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根本不想跟佐明玥多待。

    佐明玥气得直跺脚,她这样一个皇家贵女,有哪里配不上他卫情深的,她都这般主动了,他竟然对她的感情视若无睹。

    “岂有此理!都是佐昭阳那个不要脸的贱人,是个男人都要去勾搭!”

    等见了佐昭阳,她一定让她好看!

    以为离开诛玄,就能逃脱她的手掌心了吗?

    翌日,佐明玥随同卫情深一并觐见了东楚的皇帝言朔。

    昭明殿上,群臣分列而战,气派的金殿让佐明玥不仅惊叹。

    到了这东楚,她才知道诛玄国那宫廷有多狭小,东楚不亏是位列四国之首的大国。

    群臣分两旁站着,一个个精神奕奕,为首的那三位身着深紫色绣金线蟒袍的男人,更是人中龙凤,让人看一眼便舍不得移开目光。

    佐昭阳盯着站在队首的那三位亲王看了许久,都舍不得移开目光,直到耳边响起卫情深的声音——

    “微臣参见皇上。”

    佐明玥总算是从自己的惊艳中回过神来,跟在卫情深后屈膝行了,“诛玄国二公主佐明玥参见皇帝陛下。”她好似刻意压着声音,使得她的声音乍听上去有些纤细柔和。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