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0章 言朔番外(53)
    “嬷嬷,何事?”

    佐昭阳也注意到了徐嬷嬷的异样,主动开口问道。

    徐嬷嬷也顾不上言朔在场,走到她面前,道:“娘娘,诛玄国的二公主在外面……在外面跪着。”

    徐嬷嬷的脸色很是难看,佐明玥在诛玄国是什么样的作风谁不知道,这会儿扮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来博谁的同情?

    徐嬷嬷的目光不动声色地朝言朔看了一眼,心中冷笑。

    那个小贱蹄子无非就是想让皇上觉得自家公主刁难冷血难相处,连初来乍到的妹妹都要存心刁难。

    想来来之前,就知道皇上在这里了。

    “跪在外面?”

    佐昭阳似笑非笑地挑了一下眉,似乎对此并不在意,也没有像徐嬷嬷这样生气,也不知道是她没意识到佐明玥存的心思,还是真的不在意言朔对她是如何的看法。

    看着佐昭阳眼底噙着的讽刺的笑意,言朔选择了后面那种可能。

    这个女人确实是不在意他是怎么看她的。

    “走吧,既然她跪在外面,自然是来跟我请罪的,我不出现的话,她大概会失望。”

    她脸上的笑意逐渐加深,可始终不达眼底,可见她并不是真的高兴。

    “既然是朕的小姨子来了,朕也随皇后一同去见见。”

    在佐昭阳经过他身边时,言朔轻咳了两声,如此提议道。

    佐昭阳对言朔的提议并不意外,只是看了他一眼,做了个请的手势,“皇上请。”

    她往言朔身后拉开了一步的距离,却见言朔回头看了她一眼,道:“皇后也请。”

    说完,伸手将她的手拉了过来,扣在掌心,见佐昭阳下意识地抗拒,欲将手抽回,他似带着玩味地加重了力量,没让佐昭阳得逞。

    佐昭阳抬眼,正好看到了他噙在眼角还未散去的笑意,在心里低骂了一声,到底不敢说什么。

    心里不断地跟自己做心里建设,这位是她的丈夫,他对她做这些亲密的事是应该的。

    几番建设之后,心里果然舒服了许多,转眼,人已经被言朔拉着到了正殿。

    抬眼望去,便看到佐明玥跪在正殿门口,衣服已经换了一套,跟先前参加宫宴时的衣服有所不同,精致的眉眼,脸上精心画过的妆容,在来“请罪”之前,显然是经过了精心打扮的。

    这是过来凤羽宫请罪的,还是过来选秀的?

    佐昭阳的唇角略感好笑地弯了起来,看来这位二公主还真是有点能耐,把皇帝的行踪打扮得这么清楚。

    若是皇上知道这诛玄国的二公主对他这么伤心,是不是会考虑将她纳入宫中。

    反正是联姻,娶一个娶两个也没什么区别,况且这佐明玥还是佐铭臣的心头宝贝。

    这样想着,佐昭阳的眼角,带着讽刺地朝言朔扫了一眼,却意外地撞进了言朔投过来的目光,她心里一慌,像是偷东西被抓了个正着似的,赶紧将视线收了回去。

    这副做贼的样子,看得言朔不动声色地弯了弯唇,而后将视线投向跪在殿外的佐明玥,见佐明玥的目光正毫不避讳地看着她,眼底那楚楚可怜,等着他去怜惜的模样,让他忍不住有些反感地蹙起了眉。

    直接将佐明玥的目光给无视了,他收回视线,走到殿中央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将佐明玥交给佐昭阳来处理,并没有要插手的意思。

    佐明玥刚才自然看到言朔朝她过来的目光,心下正狂喜着,只是竭力压着没表现出来。

    她回去后精心打扮以请罪的名义过来,为的就是让这东楚的年轻帝王注意到自己,同时也瞬间给佐昭阳添点堵,可没想到,年轻的帝王只是看了她一眼就转开了视线,难道她不够漂亮吗?

    或者说,因为有佐昭阳作对比,所以她不够吸引他?

    这样的认知,让佐明玥心中暗暗咬牙,对佐昭阳的恨意又添了几分。

    佐昭阳见言朔坐到一边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也不知道是何用意,她也没心思去猜测,而是跟着在他边上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看向跪在门槛外,说是请罪可注意力却在言朔身上的佐明玥,轻笑出声,“听说二公主是来跟本宫请罪的?”

    二公主,本宫……

    这两个称呼直接表明了两者的身份差距,一个只是小国公主,一个是大东楚尊贵的皇后娘娘。

    佐明玥心中暗恨,在心里几番毒咒了佐昭阳之后,面上随后露出了几分忐忑不安的神情,变脸之快,让佐昭阳在心中冷冷一笑。见佐明玥一脸不安地看着她,下唇轻轻咬着,一言一行,有意无意地带着勾人的意味,眼角的余光,总是动不动地朝言朔看过去,只是这会儿言朔却不曾看她一眼,而是端着茶杯,杯盖轻轻滑过杯沿,完

    全没有要插手的意思。

    佐明玥心下失望,看上佐昭阳,低声道:“姐姐,妹妹回去后左思右想,定是在宫宴上哪里惹了姐姐不高兴,便想着过来跟姐姐请罪,还请姐姐原谅妹妹不懂事,不然的话,妹妹这一夜怕是没法入睡了。”

    佐昭阳挑了下眉,似笑非笑地看着佐明玥,并不着急出声。

    倒是她身边站着的徐嬷嬷气得脸色发红,因为盛怒,呼吸越发变得急促了起来。

    这个二公主怎么能这么不要脸,在诛玄动不动欺负公主就算了,如今来了东楚,她竟然还想在皇上面前抹黑公主。

    她这话什么意思?

    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就跑来跟公主认错,这不是摆明了要告诉皇上,自家公主嚣张跋扈欺负庶妹?

    皇上身在东楚,又怎知公主在诛玄国过的是什么日子,听她这话,定会误会公主是那样的人。

    她……她竟然还摆出这样无辜可怜的模样来!

    徐嬷嬷气得想要上前撕烂那个贱人的嘴,几番忍耐之后,便跨步上前去,却被佐昭阳快步拉住了。佐昭阳抬眼看向她,不动声色地朝她摇了摇头,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眼神,又看向坐在一旁的皇帝,徐嬷嬷这才意识到皇帝还在这里。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