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0章 言朔番外(63)
    公主什么都没做过,为什么老天要对她这么不公!

    好不容易安抚好徐嬷嬷,让她下去休息,佐昭阳独自一人坐在厅中,想着接下去言朔会怎么对付她。

    不知不觉间等到了晚膳时分,言朔都没有出现,关于对她的处置也一直没有下来。

    她不知道东楚对皇后的处置是不是还得走过各种各样的流程,既然该来的总是会来的,她在这里干等着又有什么用呢。

    “娘娘,要摆膳吗?”

    宫女上前,低声问道。

    “嗯,摆膳吧,去看看嬷嬷醒了没有。”

    “是。”

    晚膳摆好,徐嬷嬷也已经出来了,不过才短短半天的时间,佐昭阳便觉得嬷嬷一下子又苍老了许多。

    心头有些酸楚,她勉强扯了一下唇角,上前挽过徐嬷嬷,道:“先吃饭吧,就算要死,也得把最后一餐给吃饱了。”

    徐嬷嬷见佐昭阳一派轻松的模样,不想徒添她的烦恼,便勉强扯了扯嘴角,道:“也是,反正有奴婢陪着您,我们走得也不孤单。”

    “是啊,吃饱些,免得走到半路就饿了。”

    佐昭阳玩笑道,明明是那样悲伤的事,她却说得云淡风轻,看在徐嬷嬷的眼底,却无比心疼。

    哽咽着声音应了一声,她在位子上坐了下来,主仆二人谁也没再提佐明玥跟言朔说的事,兀自安静地吃着饭。

    “皇上驾到~”熟悉尖锐的唱和,从凤羽宫外响起,这几日,言朔会经常来这里,这声唱和原本已经渐渐习惯了,可这一次再听到这声音的时候,佐昭阳拿着筷子的手,用力攥紧了,而徐嬷嬷手上的筷子,直接落到了地

    上。

    停顿了几秒,佐昭阳从餐桌前起身,走出偏殿迎驾。

    “恭迎皇上。”

    佐昭阳看着那一道明黄色的身影越走越近,心情却是极为平静的,许是因为早就料到自己的下场,在最初从复杂和纠结过后,她便把一切都看淡了。

    既然没有办法给嬷嬷一个安定的晚年,那就黄泉路上好好陪着她一起吧。

    “起来吧。”

    言朔看了一眼偏殿,里头传来阵阵饭菜香,让他瞬间觉得肚子饿了,提步便往里头走去。

    “谢皇上。”

    佐昭阳的声音,淡淡的,却让言朔停下了脚步,回头看向她。

    虽然这个女人一向如此,可这段日子,他还是能隐隐感觉到她身上一点点的变化,即使不明显,但那双一贯冷清的眸子,比从前添了些许温度。

    可现在看她却又恢复到从前的样子了?

    言朔蹙了一下眉,不太喜欢这样的感觉,可到底还是什么都没说,兀自往里走去。

    “看来朕还是晚来了一步,皇后这么快就用晚膳了。”

    言朔的语气,听不出喜怒,可越是这样,就让人感觉到一股风雨欲来的压迫感。

    见言朔不提,佐昭阳也不问,走到他面前,道:“臣妾不知皇上要来用膳,便早些摆膳了。”

    “坐下吃吧。”

    他兀自在餐桌前坐下,佐昭阳不知道他作何打算,见他坐下,下人们便立即给他摆了一副碗筷上来。

    徐嬷嬷也不知道言朔到底存着什么心思,心中一直忐忑着,目光担忧地看着佐昭阳。

    言朔在的时候,徐嬷嬷不好一同上桌,怕言朔又迁怒到自家公主身上。

    佐昭阳自然也不会无故去招惹言朔不高兴,自然也就没有强迫嬷嬷上桌。

    用完膳,言朔提出让佐昭阳陪他出去散步消食,佐昭阳也没反对,跟着他去了御花园。

    言朔看向身旁沉默不语的女人,她脸上冷冷清清一片,想到她在诛玄国受的那些苦,言朔心头那熟悉的钝痛感又开始缓缓蔓延开来。

    觉得只是打断了佐明玥的腿,还是轻了一些。

    “今天下午,佐明玥去找朕了。”

    他缓缓开口,目光停在佐昭阳的脸上,看到她平静的眼底,闪过一丝冷意,缓缓抬眼看他,等着他继续开口。

    “听说,你八字克朕?”

    他挑了一下眉,看着佐昭阳问道,有意地忽视了她眼底瞬间凝聚起来的寒冷和苦涩。

    佐昭阳张了张唇,其实根本不清楚言朔到底是什么样的想法,这要是换在别的皇帝身上,这会儿她的命怕是早就不在了,他为何还要费心思去跟她闲聊这个话题。

    即使知道能活下去的希望很渺茫,可想到自从母后过世以后,一心护着她没过过一天好日子的徐嬷嬷,她还是试着解释道:“这是继后有意陷害的。”

    她并不指望言朔会因为她这样一句简单的解释而选择相信,回答完之后,她眼中的温度,又冷了几分,视线却转向别处,并没有看言朔。

    “所以,你在诛玄国过得那般凄惨,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言朔看到佐昭阳藏在袖口中的手,攥得发白,显然十分用力。

    面上却是神色淡淡的,好像以往那些日子对她来说并不算什么,“是吧,听说母后刚生下我,京城就发生地动,死了不少人。”

    这般天大的事,却被她用这般轻描淡写的语气说出来,听在言朔的耳中,却很不是滋味。

    自古以来,皇帝是最信天命的,什么天降厄运,天降祥瑞等等,都会跟国运联系在一起。

    她刚一出生,诛玄京城便发生地动,加上有心人的挑唆,佐铭臣自然就信了跟佐昭阳有关了。

    可以想象佐铭臣那样狭隘自私的人,会怎么待她了。

    即使她说得再过轻描淡写,言朔都能想象得到她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更别提他特地派人去查过了。

    他看着佐昭阳唇角隐隐勾起的自嘲,尽管不十分明显,却重重地往他的心头,扎了一块。

    放在她身后的手,抬了抬,想要将她单薄的身子揽入怀中,可抬起的瞬间,却又觉得有些别扭,悄然放了下来。

    “皇上打算如何处置臣妾?”佐昭阳突然间侧目看向他,语气坚定地问道,她本就不指望言朔会相信这是继后对她的陷害,因而,她不想跟言朔拐弯抹角迂回下去了。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