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3章 言朔番外(56)
    言朔倒是被她这如此老实的回答给噎了一下,半晌,轻笑出声。

    他发现,最近这女人好像变得有趣起来了。

    佐昭阳正纳闷他到底有没有生气,却见言朔突然收起了笑容,一脸严肃地看着她,她心下一沉,垂在身侧的手,微微蜷缩了起来。

    “打她的时候,解气吗?”

    佐昭阳又是一愣,跟着便觉得,言朔这个人问的问题,都是让她分不清到底是不是在生气。

    说不解气?难不成是想再出去打佐明玥一顿?

    说解气?好像也不对,会让言朔觉得她是存心要打佐明玥的?

    可事实上,她确实是存心的。

    稍许,她还是老实地点了点头,“解气。”

    见她对着自己这般老实,言朔这一次心情却是愉悦了起来,道:“解气就行了。”

    就在佐昭阳还没分清楚言朔什么意思的时候,又听言朔道:“你是我东楚的皇后,朕许你皇后的尊荣,自然不能让区区一个诛玄国小小的公主爬到你头上来算计你。”

    他一边亲自脱下身上明黄色龙袍,一边道,将龙袍放到一边之后,又转头看向她,道:“下次若是看她不顺眼,你可以再打她。”

    佐昭阳:“……”

    见言朔没有生气,佐昭阳心里暗暗松了口气,肩膀上却多了力道,回过神来时,言朔的双手,正搭在她的肩上,道:“记住,你是东楚的皇后,没能人欺到你的头上来。”

    那双讳莫如深的眼底溢出来的认真和严肃,没有半点试探,佐昭阳的心里,悄然变得轻松了起来。

    虽然她不知道上个月还对她像对待仇人一样,恨不得杀了她的言朔,为什么会突然间变得这么好说话,可至少这样的言朔,让人觉得轻松许多。

    对言朔点了点头,“是,皇上,臣妾记住了。”

    其实心里还想问一句,没人欺到她头上来,是不是也包括皇上本人,可还是没有问出口。

    答案很显然是不可能的。

    可她还没问出口,言朔却好似从她黑白分明的眸子中看出了她的心思似的,突地冷哼了一声,道:“朕除外!”

    佐昭阳:“……”

    许是收拾了佐明玥一顿,佐昭阳的心里高兴了,因而跟言朔单独在一块的时候,也没那么排斥了,大概是觉得皇帝站在她这边,让她对他的排斥感没那么深了。

    毕竟,她是他的皇后,注定是要走一辈子的人,哪怕是为了嬷嬷晚年能过得好一些,她以后能跟言朔和平相处,自然是好的。

    这样思索了一番之后,佐昭阳的心情便又好了一些。

    此时,内殿中的下人们都已经退了出去,佐昭阳往常也只习惯徐嬷嬷在边上伺候,这会儿她不在,她也就自己动手了。

    坐在镜子前,她身后欲将头发上的钗子除去,却有一只手比她快了一步,将她的钗子从发间取出。

    墨色的长发瞬间如瀑布般倾泻下来,发间散发出来的淡淡的香味传到言朔的鼻尖,让他的身子,僵了一下。

    佐昭阳没料到言朔会亲自过来帮她,回头的时候,脸上有些错愕,原本就黑白分明的眸子,因为惊讶而睁大,使得她的眼睛更加清澈了。

    看着佐昭阳绝美的容颜,言朔觉得自己的心跳在不知觉间加快了,喉结微微滚动了几下,小腹隐隐有些发烫了起来。

    “多谢皇上。”

    佐昭阳没注意到言朔的异样,惊讶过后便收回了视线,继续将头上繁冗的饰品给取下来,一时间,头上瞬间轻松了起来。

    身上繁重的宫装也随后褪去,只剩下身上那雪白柔滑的丝质中衣,襟前的扣子,中规中矩地扣着,中衣是贴身的,更加衬出了佐昭阳完美的身段来。

    言朔觉得自己的喉咙也开始发烫了起来,某处正在承受着某种难以忍受的煎熬。

    他怎么从没发现这个女人穿着衣服的时候都这般诱人。

    佐昭阳没注意到身后那灼热的视线,因为这会儿心情好,她对言朔的排斥也少了,转头便对言朔道:“皇上,就寝吧。”

    她是他的妻子,在有些方面,就算她内心排斥,却也不能放到明面上来的。

    因而,还是顺其自然比较好,所以,在就寝这一块,她在前几次的别扭过后,便渐渐自然了。

    说完那句话,她便转身走向床边,腰身却在下一秒,紧了一下,人已经被言朔往后带到了他宽厚坚实的怀抱当中。

    佐昭阳身子一僵,本想推开他,可一想到自己的身份,推开他的动作便停了下来。

    言朔滚烫的气息,从她耳边划过,“你这个女人,存心想勾引朕吗?”

    佐昭阳:“……”

    佐昭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答言朔的,只记得自己被言朔抱起,比起前几次的直接和粗暴,这一次,他温柔了许多,这种陌生的感觉,让佐昭阳觉得茫然又好奇。

    尽管内心还是有些排斥言朔的碰触,但至少让她没觉得像前几次那么害怕和难以忍受了。

    那晚,言朔带她几次进入那种前所未有陌生的新天地,直到后面,她实在受不了而开口求饶,最后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言朔还是像往常一样,已经不在殿中,不同的是,这一次,她身上的衣物换了新的,身下的被单也被换过了。

    她茫然地拧起了眉,衣服和被单什么时候换的她不清楚,但昨晚发生的事,她还是记得的。

    尽管还是没什么力气,但身上的疼痛感没有前几次那么强烈,只是……腰酸得不行,好像要断了似的。

    徐嬷嬷进来的时候,脸上笑眯眯的,很显然,心情很好,这大概是来东楚这段日子以来,徐嬷嬷看上去最开心第一天了。

    “公主,您醒了。”

    她上前,伺候佐昭阳更衣,因为昨夜被言朔折腾得死去活来,她此时没什么力气,腰更是疼得不行。身上还残留着一些痕迹,但因为言朔比以往几次要温柔许多,因而痕迹并不多,衣服一遮就看不见了。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