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3章 言朔番外(76)
    若是他有心联手那些人对付那三个人,那三人的日子绝不会好过。

    平凉侯一向很蠢,可好在心机浅,最容易让人利用。

    看到皇上对他惩罚那么重,而带头的三人却什么事都没有,两者差距那么大,平凉侯心里肯定不甘心。

    不用想就知道平凉侯定然会去对付那三人,皇上反而省心了。

    那三人被平凉侯咬住了,怕是有段日子不会为了自己的女儿来给皇上找麻烦了。

    言霄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突然间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我倒是没想到,皇上对那位新皇后还挺维护。”

    “可不是。”

    两人闲聊着,又看向一直在殿上沉默的言渊,此时,言渊已经出了昭明殿,那颀长的背影却是满满的落寞。

    “哎,也不知道若晴什么时候能回来,老九这样子,看着真是让人不是滋味。”

    如今连皇帝都立后了,要是若晴能平安回来,这就皆大欢喜了。

    “在老九面前尽量别提若晴,若晴能不能平安回来,还是个未知数。”

    “我知道。”

    兄弟二人一脸叹息地出了宫门。

    凤羽宫——

    皇后刺伤皇上之事,这么快便传到朝堂之上,这着实将徐嬷嬷吓得不轻。

    皇上虽有心庇护,可这事若是传到朝臣之中,事情就不妙了。

    朝臣若是依依不饶,就是为了堵朝臣之口,也会重惩公主。

    左昭阳看着徐嬷嬷那坐立不安的样子,开口安抚道:“嬷嬷放心吧,没事的。”

    每一次自家公主都这样说,可这事事关重大,她能放下心来吗?

    左昭阳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对言朔这么有信心,这会儿,她是真的一点都不担心的。

    经历了这么多,她这条命本就是偷来的,多活一会儿少活一会儿,关系不大。

    况且,就算言朔真的为了堵群臣之口而处置她,只要给了群臣一个交代,群臣定然也不会咄咄逼人,言朔总会饶嬷嬷一命的。

    只要嬷嬷没事,其他的,她都无所谓。

    再说言朔这头,下旨处置了平凉侯和德妃之后,便怒气重重地离开了昭明殿,回到后宫的时候,言朔的脸色依然阴沉,显然脸上的怒气并没有消减。

    “不是让你封锁消息吗?那消息如何传出去的?”

    言朔怒斥着对面跪着的暗卫统领,厉声道。

    “奴才有罪,请皇上治罪!”

    当时,他们看着皇后娘娘出手招招凌厉,根本不敢离皇上太远,哪里还有余力注意周围,没想到竟然会被别人看到。

    “自己下去领二十大板。”

    “是,多谢皇上。”

    暗卫统领松了口气,快速退下之后,言朔又看向王德,眼底一沉,掠过一抹杀意,“将德妃身边的那个宫女杖毙!”

    “是。”

    发了一通火之后,言朔才平静下来,因为刚才动作剧烈,肩膀上隐隐传来剧痛,疼得他不禁皱起了眉。

    想到佐昭阳那凌厉高深的武功,他心里不免有些担忧。

    这一次虽然被他掩盖了过去,可一旦她的武功流露出来,今天的事,定然会被再次提起。

    想着,言朔的眉头,拧得更深了些。

    给过去提醒她一句,不要让人知道她会武功。

    况且,虽然陆先生说过她的身体并没有什么事,但难保她再多使用几次内力,从前的药性会不会被重新激发起来。

    最好能让她一辈子都不要动用内力。

    而想要她不动内力,除非他帮她报仇。

    想到这个,言朔的眉头,再一次皱了起来。

    要替她报仇,必会是边境不宁,他是皇帝,不能不顾百姓的死活。

    若真要帮她报仇,也得换一种方式。

    言朔头疼地捏了捏眉心,起身出了承德宫。

    “娘娘,娘娘~”

    一名负责出去打听的小宫女,急匆匆地从外面跑进来,双眼明亮,脸上还带着喜意。

    “怎么样了?”

    徐嬷嬷着急地盯着那小宫女,显得有些急不可耐。

    “德妃娘娘因恶意构陷皇后娘娘,被皇上下旨夺了德妃之位,被打入冷宫了,德妃身边的宫女也被皇上下旨给杖毙了。”

    小宫女越说,双眼越亮,皇上对德妃的惩罚越重,就说明皇上对皇后娘娘越是爱重。

    连带着,她们凤羽宫的下人们出去,也比别人要高人一等些。

    在徐嬷嬷错愕的眼神中,小宫女继续道:“不仅如此,皇上还降了德妃的父亲平凉侯的爵位,现在朝中上下,没人再敢提让皇上处置娘娘的事了。”

    宫女不知道皇上真是被皇后所伤,以为真是德妃陷害她,说到后面都有些义愤填膺了。

    徐嬷嬷则是在震惊中愣了许久才回过神来,面上便是抑制不住的喜色。

    看向一旁淡定如斯的佐昭阳,道:“公主,您说对了,真的没事啊,皇上真的在护着您呢。”

    只要有皇上护着公主,公主在东楚的日子就好过了。

    比起徐嬷嬷的激动,佐昭阳的反应却十分平静,视线缓缓看向大殿之外,眼神却有些恍惚。

    “公主,还是您了解皇上,您对皇上可真有信心。”

    徐嬷嬷带着喜意的声音,再度在佐昭阳的耳边响起,听到她这话,佐昭阳的唇角,不以为然地勾了起来。

    对他有信心吗?也许吧?

    毕竟他说过,他会在她身边身边护着她的,君无戏言,不是吗?

    言朔这点能耐还是有的。

    至于他为何要这般护着她?佐昭阳心里清楚,自当要将那件事做好,不让皇帝多心了。

    “皇上驾到~”

    刚提到言朔,言朔就来了。

    佐昭阳敛下眼底的思绪,放下手中的书,起身接驾。

    “不用多礼了,朕只是来你这里坐坐。”

    言朔抬手将正欲行礼的佐昭阳拉了起来,带着她走到一边坐下,视线触及她放在茶桌上的书,饶有兴致地拿起看了一眼,“《策论》?”

    言朔轻笑了一声,“一个女子还喜欢看这种书?”

    《策论》是百年前一非常有名的丞相所着,那丞相出身士族,整个家族都极善论策。一般只有从政之人才会喜欢看这种书,所以,看到佐昭阳看这书的时候,言朔着实有些好奇。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