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5章 言朔番外(68)
    想着想着,佐昭阳下意识地抿了抿唇,弯了弯唇角。

    后面遇上下雨,两人就准备回来了……

    忽地,佐昭阳吃饭的动作,顿了一下,眉头有些疑惑地拧了起来。

    为什么从御花园回去的记忆,她一点都不记得了。

    她是怎么回的凤羽宫?

    对面的 徐嬷嬷一直在观察她的脸色,见她突然盯着面前的粥若有所思地发呆着,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徐嬷嬷的心里也有些不安了起来。

    “怎么了?公主?是不是早膳不合您胃口?”

    她小心翼翼地开口问道。

    佐昭阳疑惑地抬眼看她,问道:“我昨晚是怎么回来的?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正在给她夹菜的徐嬷嬷筷子一抖,差点掉在桌子上。

    “公主昨晚突然晕倒了,是皇上将您抱回来的。”

    佐昭阳眼底一惊,“我晕倒了?”

    徐嬷嬷垂着眉眼,点了点头,“不过太医过来给您看过了,说您因为这几日思虑过重才导致晕倒的,并没有什么大碍,公主您放心吧。”

    徐嬷嬷说话的时候,表情十分坦然,让佐昭阳并没有怀疑什么。

    想到这几日佐明玥在这里,虽然没掀起什么风浪来,但确实让她这几日过得很不痛快,晕倒了也说得过去。

    “难怪,我昨晚回来一点印象都没有。”

    佐昭阳嘀咕了一声,继续埋头吃早饭。

    言朔虽然受了伤,但并不影响他上早朝。

    佐明玥被言朔命人打断腿的事并不是什么秘密,很快朝中上下都知道了。

    倒不是什么大事,但佐明玥毕竟是诛玄国的公主,这一次还是以使臣的身份来了东楚,结果被皇上命人打断了腿,不论原因如何,总归是个小麻烦。

    有朝臣提起这事的时候,言朔以佐明玥偷偷潜入承德宫欲行不轨之事惊了圣驾的罪名打发了。

    还有朝臣要说什么的时候,言朔已经不耐烦听下去了,随口丢下一句不想再听任何有关佐明玥的事便退朝了。

    佐昭阳来了承德宫的时候,言朔刚换完药坐在里头休息。

    王德从内殿出来到时候,正好看到佐昭阳过来,眼底亮了一下,立即迎了上去,“奴才见过皇后娘娘。”

    “王公公,皇上在里面吗?我听说皇上受伤了,来看看他。”

    王德脸上的笑容,抽了抽,跟着点了点头,“可不是吗?皇上昨晚被暗卫统领给刺伤了,那小子也真是,跟皇上交手也不注意点。”

    隐在暗处的暗卫统领:“……”

    好吧,为皇上的媳妇儿背锅,他骄傲。

    暗卫统领内心的那个小人自豪地挺了挺胸膛。

    “娘娘请,皇上在里头呢,这会儿正在看书。”

    王德引着佐昭阳往里走,才跨进去,便看到言朔半边的身子露着,上面缠着刚刚绑好的绷带,上面还隐隐地渗出血迹。这个时候,言朔正侧着身子靠在靠窗的床榻上看书,阳光打在他完美的俊颜上,额上几根散落的墨发慵懒地搭在他的额头上,身上的衣物松松垮垮地斜挂在他的身上,隐隐约约露着那性感的锁骨,让他原

    本身上冷寒的气质添了几分魅惑。

    “皇上,皇后娘娘来了。”

    言朔看书的动作,顿了一下,眼底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光芒,目光,朝殿门口投了过去。

    见佐昭阳神色淡淡地站在那里,视线正停在他的身上。

    不像别的女人看他的眼神总是带着痴迷,或是有意无意地引诱他,佐昭阳的目光十分清明,就算是盯着他看,也是一脸坦荡,哪怕跟他的目光对上,她也没有闪躲,更没有任何的羞涩。

    言朔心中熟悉的挫败感再度袭来,心里有过一丝淡淡的失望。

    佐昭阳提步走过去,在言朔面前行了个礼,跟着,走到他身边,问道:“皇上,您的伤如何了?”

    她还是直勾勾地盯着他的伤口看,虽说肩上大部分地方都被绷带裹着,可他大半个上身都裸//露着,要换成别的女人,就算是装,也要装得害羞,可她的目光,丝毫没有半点回避。

    言朔的唇角,弯了弯,多了几分捉弄的意味,道:“你就这样盯着朕的身体看?”

    佐昭阳一愣,目光迷惑地看向言朔,觉得他这话问得有些奇怪,“皇上的身子臣妾不是早都看过了吗?”

    言朔:“……”

    王德:“……”

    王德重重地抹了把脸,这种夫妻之间的暧昧对话,娘娘能不能不要当着他的面直接说出来。

    佐昭阳倒是没想那么多,而是真的觉得言朔这个问题有些莫名其妙,那一脸坦荡的样子,反而让言朔觉得自己这样故意捉弄的行为有些不厚道了。

    看着她这一本正经的模样,言朔有些哭笑不得,一时间反驳不出来。

    手背抵唇轻咳了两声,他适时地转移了话题,道:“你今日怎么想到来看承德宫看朕了?”

    细细想来,这还是这个女人第一次主动来承德宫。

    原以为她至少会回答她担心他的伤势,所以过来看看之类的话,却听佐昭阳十分诚实地道:“嬷嬷说皇上被暗卫统领打伤了,让臣妾过来看看您。”

    一旁的王德再一次重重抹了把脸,简直听不下去了,娘娘您就这么实诚吗?

    说点好听的话让皇上听不行吗?

    言朔再一次被佐昭阳这耿直的回答给噎了一下,脸色黑了几分,可看她实诚到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如此的回答有多让人不高兴,言朔想了想,还是算了。

    “坐吧。”

    他指了指身边的位子,示意佐昭阳坐下来,佐昭阳也不客气,在他身边坐下,目光再度停在言朔的伤口上,眼前闪过一片刺眼的血红。

    头,忽地一痛,熟悉又陌生的画面,在她脑海里一闪而过。

    画面中,她看到自己拿着剑,直接刺穿了言朔的肩胛骨,一瞬间,血如泉涌。

    她脸色惨白地在言朔面前猛然站起,因为震惊和恐慌,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言朔注意到了她的异样和脸上瞬间抽走的血色,心下一紧,开口问道:“怎么了?”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