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9章 言朔番外(82)
    这……简直是军事奇才啊。

    就连言朔都被佐昭阳这一番精细的解析给惊得半晌说不出话来,眼底绽放出来的光芒却是没办法掩饰的。

    他觉得觉得自己捡到宝了。

    他原本只是带她出来散散心,顺便让她感受一下军营的生活罢了,怎么能想到就这样一个无心插柳的举行,竟然就帮他们解了冲轭阵这样一个已经百年不用的行军阵法。

    冲轭阵除非是在逼不得已的时候,才有将领铤而走险用一用,在确保其他战略部署完全有效的情况下,很少会去用冲轭阵。

    但不得不说,若遇上这样的地形,利用冲轭阵突袭敌军后方,无疑是一个极为有效又能减少损兵折将的好方法。

    “好,好啊,好,太好了……”

    那些将领在震惊过后,不由自主地鼓起掌来,对佐昭阳已然是崇拜得五体投地。

    言朔也是满眼欣然地弯了弯唇,虽然没有这些粗俗的武夫表现得这么直白,但很显然,他对自己皇后此刻的表现是非常欣赏且控制不住的兴奋。

    就如佐昭阳所说,她对军中非常向往,因而在言朔刚带她来见这些将领之时,她显露出些许局促之外,后面便开始侃侃而谈。

    之后的一些战略部署,她都能说出十分精妙的思路来,听得众将啧啧称赞,恨不得立马拜她为主帅。

    “厉害,太厉害了,佐公子如此年少便有如此军事才能,定是前途无量,公子若是不嫌弃,可以投到我们军中来,以公子之能,只需一场仗,便能让公子建功立业。”

    佐昭阳这会儿也很高兴,她看过不少的兵书,从来没有像今日这般痛快了,往日淡漠的脸上,出现了极少的满足和兴奋。

    反倒是一旁的言朔看到自己皇后对着一群粗鲁的男人笑得这般肆意的时候有些不开心了。

    再想到若是真让皇后来军中跟这些臭男人同吃同喝同睡……

    一想起来,言朔就觉得浑身不舒服,脸上的笑容也就没那么好看了。

    最后,在众将好奇皇上为什么突然板起脸的担忧中,言朔带着佐昭阳从西山大营离开了。

    佐昭阳今日这一趟西山大营之行,确实让她过瘾又满足,因而完全没注意到一旁板着脸不高兴的某位皇上大人。

    言朔后悔了,早知道就不带她出来了,看她这模样,他想,多来几次,他这位皇后的心就要野了,十匹马都拉不回来了。

    “朕还有政务要处理,你先回去休息吧。”

    回到宫中,言朔看自己的皇后还处在行军布阵的兴奋中无法自拔,脸色更加不好看了。

    “是,皇上,臣妾告退。”

    于是,某位等着自家皇后发现自己生气了而需要哄的皇上,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皇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开了……了……

    凤羽宫——

    “公主,您……”

    徐嬷嬷看到自家公主一身男装地从外头回来,嘴巴长得老大。

    之前听下人说皇后娘娘跟着皇上出宫了,她心里自然高兴皇上待自家公主亲厚,可她哪里想到皇上还让公主穿了男装。

    皇上这是带公主去哪了?

    等等?

    徐嬷嬷震惊地看向自己公主嘴角的笑容,这样的笑,她在公主从小到现在就没见过。

    那般得肆意,那般满足,那般得……潇洒快意。

    “公……公主,皇上带您去哪里?”

    “军中。”

    “军……军中!”

    徐嬷嬷惊得舌头都捋不直了。

    所以皇上这是带着男装的皇后娘娘去了军中?

    可为什么公主好像很开心的样子。

    “嬷嬷,如有机会,我真想投身军中,那样的日子真得太快意太自在了。”

    佐昭阳突然长叹了口气,这般道。

    随后,她脸上的笑容,又敛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黯然。

    身为一国之后,身后后宫的女人,她哪来那样的机会。

    不过,她还是感谢言朔今日能让她享受到了这种她以为一辈子都不可能享受过的满足和快意。

    只愿来世能为男儿,策马扬鞭,快意沙场……

    徐嬷嬷没有忽视刚才自家公主眼底在说到投身军中时眼底绽放出来的光芒,那种光芒,她在公主之前的十七年当中都不曾见到过。

    言朔回到承德宫,批了几个时辰的奏折,也郁闷了一下午,可一想到那个女人惯常就是没把他放在心上,自己生气也是没用,最后也只能叹了口气。

    回想起下午她在军中那完全不似往常那个压抑冰冷的佐昭阳的模样,心头有些情绪,在不经意间缓缓蔓延开来。

    那些将领说得对,如此奇才,若身为男儿,她定然能名扬天下。

    而他第一次觉得,自己这豪华威严代表着无上权力的皇宫,如一个黄金编织出的牢笼,压住了她翱翔的羽翼……

    他皱了一下眉,心头隐隐地有些不舒服。

    压下心头的不快,他重新将注意力放在了奏折上,直到夜幕来临……

    “皇上,皇后娘娘在外求见。”

    王德小心翼翼地走到他身边,低声禀报道。

    言朔翻着奏折的动作,顿了一顿,有些诧异地抬眼看向王德,“皇后来了?”

    他拧了一下眉,确定道。

    “是,娘娘就在殿外候着。”

    “让她进来。”

    他放下手上的御笔和奏章,眼底隐隐得有些迫不及待。

    王德将自家主子的反应不动声色地看在眼底,偷偷抿唇一笑,正欲转身出去,又听言朔道:“下次皇后来的话,直接让她进来,不需要通报了。”

    “是。”

    殿外,佐昭阳心情复杂地站在那里,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主动来这里。

    往常,她几乎是没主动找过言朔,唯一一次,还是因为她得知言朔受了伤,嬷嬷让她来看他,而那一次,伤他的人还是她。

    而这一次……

    原本她只是随便在御花园里走走,可不知不觉便站在了承德宫外。本想离开,可想到言朔就在里头,就那样鬼使神差地进来了,看着王德进去通报,她的心里莫名有些紧张了起来。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