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7章 言朔番外(70)
    佐昭阳的回答,让言朔听着十分舒心,唇角也隐隐地勾了起来,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挑了一下眉。

    “皇上,您先好好休息吧,臣妾先回去了。”

    怕自己的存在打扰了言朔休息,佐昭阳率先起身提出告辞,完全没注意到言朔在听到她要离开时,言朔眼底一闪而过的失落。

    这就走了?刚还说要对他好呢,他都因她受了重伤,她陪他才说了几句话就走,这个白眼狼!

    言朔在心里不满道,又看向佐昭阳那双清明的目光,完全不觉得自己这是“白眼狼”的做法,想了想,作罢了,不跟她计较。

    现在他相信了,若是徐嬷嬷没让她过来看看自己,她可能真的不会想到来看他一眼。

    言朔觉得自己很失败,很显然,他的皇后根本就没把他放在心上。

    他对她好,她便对他好,看,多么纯粹的想法。

    也就是说,他若对她不好,她便不会看他一眼,甚至完全将他当成一个陌路之人。

    “臣妾告退。”

    佐昭阳哪里知道就这么点时间,言朔的心里活动就这么丰富,见他不说话,她便转身退下了。

    “回来!”

    言朔低沉的声音,在她转身的瞬间,叫住了她。

    她转过身来,疑惑地看向言朔,“皇上还有何吩咐?”

    见言朔对她扬了扬手,表情略感别扭,道:“过来陪朕下会儿棋。”

    “可皇上您受伤了,不要休息吗?”

    “朕哪有这么娇贵?”

    言朔没好气地看了她一眼,命人将棋盘摆到自己榻前。

    佐昭阳在棋盘前坐下,见言朔精神状态还行,也就陪着他下了一会儿。

    “朕已经派人给你父亲送了一封国书过去。”

    棋下到一半的时候,言朔突然间开口,闻言,佐昭阳落子的动作顿了一顿,疑惑地抬眼看向他,似是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他若是还想好好当那个皇帝,就不会再敢动你母后。”

    啪嗒!

    佐昭阳手上的棋子,落到了棋盘上,她愕然地抬眼看向言朔,双唇微微有些发颤,“皇……皇上……”

    见言朔正对她微微一笑,道:“你忍了他这么多年,不就是怕他让你母后不安宁么?”

    佐昭阳的眼眶,不经意间红了红,压着心底激动的情绪,半晌说不出话来。

    这一次佐明玥因为她而被言朔打断了双腿,她便一直担心她回去之后,继后会将所有的情绪发泄到她母后身上。

    她一直不敢在言朔面前提这个,是担心他会觉得她不识好歹。

    母后死了,她还有活着的人要维护,所以一直将那样的担心压在心头,不曾表露出来。

    却不曾想,言朔竟然连这个都为她考虑进去了。

    她这副模样,比起那冷冷清清的样子,更加让人心疼。

    言朔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道:“朕想让你好好当这个皇后去耍威风,自然是要替你解决一切后顾之忧。”

    说着,他指了指先前佐昭阳因为没拿稳而落在棋盘上的棋子,道:“落子无悔,朕不客气了。”

    佐昭阳静静地看着言朔,唇角缓缓扯开一抹弧度,压着哽咽的声音,道:“谢皇上大恩。”

    那一天,大概是佐昭阳这一生中最高兴的日子了。

    因为言朔帮了她一个大忙,替她护住了母后永远的安宁。

    言朔到底还是伤得不轻,流了不少血,在跟佐昭阳下了一会儿棋之后,便有些力不从心了。

    在宫人伺候他喝完药之后,便睡下了,佐昭阳没有待在承德宫,在言朔睡下之后,便回了凤羽宫。

    佐昭阳离开之后,承德宫内,已经垂放下来的明黄色帐幔中,传来言朔严肃的声音,“王德。”

    “奴才在。”

    “叫陆先生来见朕。”

    “是。”

    佐昭阳回到凤羽宫,便将言朔给佐铭臣国书的事,跟徐嬷嬷说了,主仆二人高兴之下,差点抱头痛哭。

    “公主,这下好了,我们不用再担心他们对付皇后娘娘了。”

    徐嬷嬷激动得喜极而泣,不停地擦眼泪。

    “是啊……”

    佐昭阳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空灵,目光透过窗外,朝诛玄国的方向看了过去,眼神中带着淡淡的怅然。

    希望此后,母后能永远太平,不被那些人所侵扰。

    纵使她今后万劫不复,她也甘愿。

    跟着,她突然想到了什么,视线从远处收回,道:“我出去一趟。”

    “公主您去哪啊?”

    “去长寿宫看看洵儿。”

    听说是去看皇长子,徐嬷嬷心里便明白了。

    皇上这一次是真的帮了公主一个天大的忙了,公主身为殿下的嫡母,原本对他好就是应该的,而皇上如今对公主有这样天大的恩情,公主自然要对皇长子更好。

    不但公主要对皇长子好,她也要对皇长子好,就算是为皇长子献出生命她也愿意的。

    况且,就如公主所说,皇上待她好,是因为皇上知道她听话服了绝子汤,既然注定这一生没有子嗣傍身,皇长子或许是她晚年的希望呢。

    不管怎么说,她是皇长子的母亲。

    佐昭阳确实是去长寿宫找小言洵的,但还有一个人她要去找,便是一直负责照顾小言洵的那个小宫女。

    很多事,她得问清楚才行。

    去了长寿宫,跟太后请安过后,她便去找小家伙了。

    小家伙见母后过来,自然高兴得不得了,围在她身边,跟她说了许多话。

    佐昭阳一眼便认出了那天那个宫女,即使这会儿见到她,她也没有忽视小宫女眼底的恐惧。

    那恐惧是因为她的到来而产生的。

    她挥退了周围全部的下人,指着那宫女,道:“你留下,我有话问你。”

    果然,那小宫女脸色一白,还没等她说什么,便双腿一软,扑通一声就跪下了,“娘娘饶命,娘娘饶命。”

    佐昭阳的眉头,拧了起来,“我还什么都没说呢,你要我饶你什么命?”

    “奴……奴婢……”佐昭阳在心里叹了口气,尽量用温和的语气,道:“你且起来,我只是有话问你,你如实回答便是。”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