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9章 言朔番外(62)
    她捂着已经流血的额头,浑身颤抖,身子也开始发软了,看着那杀人般的黑眸,她吓得浑身的力气已然都被抽走了。

    “既然佐昭阳八字克夫,佐铭臣还敢让她来嫁给朕,他是何居心?”

    佐明玥原本就吓得面无血色,这会儿听言朔这般质问,顿时吓得话都不说不出来。

    她只顾着说佐昭阳八字克夫,顺带把自己推给皇上,却把这一茬给忘了。

    是啊,佐昭阳八字不好,父君还把她嫁到东楚来,心思昭然若揭了。

    存着这般不轨的心思,她若不说出个令人信服的理由来,怕是她没办法活着回诛玄了。“回……回皇上,父君当初接到东楚的国书,点名了要让姐姐去和亲,父君并不知道皇上是要立姐姐为后,因着不敢违背皇上的意思,这才让姐姐前来,后听说姐姐成了皇后,父君左立难安,才让玥儿过来

    ……”

    她颤颤巍巍地说着,却不敢去看言朔。

    “呵!看来朕还得感谢佐铭臣这般为朕着想了。”

    没听出言朔话中的冷意,佐明玥以为自己有希望了,赶忙抓住机会,道:“皇上天恩,玥儿愿为皇上分忧。”

    一旁的王德都看不下去了,伸手重重抹了一把脸,这世间还真有蠢成这样的人,这自荐都能这般不要脸了,没看到皇上脸都黑了吗?

    “你以为朕会相信你这种鬼话?”

    佐明玥还没高兴多久,便听到言朔冰冷的嗓音,在她头顶响起。

    她猛地抬起头来,正要表明心迹,心窝却被言朔重重踹了一脚,一口血,从她的嘴里喷了出来,“还是你觉得朕的江山,是要靠这些怪力乱神的东西来撑着?”

    佐明玥心知不妙,也顾不上心上那要命的疼,四肢攀爬着到了言朔面前,“皇上明鉴,玥儿没说谎,姐姐她……”

    “来人!”

    言朔根本不给她再开口的机会,对着书房外喊了一声,很快,候在外面的侍卫便冲了进来。

    “将这个胡言乱语,构陷皇后的东西拖下去,打断双腿,扔出靳都城。”

    “是!”

    佐明玥这下慌了,尖叫着求饶,“皇上饶命,皇上饶命啊,玥儿说的都是真的,皇上明鉴啊……”

    言朔冷着脸,眼中一片寒芒。

    就是这个捏造出来的原因,让她在诛玄国的日子过得那般苦吗?

    言朔按了按发闷的心口,那种熟悉的钝痛感,再度袭来。

    凤羽宫——

    佐明玥在御花园拦住言朔的事,并不是什么秘密,因为佐明玥闹得动静很大,很快便传遍了整个皇宫。

    “佐明玥拦住皇上要说的事肯定对公主您不利,怎么办啊,公主?”

    徐嬷嬷急得不行,公主这段日子好不容易好过了一些,可千万不要因为佐明玥那贱人的话而又改变了。

    佐昭阳面无表情地垂着眸子,听着宫中上下传的话,心中冷笑。

    除了说她八字克夫克父,影响国运之外,还能是什么。

    佐明玥确实胆大,言朔下旨赶走佐明玥的事,她自然也听说了,原以为都走到这一步了,佐明玥也只能老实离开,没想到……

    她还是低估了佐明玥要置自己于死地的决心啊。

    而结果很显然,佐明玥成功了,不是吗?

    想到言朔带着佐明玥去了南书房,掩盖在杯盏下的唇角,向上缓缓勾起了一抹嘲讽的弧度。

    对于言朔带佐明玥去南书房的事,佐昭阳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只是觉得想要过安逸的日子,真真是有些难了。

    “哎~”

    徐嬷嬷听到佐昭阳那一声淡淡的叹息,就这么轻声一叹,毫不在意,除了这一声叹气之外,她什么反应都没有。

    公主这也太平静了吧。

    佐明玥那贱人去了皇上面前,能说出什么好话了来。

    正巧这个时候,徐嬷嬷派出去打听情况的小宫女回来了,看她的表情就知道不妙。

    “怎么样?”

    徐嬷嬷迫不及待地将小宫女拉了过来,目光紧紧地盯着她的脸。

    “书房外,有侍卫守着,奴婢不敢靠得太近,只是隐约听到皇上说……说……”

    宫女害怕地看向佐昭阳,脸色有些惨白。

    “没事,说吧。”

    佐昭阳知道小宫女在忌讳什么,放下茶杯,开口道。

    “是。”

    小宫女垂着眉眼,道:“奴婢听到隐约听到皇上很生气地说……说既然娘娘八字克夫,为何您的父亲还要将您嫁过来,居……居心何在。”

    小宫女将听到的事情说完,背上已经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虽说她只是将听到的转述,可毕竟是在说皇后娘娘八字克夫啊,这克的可是皇上啊。

    这话若是传出去,她还有命活吗?

    听完宫女的转述,徐嬷嬷的脸色骤然白了,唇上那仅有的血色也瞬间褪去,双唇剧烈发抖着,也不是知道是气得还是吓得。

    “果然……她……果然要跟皇上说这个,她……她要置公主您于死地啊!”

    徐嬷嬷气得双眼发红,心疼地看着佐昭阳平静的脸。

    她若是稍有点本事,现在就去将那个贱人给杀了。

    为什么……为什么皇后娘娘被她们害死了还不够,折磨了公主这么多年还不够,她都嫁到东楚来了,还不放过她!

    “你先下去吧。”

    佐昭阳挥退了宫女,看向徐嬷嬷颤抖的身子和发红的眼眶,心下不忍,起身走到她身边,揽着她颤抖的身子,安慰道:“没事的,嬷嬷,别怕,大不了就是一死嘛。”

    她从来不惧死亡,只是心疼一直护着她的嬷嬷,本想给她一个安稳的晚年,现在怕是没希望了。

    “公主……”

    “我没事,真的,我们曾经想要的不就是这个吗?”

    她勉强扯了一下唇角,语气云淡风轻,好似早已经看透了生死。

    她拍了拍徐嬷嬷的背,眼神却是越来越冷,那种努力想尽办法活下去,去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却还是做不到的无力感,占据了她整颗心。

    徐嬷嬷看着她这模样,心中越发得心疼。一个人得多绝望,才会将死亡都当成是上天给的恩赐和解脱。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