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6章 言朔番外(69)
    佐昭阳的眼神,不敢置信地转向言朔,半晌,才哑着声音道:“皇上的伤……是……是臣妾弄的?”

    言朔面色一紧,下意识地便开口否认,“怎么可能是你?你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有什么本事能伤了朕。”

    “我都想起来了。”

    虽然只是一个片段,但佐昭阳却不笨,将前后联系起来一想,便明白了。

    嬷嬷说她突然晕倒,皇上又莫名受伤,她才不信那只是巧合。

    暗卫统领定然不是第一次跟皇上交手,怎么会错手伤了他。

    “你想起来了?”

    言朔心里一惊,佐昭阳本只是为了从言朔嘴里套话,没想到真的被她套出来了。

    其实就只是那个片段而已,她根本就什么都没想起来。

    就是刚才那闪过的片段,还让她的头疼得好像被扎进了一枚钢针进去。

    言朔虽然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但他这个等同于默认的回答,让佐昭阳确定了伤言朔的人就是自己,而不是暗卫统领。

    想到这一点,她又想到了当日在御花园时,小宫女莫名其妙受了伤,又满眼惊恐地看着她时的模样,让她觉得或许也跟自己有关。

    视线触及言朔肩上的伤口,她的脸色,变得越来越惨白。

    刺杀皇帝……

    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她这个罪名是逃不了。

    好不容易摆脱了佐明玥的算计,到头来还是逃不过一死吗?

    她涩然一笑,却将最关键的东西给忽略了。

    言朔见她面色惨白,便意识到自己刚才那下意识的反问,俨然就是换个角度证实了她的猜测。

    看她嘴角隐隐溢出的苦涩笑容,言朔眉头一拧,显然是猜到了她心中所想。

    表情变得严肃了起来,伸手将她的肩膀掰过来,让她的目光正对着自己,一字一句,掷地有声道:“你只要记住一句话,朕的伤,是暗卫统领不小心所伤,跟你没关系!记住了!”

    佐昭阳愣了一下,看着言朔脸上那严肃的表情,原本惨白的脸上,掠过一丝错愕,随后,便想明白了。

    言朔是没打算追究她刺伤他的事,甚至有心帮她隐瞒,不然的话,也不会从昨晚到现在,宫中都没有传出其他消息来。

    看着言朔严肃的面容,佐昭阳的心里却变得复杂和迷茫了起来。

    言朔一直是讨厌她的,觉得她别有用心,可为什么突然间变得这么维护她了?

    不但为了她多番处置佐明玥,就连她动手刺伤了他,他还能有心帮她隐瞒,她看着他的伤口,如果当时,她换个地方刺下去,他或许就没命了。

    她抿着唇,表情复杂地看着言朔,几番张嘴,犹豫再三之后,才开口问道:“皇上为什么突然要对臣妾这么好?”

    言朔愣了一下,尤其是她口中“突然”两个字,让他的心里听着有些不是滋味。

    想到自己之前对她做的事,对她说话的态度,确实算不上好,可以说是非常差。

    在他的潜意识里,便觉得她取代了容儿,尽管她一直是处在被动的位子上,他还是那样认为。

    其实,细想回去,他气得不过是自己,是自己让一个陌生的女人取代了容儿的位子,佐昭阳……不过就是被他迁怒了而已。

    可渐渐的,跟她相处久了,他便会不由自主地想要多接近她一些,多了解她一些,了解得多了一些,心疼也会多几分。

    而他震惊地发现,自己想容儿的次数少了,越来越少……

    这会儿,佐昭阳问他为什么突然对她好,知道这个女人说话向来有什么说什么,可言朔还是被“突然”两个字给刺得心头发疼。

    为什么对她好?

    大概是在自己想清楚一些事,既然做不到为一人孤独终老,既然娶了她为妻,便试着对她好,把她当一个皇后,当一个妻子来对待。

    无关爱情,只是作为一个男人的责任。

    当他以这样的心态跟她相处的时候,便会发现,这个女人的世界虽冷冷清清,却让他觉着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宁,自在又舒心。

    然后便渐渐地发现了她也有可爱的一面,有时候阳奉阴违,有时候却耿直得让人哭笑不得,都让他觉得并不讨厌。

    一次又一次的接触,他在她身上发掘出了许多她不曾为外人道的秘密,发掘得多了,原本的责任中,就添了许多心疼。

    尤其是看着她总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时,那种心疼便重了几分,有时候会堵得他整颗心脏都喘不过气来。

    见佐昭阳的目光,还在静静地看着自己,他想了想,便道:“大概是你最近比较听话,让朕觉得很高兴。”

    他本是随口找了个自己觉得不怎么别扭的回答,可说出来之后,却又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心头蓦地有些懊悔,视线下意识地朝佐昭阳的脸上看去。

    见她对他的回答好似没什么大的反应,只是垂着眸子若有所思,好像是在很认真地思考着他说的这句话。

    不悲不喜,不愠不怒。

    佐昭阳确实是在思考他的话。

    觉得她最近比较听话,所以对她好吗?

    她想了想自己做的事,让言朔觉得听话的,无非就是听他的话,不让自己怀上孩子,听他的话,好好对待洵儿。

    然后,她发现,确实自己这样做了以后,言朔对她好多了。

    如果说,这便是言朔对她好的条件,她是完全可以接受的。

    她本就所求不多,无非就是能让嬷嬷安享晚年而已,所谓的子嗣,本就不是她考虑的范围之内,更不曾奢想过生下东楚国君的嫡子。

    所以在她看来,这样的条件,一点都不亏,还暗自觉得自己赚了。

    于是,佐昭阳心里更加坚定了要暗示喝下绝子汤的想法,并且要对洵儿更加好。

    言朔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只是她眼底那逐渐清晰的坚定眼神,让他觉得有些好奇。

    伸手扯了扯她垂在肩上的长发,动作自然又亲昵,“在想什么?”“没什么,就是在想,皇上对臣妾好,臣妾也要对皇上好。”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