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5章 言朔番外(58)
    四妃见她盯着白色的花海看着,面露好奇,便听其中一人开口解释道:“此花名为蝴蝶兰,除了白色之外,还有红粉黄色等,有些花上还有斑纹,听说,先皇后最喜欢的便是白色的蝴蝶兰,代表纯洁的爱情

    ,皇上便命人在御花园里种了一大片……”

    说话的人正是一向喜欢卖弄的德妃,直到她看到其他三妃在不断跟她使眼色,她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这一次,她倒真不是故意提起云娇容来膈应佐昭阳,只是急着讨好,便将自己所知道的全给说出来了。

    意识到自己不该在这个时候提起皇上跟云娇容从前的事,想必定会惹了皇后不高兴,本是打着要跟皇后交好的目的,没成想这才刚刚开始,就把她给得罪了。

    德妃心中暗悔不已,其他三个妃子却也同样气恼。

    上一次就因为德妃这个蠢货在长寿宫乱说话,连带着她们也被皇上训斥了一顿。

    这一次,要不是担心自己被这蠢货连累,她们才懒得提醒她。

    四人目光不安地投向佐昭阳,却见她由始至终都神色如常,似乎并没有被德妃的话所影响,只是静静地看着那洁白的蝴蝶兰,点了点头,“嗯,确实是挺漂亮的。”

    她察觉到了四妃的忐忑,心中不禁暗自一笑。

    从她知道嫁给言朔是因为自己长得像元后开始,她心里就已经知道自己是替身了。

    一个替身坐在皇后的高位上,对她来说已经足够了,她并不贪求什么,更不会去贪望言朔的感情,因而,德妃提起这些蝴蝶兰是为元后而种下的时候,佐昭阳的内心一片平静,没有什么波澜。

    倒是这蝴蝶兰吸引了她的目光,好看得让她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而这在有心人眼中,便成了皇后面上不在意这些为元后而种的蝴蝶兰,内心却是十分介意的。

    佐昭阳不知道别人的想法,也没空在意,在御花园里逛了一会儿,便要回去了。

    实在是四妃热情得太过刻意,让她没法招架。

    “娘娘这就要走了吗?”

    良妃面露不舍地看着佐昭阳,道:“臣妾等人还是第一次跟娘娘相处这么久,很想跟娘娘多待会儿呢,娘娘这一走,让我姐妹等人很是不舍呢。”

    佐昭阳看着四妃一脸期盼地看着自己,心中知道她们并非真心亲近自己,不过倒也没揭穿她们,只是淡笑道:“我只是回凤羽宫罢了,妹妹们若是不嫌弃,空了可以去凤羽宫坐坐。”

    四妃等的就是佐昭阳这句话,听她这样说,各个心中一喜,面上却不露声色,只是微笑着对佐昭阳道谢。

    “那妹妹们就不客气了。”

    佐昭阳对她们点了下头,继而转身从御花园离开。

    佐昭阳一走,四妃脸上那假惺惺的笑容瞬间收了起来,只听淑妃冷哼了一声,道:“我真是不甘心,竟然要讨好佐昭阳才能见皇上一面。”

    “姐姐若是不愿意,大可不去凤羽宫,又没人逼你。”

    良妃笑着将淑妃的话接了过来,面上虽然带笑,话中却是极重的讽刺之意。

    淑妃被良妃这话噎得面色涨红,可一想到去凤羽宫有机会见到皇上,便生生地将那高傲的话给收了回去,只是狠狠地瞪了良妃一眼。

    良妃看了面前三妃,眼底闪过一丝冷笑。

    当佐昭阳再度见到佐明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的事情了。

    自从那日挨了四十巴掌,佐明玥的脸肿得像个猪头,愣是在落霞宫躲了三天,好在宫中都是上好的名贵药材,佐明玥的脸才只三天便恢复了过来。

    这三天,佐明玥将佐昭阳咒了个透,这会儿在御花园里看到佐昭阳,佐明玥下意识得还有些犯怵。

    可一想到自己以后都要在这个女人面前伏低做小,佐明玥便觉得浑身都不对劲。

    看着佐昭阳平淡的脸,她扬了扬下巴,走上前去,“我有话跟你说。”

    “真是不巧,本宫没空。”

    佐昭阳连个眼神都不给她,直接绕过她往前走。

    佐明玥气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地交替着,见佐昭阳果真不曾停下脚步,她气得面目狰狞,对着佐昭阳的背影,道:“佐昭阳,你别得寸进尺,你以为你当了东楚的皇后,我就拿你没办法了吗?”

    佐昭阳依然懒得理她,甚至连脚步都不曾慢下来,佐明玥的脸,又扭曲了些,发现自己这会儿真的拿佐昭阳一点办法都没有。

    提步快速冲到佐昭阳面前,拦住了她的去路,她面色阴沉地看着她,道:“父君说了,让你想办法,让皇上封我为皇贵妃,你自己看着办。”

    佐昭阳挑了一下眉,看着佐明玥那自以为是的模样,真是想看看这人脑子里都遗传了佐铭臣什么东西,怎么能不要脸成这样。

    佐明玥被佐昭阳这样直勾勾地看着,心里有些发虚,眼神也不自然地开始飘忽。

    父君确实说过让佐昭阳想办法让皇帝将她纳入后宫,却没说一定要封为皇贵妃的。

    只是她被佐昭阳那一份繁华贵气的模样给震到了,如今皇后之位她暂时得不到,那就先坐上皇贵妃的位子。

    等到她有了机会留在宫中,还怕没办法取代佐昭阳吗?

    当年,佐昭阳那个已经死透了的娘,还不是被她母后给整得没了活路了么?

    这样想着,她挺直了背,高扬着下巴,对佐昭阳道:“你……你这样看我做什么,父君的话,我已经带到了,你若是不按父君说的话做,父君知道了,让你好看。”

    看着佐明玥这有恃无恐的样子,佐昭阳的眼底依然平静得没有什么波澜,只是似笑非笑地勾着唇,让佐明玥的耐性开始一点点地失去。

    就在她想要臭骂佐昭阳一顿的时候,却听佐昭阳那波澜不起的声音,缓缓响起,“看来那天那几个嘴巴子还没让你长记性。”这句话一出来,四周的温度好似瞬间冷了几分,想到那天那四十个巴掌往她自己脸上甩下去时的火辣辣的痛,佐明玥的脚步,下意识地往后退了退,跟她拉开了距离。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