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9章 言朔番外(52)
    佐明玥也没料到佐昭阳会看过来,突地被她眼中的冰冷给吓了一大跳,可一想到佐昭阳一直是在自己手底下讨生活的,便压下刚才那诡异的惧怕,挺直了腰板,回瞪了回去。

    佐昭阳笑了一笑,挑眉道:“妹妹为何瞪我,是觉得今晚的菜肴不如诛玄和你胃口么?”

    佐明玥一愣,没料到佐昭阳会当着群臣的面直接说她瞪她,她有些错愕地看向佐昭阳不达眼底的笑意,心下一沉,面对四处投来的目光,她脸上一热,心里早已经将佐昭阳咒得恨不得立刻让她去死。

    只是佐昭阳一直带着笑,那模样更像是在玩笑,而不是在质问。

    佐明玥咬着牙,对佐昭阳挤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姐姐是不是看到妹妹太高兴了,跟妹妹开玩笑呢,妹妹怎么会瞪姐姐?”

    佐昭阳继续笑着看她,也没收回视线,而渐渐的,在场的人隐约察觉出了这对姐妹暗藏着的剑拔弩张。

    言朔自然也感觉到了,本是抱着看戏的心思,可是目光接触到佐明玥眼底那恨不得佐昭阳去死的阴冷时,缓缓勾起的唇角,瞬间敛了下去,握着酒杯的手,不动声色地加重了几分力道。

    就在佐明玥以为佐昭阳会仗着自己皇后的身份存心给她难堪的时候,她却只是笑着将目光收了回来,“那许是本宫看错了。”

    佐明玥都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了,偏偏被佐昭阳这一句话给生生地打了回去,一口气堵在喉咙里发不出来,她只能狠狠地瞪着佐昭阳银牙紧咬。

    瞪了许久,她才不甘心地收回了目光,却在视线触及佐昭阳边上的言朔时,心头一跳。

    她看到言朔在看着佐昭阳笑,即使那笑容很浅,但却是真真实实被她看到了的。

    她第一次见言朔的时候,他是东楚高高在上的帝王,远远坐在昭明殿上,让人觉得遥不可及。

    此刻,他依然坐得离她很远,他是君,她却是使臣,跟群臣坐在一块,而他身边,坐着左昭阳那个贱人,离那个尊贵的男人那么近,他还看着她在微笑,眼底全是那个贱人。

    佐明玥放在桌下的手,紧紧攥成了拳头,心中的某一种信念又重了一些。

    佐昭阳并不知道言朔在看着她笑,同佐明玥一样,这会儿,她藏在袖口中的拳头攥得很紧,只是她在竭力控制着自己情绪,才没让自己冲上去将佐明玥给撕烂了。

    她记着嬷嬷的话,不能让言朔找到斥责她的借口。

    既然她下定决心要让嬷嬷安享晚年,她自然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让她担心。

    这一次,她的情绪控制得非常好,竟连坐在她身边的言朔都未能看出来。

    宫宴结束,佐昭阳便找了个借口离开了,等回到凤羽宫,她眼底的狂风骤雨瞬间席卷而来,仿佛要将她的理智吞没。

    就连身后那人靠近她,她都未曾察觉。

    感觉到一只手往她的肩上落下,她本能地反手将那人的手甩开,身后那人的动作,顿了一顿,有些讶异地看向她。

    佐昭阳回头之时,眼底布满猩红之色,目光凶狠地瞪着身后那人,好似没看清来人是谁。

    半晌,又见她愣了一下,眼底掠过一丝错愕,随后,眼底的情绪好似缓缓平复了下来,“皇上。”

    “你刚才走这么快做什么?”

    言朔不动声色地望进她猩红的眼底,微不可查地皱起眉头。

    “回皇上,臣妾有些不胜酒力,就想快点回来,以免做了什么惹人笑话的事。”

    她语气平静道,好似刚才那压着暴风雨情绪的女人并不是她一般。

    言朔却是不相信的,刚才他一直注意她,她并没有喝多少酒,很显然,她是在竭力控制自己失态的情绪。

    想起暗卫那边带回的消息,这个女人在诛玄过的日子并不好,所以,在看到她那位庶妹的时候,所有不堪的回忆便开始慢慢回来了。

    看着佐昭阳冷漠的侧脸,言朔有些后悔自己竟然让诛玄国的人过来,当初之所以允许诛玄来人,无非就是当时知道她排斥他们,才有心膈应她。

    还有便是那个卫情深……

    在昭明殿上第一次见卫情深的时候,他便下意识地去注意他。

    诛玄名将卫凉之子,少年成名,又长得高大威猛,容貌俊美,虽说言朔自信自己远胜于卫情深,但是心里却本能地对那个人起了敌意。

    佐昭阳提起这个人的时候,语气是难得的熟稔和温和,很显然,对卫情深跟对待诛玄其他人是不一样的。

    想到卫情深,言朔又忍不住看了她一眼,道:“你对那个卫将军熟悉吗?”

    佐昭阳的反应并不大,也没有过多回避有关卫情深的话题,见言朔问,便点了点头,“嗯,跟卫将军有些交情,皇上想知道卫将军什么?”

    她带着询问的目光看向言朔,黑白分明的眸子格外坦然,但听到她说自己跟卫情深有些交情,言朔的心里还是不高兴了。

    “朕也不是很想知道。 ”

    他冷着脸开口,视线转向别处,眼底闪烁着不自然的心虚。

    佐昭阳倒是不知道言朔心里有这么多的想法,见他没什么兴趣听卫将军的事,她也就不说了。

    言朔见她半天没动静,视线投去看她时,她竟然兀自坐到一旁,盯着对面发呆着。

    言朔:“……”

    他所有的自信大概在这个女人面前都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只要你不搭理她,她可以一直不搭理你。

    言朔的心里有些挫败,也有些生气,打算不再理会她跟诛玄那边的事,转身正要离开,却见徐嬷嬷面色气愤地从外面进来,见到皇帝的时候,脚步一顿,微微屈膝行了礼,“皇上。”

    言朔见徐嬷嬷面露愠色,身为佐昭阳贴身的老人,言朔知道这个老刁奴为了不给佐昭阳添麻烦,情绪是从来不外露的,尤其是当着他这个皇帝的面。可这会儿,看到他在眼前,她脸上的怒气竟然丝毫没有收敛起来。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