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8章 言朔番外(71)
    “是……是。”

    佐昭阳看到小宫女的身子颤抖得越发厉害了,她的眉头便越拧越深。

    “送殿下回长寿宫那天,你受伤到底是怎么回事?”

    以为佐昭阳是有心试探她是否还记着这件事,她才刚刚站稳的双脚,又噗通一声,跪了下去,“奴婢……奴婢是自己不小心摔伤的,娘娘饶命,娘娘饶命……”

    佐昭阳眼底添了几分冷意,看着那宫女,面露不悦,“你可知在本宫面前说谎是什么罪!”

    小宫女被她冷下来的声音吓得面色惨白,自然又想起了那天佐昭阳看她的眼神,那杀气凌厉的眼神。

    “奴婢该死,奴婢该死,求娘娘饶奴婢一命,奴婢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看着小宫女这模样,佐昭阳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开口问道:“可是本宫伤得你?”

    “不……不是,不是~”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如实说了,我便什么都不追究,你若是敢说谎,我决不轻饶。”

    小宫女瞬身发软地瘫坐在地上,目光如死寂一般地看着佐昭阳,见她的眼神清明透彻,不像那天看着的那般阴冷,那眼神也没有半点试探之意,似乎是真的不知道那天发生了什么事。

    细细回想那天的情景,娘娘好像问过她怎么了?当时她只是以为娘娘是在试探她,可若是娘娘真的不知道呢?

    难道娘娘她……她中邪了,染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娘娘若是真的要杀她灭口,完全不需要等到今天啊。

    这样想着,小宫女的心里,便淡定了一些,这才将那天的事,跟佐昭阳细细地说了一遍,听得佐昭阳神色变得越发凝重了起来。

    看来,她没有多心,确实是自己伤了小宫女,而同伤了皇上一样,她一点印象都没有,只是脑海里总是时不时地闪过一些熟悉又陌生的片段……

    “雨天……”

    她突然开始轻声嘀咕起这两个字,“怎么这么巧……”

    小宫女被她打伤跟皇上被她刺伤都是在雨天,难道跟下雨天有什么关联?

    她的脑海里,突然闪过轰隆隆的雷声和刺眼的白光,许许多多的画面,便开始陆陆续续闯入她的脑海里。

    她被佐铭臣用铁链绑着双脚,禁锢在石柱上,眼睁睁地看着母后被佐铭臣暴打致死。

    她挣脱了铁链,杀了无数涌进母后宫中的禁军,转眼间,血流成河,她的眼前,腥红一片。

    她浑身颤抖地从椅子上站起,跌跌撞撞地往外走,脑海里那血腥的画面,越来越清晰,捏着她的心脏,喘不过气来。

    “昭阳,你怎么了?”

    正往后院走来的太后,见佐昭阳脸色十分难看,正张脸满是痛苦和自责,眼泪不断地往下掉落。

    佐昭阳似乎是没将太后的话听进去,不停地往外走。

    母后……母后是被活活打死的,因为她被活活打死的……

    “母后……母后……”

    她的脑子很乱,漫无目的地往前冲,完全没注意脚下,双脚被石头绊倒,掌心被擦出了一道深深的口子,膝盖磕到尖锐的石头上,瞬间肿得高高的。

    她似乎毫无察觉,站起身继续往前走,直到撞到了面前那人的身上。

    “怎么了?”

    温柔的嗓音,将她从痛苦中拉了回来,隔着朦胧的视线,她看到言朔那张带着担忧的脸。

    这是言朔第一次看到佐昭阳哭得这么伤心,就是那一次徐嬷嬷撞柱子的时候,她也没像此刻这样。

    满脸的泪水,痛到深处的悲伤,就如同一把无形的利刃,扎进了言朔的心口, 疼得瞬间让他呼吸不畅。

    “发生什么事了?”

    他上前,将她拉进自己怀中,轻轻拍着她的背安抚着。

    她是皇后,整个皇宫上下没人敢往她的头上欺负,想来是跟诛玄那边的事有关了。

    可到底是什么事,让她整个情绪就这样崩溃了。

    原本她离开承德宫之后,他是要休息的,可想到她身上那伤身的内力,他不放心,便让王德叫来了陆元和,让他给佐昭阳看一看。

    看就在去凤羽宫的路上,就看到她失魂落魄地掉眼泪,整颗心都提起来了。

    腰间的衣物,突然被攥紧,他感觉到怀中的人,正紧紧地攥着她的衣袖,试图控制住她近乎崩溃的情绪。

    他拧起了眉,揽着她身子的力道重了几分,声音却比刚才更添了几分柔和,“发生什么事了,你可不可以告诉朕?”

    佐昭阳没说话,好像是在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

    越是这样,言朔就越是担忧,就怕她憋出病来。

    将她从自己怀中拉开了几分,低眉看着她痛苦不堪的脸,低声道:“若是跟佐铭臣有关,你尽管跟朕说,朕给你做主!”

    朕给你做主……朕给你做主……

    言朔的话,在佐昭阳的耳边,不停地重复着。

    她紧咬着下唇,静静地看着言朔,睫毛上氤氲着的水汽,在她眨眼的瞬间滴落下来,重重地砸在了言朔的心上,又痛又烫。

    “我要杀了佐铭臣。”

    她看着言朔,语气平静,声音却冷到了极致。

    言朔看着她没说话,只是听着她重复道:“我留下他这条狗命让他多活了这么多年,现在足够了!”

    她恨佐铭臣,更恨自己,竟然将母后这样大的仇恨都给忘得干干净净,心安理得地活了这么多年。

    嬷嬷告诉她,母后是暴病而亡,卫将军也告诉她母后是暴病而亡,尽管她不相信,却从未去想她竟然是在自己面前,自己眼睁睁地看着她被打死的!

    言朔不知道她是不是想起了什么,她眼底的杀气和恨意太过强烈,如果这会儿不将她从仇恨中带出来,他担心她会出事。

    “这件事交给朕,你别想那么多,这位是陆先生,你最近身体不好,朕让他来给你看看。”

    他试图转移她的注意力,指着边上站着的陆元和,对她道。佐昭阳转眼看向陆元和,眼神却是淡淡的,跟着转头又重新看向言朔,道:“不劳陆先生了,我身体很好。”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