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1章 言朔番外(74)
    “启禀皇上,皇后娘娘动手行刺皇上,其心可诛,可不能姑息。”

    “是啊,皇上,皇后是诛玄国的人,佐铭臣当年本就心思不纯,这一次将皇后娘娘嫁过来,定是居心叵测,想要伺机谋害皇上,皇上此时若不是老天保佑,恐怕后果不堪设想,还请皇上三思。”

    “……”

    “……”

    朝堂上出来不少个让言朔处置佐昭阳的人,仔细一看,基本上都是跟四妃家族有关的那些官员。

    言朔一直不曾开口,看着他们上蹿下跳完了之后,才缓缓开口问道:“是谁传出去说朕的伤是被皇后刺伤的?”

    一个问题问出,朝堂上皆沉默了下来,谁也没有率先作答。

    “在你们眼里,朕已经没用到会被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给刺伤了?”

    言朔重重地一掌拍向龙椅扶手,吓得那几个朝臣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皇上息怒,臣等并非这个意思,而是……而是皇上您爱重皇后,自然不会防着她,越是亲近的人,就越容易得手,臣……”

    说话的是礼部尚书,淑妃李勤儿的父亲,他后半句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言朔扔过来的奏折直接砸到了头上,吓得他后半句话,愣是不敢说出来了。

    他原本也是不打算这样冒进,可是自己女儿被册封都已经大半年了,结果,皇上连她的手指头都没有碰过,他这才着急起来。

    皇上日日宿在皇后宫中,那不是让她女儿在宫中孤独终老么?当初他是庞太师一派的人,因为庞太师倒台,他几乎受了牵连,好不容易脱身,才想办法送女儿进宫,为的就是靠着女儿保住礼部尚书的位子,甚至如果女儿独得圣心,被封为后,自己就成了国丈,到时

    候,封侯拜相自不在话下。

    可结果呢?

    他不但什么都没捞着,女儿连圣颜都见不到,而归根结底,就是因为那个跟先皇后长得一模一样的新后。

    他这才着急起来,私下联系了其他三位妃子的家人,打算想个办法出来。

    结果,便从宫中传出皇上遇刺的消息,而行刺之人,竟是皇后!

    起初听说这个消息的时候,他们谁也不敢相信,皇后一个弱女子,还能伤了皇上。

    且不说皇上自己会武,他身边藏着不少的暗卫,怎么可能让皇后伤到。

    可无风不起浪,既然有这样的消息传出来,加上他们确实发现皇上受伤不轻,尽管皇上掩饰得很好,但有些下意识的动作,还是能看得出来。

    皇上受了伤却不张扬,很显然是在维护谁,在后宫中,能让皇上这样维护的,除了那位跟云皇后长得一样的新后之外,还能有谁。

    下定决心之后,他们便暗中联合了几个跟自己关系不错的官员,还有一些中立的清流派,听说皇上被皇后刺伤,自然是坐不住了,立马也跟着提出要处置皇后。

    毕竟皇后是诛玄国的人,就这个身份就已经格外敏感了。

    在宫中护卫重重的情况下,轻易伤了皇上的人,除了皇上亲近的皇后之外,还确实难做他想。

    礼部尚书虽然没有再说下去,但意思已经很明白了,皇后之所以会得逞,是因为皇上对皇后这般亲近之人毫无防备。“启奏皇上,李尚书言之有理,刺杀皇上,本是诛九族的大罪,臣明白皇上爱重娘娘,但身为诛玄国嫡长女,皇后娘娘其心叵测,若皇上因爱重娘娘便不追究其如此恶劣之=为,这于我东楚江山社稷无益,

    还请皇上三思。”

    这次说话的是新上任的御史大夫,此人是标准的老顽固,脾气执拗,谁的面子都不给。

    不站队,不跟班,又自认为耿直忠君,严重起来,他甚至愿意死谏。

    就是这样的人,言朔反而根本拿他没办法,骂不得,打不得,还得站在他的角度跟他讲道理,将他说通了才行。

    他若是打杀了他,便会传出不听劝谏,沉迷女色,大杀忠臣的昏君名声。

    言朔看着御史大夫那一脸刚正实则顽固不化的模样,气得脸色铁青。

    四妃的父亲见言朔被御史大夫气得说不出话,心下暗喜。

    只要御史大夫能逼着皇上将皇后处死,他们的女儿不就有希望了吗?

    如今后宫并不丰盈,无论如何,这都是一个天大的机会。

    “诶?朱大人,本王有一事不明,还请赐教。”

    静默间,一直不曾出声的亲王之一言绝,这会儿突然开口了。

    他口中的朱大人,便是刚才说话的那位御史大夫。

    “微臣不敢,王爷请说。”

    朱大人转头对言绝拱了拱手。

    “本王想知道,这皇后娘娘刺杀皇上一事,大人是从何听说的,本王身为皇上的亲叔叔,都还是第一次听说此事,大人可是亲眼所见?”

    “这……”

    朱大人一时语塞。

    “本王知大人一向对皇上忠心耿耿,担心皇上的龙体也情有可原,若是听一些有心人随便几句挑唆诬陷之言,就被人利用上来跟皇上对着干,这就有损大人您刚正不阿,英明神武的名声了。”

    言绝的话里面,每一句都是在夸朱大人,像这些自诩忠君的清流派臣子,最喜欢听到的,便是别人这样夸他了,也是最重名声的。

    言绝那话,除了夸他之外,还隐约地提醒他,若是被人利用了,可是影响名声的,当下,原本还义正言辞的御史,这会儿被言绝这话噎得说不出话来了。“是啊,朱大人,皇上受伤,大家都很紧张,但若是被人利用这件事有意陷害皇后娘娘,那问题可就大了,大人倒是说说看,大人是从何得知的?若是以后大人传出了什么不好的名声,本王正好可以帮大人

    说句话。”

    站在言绝身边的睿亲王言霄也顺着帮腔道。

    话中隐藏着的意思,让朱大人面色一白。

    有人利用皇上重伤这件事来陷害皇后娘娘……这句话,让朱大人猛地将视线投向礼部尚书,骤然意识到这礼部尚书的女儿可不就是淑妃娘娘么?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