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9章 言朔番外(72)
    “听话!”

    言朔沉下脸,斥道。

    佐昭阳还想说什么,想到还在宫中的徐嬷嬷,将拒绝的话咽了回去,道:“多谢皇上,那就有劳陆先生了。”

    提步往凤羽宫走,理智这会儿已经回笼,摔疼的膝盖这会儿隐隐作痛,才一抬脚,便疼得她眉头紧蹙。

    脚步顿了一下,不过很快便被她掩盖了过去,咬牙忍着痛,在言朔的陪同下,回了凤羽宫。

    徐嬷嬷见佐昭阳头发凌乱,身上满是脏污,吓得面色一白,“公主,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不小心摔了一跤。”

    她对着徐嬷嬷勉强扯出一抹笑容来,之后也没再多说什么,去了偏殿,让陆元和给她诊脉。

    “如何?”

    言朔拧着眉看着陆元和,语气中有些隐隐压着的焦急。

    陆元和将搭在佐昭阳腕上的手指收了回来,道:“回皇上,娘娘近日服用的那些调理身体的药对娘娘的身体有极大的帮助,只需长期服用便没什么问题。”

    “当真?”

    言朔的眼底,亮了一下,也没去问佐昭阳最近服的是什么调理身体的药,既然是调理身体的,总不是什么坏事。原本是担心她小时候服用的那提高内力的药,在这两次使用了内力之后会不会对她的五脏造成什么影响,听陆元和的意思,她服用的药调理身体的同时,大概在无形当中化解了九年前那药物的药性,或者

    是那药性在这九年当中早已经失去作用了。

    “千真万确,娘娘的身体并无大碍。”

    听陆元和确认过之后,言朔才松了口气。

    佐昭阳看着言朔突然间放松的样子,眼底却掠过一丝讽刺的冷笑。

    她近日服的是什么药他不知道吗?

    绝子汤就是绝子汤,彼此都是心知肚明的事,又何必在她面前说什么调理身体的药?

    她既然答应不会怀他的孩子,自然不会动什么手脚,以为她只是做做样子讨好他吗?

    特地叫个大夫过来试探她还是怎么的?

    佐昭阳眼底的冷意,深了几分。

    男人对自己不要的孩子,总是这么绝情,连唯一的那点生存机会都不会给他。

    幸好,她不会像母后那么傻,对那样一个男人动了真情,最后死不瞑目。

    想到母后的惨死,佐昭阳眼底的恨意,又深了几分。

    将放在桌上的手腕收起,她冷眼看向言朔,道:“皇上放心,药我会一直喝下去的,绝不让皇上担心。”

    言朔没注意到她话中的冷意,听她这么说,便放心下来,道:“你若这样想,朕自然就放心了。”

    佐昭阳点点头,对言朔微微一笑,“皇上喜欢臣妾听话,臣妾绝不做让皇上失望的事。”

    言朔被她那不达眼底的笑意给弄得心头咯噔了一下。

    这样的笑容他熟悉,可却许久不曾见过了。

    就在下午她陪他下棋的时候,她对他的笑容还是那般明艳走心,这才多久?

    思来想去,他也想不出自己到底哪里让她不高兴了,可眼前她的笑容,却莫名让他心头发慌。

    再要细看的时候,她的目光已经从他脸上收回去了。

    陆元和离开之前,又几次叮嘱佐昭阳一定要坚持将她服用最近服的那些药,这才离去。

    而在佐昭阳看来,陆元和的叮嘱,便是言朔让他叮嘱的。

    许是担心她一旦断了药,便怀上了不该怀的孩子吧?

    佐昭阳的唇角,隐隐地漾开了一抹讽刺的冷笑。

    言朔可真够多心的,她比他更不希望怀上孩子。

    眼眸暗自垂下,她按了按心口,不知道为何,那里竟然有些隐隐作痛。

    此时的言朔,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今日的行为,让佐昭阳原本隐隐松动的那颗心,又重新变得无坚不摧。

    陆元和离开之后,言朔却并没有走,刚才陆元和给佐昭阳诊脉的时候,他便看到了她掌心中被石子磨破的地方出现的血痕。因担心佐昭阳的身体情况,他并没有急着关注她掌心的伤,现在听陆元和确定了她的身体无大碍,他松口气的同时,想起她磨破的掌心,上前拉过她的手掌,看着上面的血痕,蹙眉道:“去把手掌的伤处理

    一下,别染了脏东西。”

    佐昭阳看着他眼底流露出来的担忧,神色淡淡的,没有半点波澜。

    她清楚,他对她的好,是有条件的。

    所以,他们之间不过是等价交换,纯粹得不需要掺杂任何不必要的东西。

    言朔对她的担忧和紧张,真心也好,假意也罢,她嘴上受了,不要过于放在心上就是了。

    “臣妾知道了。”

    她将手从言朔的手中抽了回来,对他道:“皇上受了伤,还是多休息才是,臣妾这点小伤不碍事。”

    言朔确实是有些累了,因为担心她的身体才撑到现在,现在知道她身体没事了,他身心放松下来的同时,疲惫感便加深了。

    “嗯,朕是有些累了。”

    他重新拉过她的手,道:“朕就在你这休息了,陪朕进去。”

    佐昭阳本要拒绝,可到了嘴边却是应了下来,“是。”

    夫妻二人往内殿走,言朔侧目看向佐昭阳沉默的侧脸,他能感觉到她骤然疏冷的态度,却不明所以。

    思虑再三,便以为是因为佐铭臣的事影响了她的心情。

    去了内殿,佐昭阳便主动上前替言朔褪下外袍,“皇上休息吧,臣妾在一旁候着,有什么事,唤臣妾一声便是。”

    说完,便恭候在一旁。

    言朔看向她冷然的俏颜,虽然不太喜欢看到她这样疏冷的态度,可想到她是受了什么影响,也就不怎么计较了。

    上前将她拉到自己身边来,俯身看着她,道:“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伤成这样?”

    佐昭阳抬眼他,语气淡淡道:“我母后是被佐铭臣打死的。”

    她尽量用极为平静的语气说出口,可眼底瞬间凝聚起来的杀意却浓得令人心颤。

    言朔握着她手的力道,紧了紧,“你打算怎么做?”

    “我要取他的狗命!”佐昭阳眼神坚定,黑不见底的眸子里,没有一丁点儿的温度。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