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2章 言朔番外(65)
    佐明玥:“……”

    盯着言朔看了许久,佐昭阳想到自己今天坐在凤羽宫想了一下午,想着自己可能经历的各种死法,突然觉得十分好笑。

    想着想着,唇角缓缓上扬。

    言朔不敬意地回眸,正好看到她上扬的唇角,跟以前礼貌却不达眼底的笑容不同,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她的笑,直达眼底深处,使得她原本黑白分明却冷冷清清的眼底,多了几许活力。

    言朔被她这笑容给看得愣了一下,有些诧异,也有些隐隐的高兴。

    脸上突然间落下几滴冰凉来,他回过神,抬眼看了看夜空,发现竟然开始下起雨来了。

    身

    “下雨了,回去吧。”

    “好。”

    佐昭阳点点头,脸上的笑容,很快便收了起来。

    轰隆隆~~~

    闷沉的雷声,从天边传来,伴随着一道接着一道刺眼的闪电,让佐昭阳提起的脚步,顿了一下。

    轰隆隆~~~

    雷声继续传来,佐昭阳回头,看向笼罩在黑色夜空的白光,袖口下的拳头,忽地攥紧。

    眼中的冷意,越来越深,原本漆黑的眸瞳里,弥漫出了强烈的杀气,眼底猩红一片。

    那股好似从地狱出来的肃杀之气,言朔自然感觉到了,视线朝她脸上投过去,猩红的眼眸被天边的白光照得发亮,也让言朔看得清清楚楚。

    这样子的佐昭阳,他见过,此时,她看着那道白光,眼中的杀气逐渐凝聚,眼底的猩红也好似被鲜血浸染透彻,看得令人胆颤。

    言朔心下一凛,抬手往她肩上搭去,“皇后,你……”

    凌厉的掌风,在下一秒直逼他的胸膛,凝聚在手中的内力,势不可挡。

    好在言朔记得上一次的事,在察觉到她身上的异样时,他做了准备,才成功躲过了佐昭阳的攻击。

    眼角不断闪过的白光,像是在刺激着佐昭阳,她对言朔动手的速度越来越快,每一招都是痛下杀手。

    隐在暗处的暗卫立即现身,将言朔护在身后,还没动手,却听到言朔一声呵斥,“都退下,不准伤到皇后!”

    闻言,暗卫自然不敢轻举妄动,眼中的震惊越来越大。

    皇后娘娘怎么会有这么高的内力。

    饶是经过各种刁钻诡谲的刺杀训练下出来的暗卫,都被佐昭阳的武力给惊到了。

    只是瞬间的恍神,其中一名暗卫的剑,已经落到了佐昭阳的手上。

    “敢杀我母后,我今天要你的命!”

    杀气从凌锐的剑尖传出,直逼言朔。

    除了上一次挨了佐昭阳一掌之后,这是言朔第一次跟佐昭阳交手。

    他能察觉到佐昭阳的不对劲,因而并不想让暗卫出手伤她,只能自己硬生生地接下她的进宫。

    她出手的动作非常快,一旁的暗卫看得心惊又着急,但因为皇上的命令,他们只能在一旁干看着不能动手。

    可从皇后娘娘的出招和使出的内力来看,怕是即使是暗卫出手也未必会是皇后娘娘的对手。

    暗卫将手中的剑抛给言朔,所有人都凝息盯着交手的两个人。

    “你们盯紧了,一旦皇上有危险,立刻出手,有什么事,本统领担着。”

    暗卫统领神色凝重地看着佐昭阳那凌厉急速又诡谲的剑法,难怪那日皇上让他去查皇后娘娘会不会武功这件事,看来皇上早就有所察觉了。

    没想到皇后竟然深藏不漏,有这般高深的武功,那她嫁来东楚的目的,怕是要好好查一查了。

    “皇上!”

    下一秒,暗卫们惊呼出声,见佐昭阳手中的剑,深深地刺穿了言朔的肩胛骨,鲜红的血,染红了明黄色的龙袍。

    看着言朔的伤口汩汩流出的血,佐昭阳好像愣了一下,原本空洞的眼底,闪过一丝清醒。

    暗卫们正好冲上来,却见佐昭阳手上一松,在他面前晕了过去。

    将剑从身上徒手拔了出来,也顾不上伤口汹涌而出的血液,单手护住在他面前倒下去的佐昭阳,将她抱了起来。

    回头看向暗卫统领,道:“刚才的事,谁都不准往外传。”

    “是。”

    凤羽宫——

    徐嬷嬷刚跑出凤羽宫,便看到大雨中,言朔满身是血地抱着昏迷中的佐昭阳往凤羽宫回来。

    言朔肩上的伤口,吓得徐嬷嬷直接瘫在了地上。

    是……是公主伤了皇上……

    “传太医。”

    言朔抱着佐昭阳直奔内殿,随口对凤羽宫的人喊了一声。

    太医来了,看到言朔肩上的血,面色一白,赶忙上前。

    “皇上……”

    “快来看看皇后。”

    太医看了一眼言朔身上的伤,又看向躺在床上的皇后,给佐昭阳诊了诊脉。

    “皇上,娘娘她无碍,让卑职看看您的伤。”

    经太医这么一提醒,言朔才感觉到肩上那撕裂的痛,捂着肩膀,下意识地闷哼出声。

    言朔的伤口很深,太医一眼便看出是被利剑所刺穿,难道皇上遇上刺客了?

    可怎么一点动静都没听到。

    太医没敢多想,将言朔的伤口包扎好,见言朔面色惨白,又再三叮嘱了几句,才离开了凤羽宫。

    咬牙忍着肩上的疼,他提步走到昏迷的佐昭阳身边,看着她没有血色的脸,眉头深锁,浑身被雨水湿透。

    他转身出去,命人进去将佐昭阳的湿衣服换下,随后,视线缓缓投向厅中瑟瑟发抖,面色惨白的徐嬷嬷。

    看她那模样,明显是知道怎么回事。

    “你留下,所有人都出去。”

    言朔指着徐嬷嬷,对凤羽宫中众人道。

    因为伤口很深,言朔这会儿说话有些虚弱。

    言朔又看向王德,“叫暗卫过来外面守着,不准让任何人靠近。”

    “是。”

    王德领命出去,言朔看着面色惨白的徐嬷嬷,声音冰冷道:“你还有什么话要跟朕说。”

    徐嬷嬷在言朔面前噗通一声跪了下来,“皇上饶命,皇上饶命,这件事皇后娘娘并不知情,求皇上饶了娘娘一命,老奴愿意替娘娘领罪,求皇上饶娘娘一命……”

    果然……这老嬷嬷是知情的。压下心头的愤怒,他耐着性子对徐嬷嬷道:“你把实情全部告诉朕。”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